淫亂的教務主任室

 
63.3K

「老師,你遲到了。」

裕美進去了石黑的辦公室。

經過了周末的酷刑,她的身體全身酸痛,所以她遲到了一小時。

「啊!好美啊!」

石黑走在她的背後,一手撫摸著她的秀發,一手摸著她的屁股,贊美的說著

「啊!對不起,我的身體還很痛。」

「你在趕?你這個淫婦。」

石黑用力的抽打著她的屁股。

「你要記得你是我的情婦。」

石黑一面說著,一面開始動手動腳了。

「叫啊!」

「求求你,不要在這里,不好看的。」

她的衣服已經被拉丁開來,露出了雪白的肩膀,裕美不敢大聲吭氣,低聲下氣的又說:

「我該走去上課了。」

「上課!難道比我作樂還重要嗎?」

「嗚」

他拉扯著裕美的肩頭,痛得使她哭泣著,她的羞辱感再度的升起,對於這些她只有無奈的承受著。

「不,不要,今天下要….」

石黑開始脫她的衣服,裕美低聲的說著,手腕動著做著無畏的抵抗,她身上散發甘美的士人的體味,使石黑又燃起了嗜虐的欲望,他沒有說話,整個人沈浸在快感中。

石黑看她全身肌肉雪白如玉,不由淫心大動,便用一支手伸到她的兩腿問,去摸她的下體。

「哎,裕美,你真使男人神魂顛倒呀!」

石黑說著,身子緊靠著她的身體,大膽的伸手環抱著她的肩,輕吻著她的臉,她的脖子。

他的手揉著她的玉腿,然後手不客氣的摸進了她的裙內,捏弄著大腿肉,慢慢摸了三角褲,三角褲被淫水濕了一大片。

她覺得下體微痒,微微扭著身子。

石黑已經熟知裕美微妙的性感地帶,他繞過她的身邊,站在她的身後,手繞到胸前,揉著柔軟的胸部,那支爪捏得乳房變形了,手指捏弄著乳頭,這時裕美轉身過去,兩人面對不著。

石黑將她的內褲脫掉,手撫摸著她的纖毛,在花園中尋寶。

「哈哈,都濕了。」

石黑的指尖押開了敏感的花瓣,然後吻上下裕美的嘴,裕美滿臉通紅的搖擺著。她實在很厭惡石黑。

「啊,不….」

石黑的指尖押進花園的深處,裕美悲嗚著。

在午前的課業告了一段落的立川俊,走出了教室。睡眠不充足的充血的眼,俱怒的向教務主任的辦公室走去,一位學生抱著牛奶,原來笑著想和他打招呼,一看他殺氣騰騰的樣子,頓時笑容僵住了

今天是石黑文造的末日,昨晚克敏來到立川的家,將女老師山葉立川被強奸,他決定要除去這個大惡魔。

立川站往教務主任辦公室的門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在這時候,他聽到從屋子里傳來女人的聲音,一直說著不要!。他仔細的傾聽著,傳來石黑低低的淫色聲,以及女人哭泣的聲音,當然他立即明白里面發生了什事。

立川冷靜的該如何下手,於是他扭了扭門把手,門是從里面反鎖的,他必須想辦法破門而入。

他往後退了几步,他的身體是經過鍛鏈的,他一股作氣的往前沖,突破了辦公室的門。

「啊,干什,無禮者。」

石黑狼狽的叫著,臉紅了,旁邊站著裸身的裕美。

瞬間,看著這一幕,立川頓時呆住了。在一秒之後,他清醒了過來,立川的裸體就是現場最好証明。

「你不該隨便闖進來的,立川老師。」

石黑大聲的喝斥立川。立川也恨忿怒的說:

「你這是什為人師表啊!主任,這里是神聖的學校中,大白天的你也好意思干這種事。」

「啊.不!這個我….」

石黑眼見形勢不利時,狡猾的笑一笑,觀查立川的臉色。立川瞪了石黑一眼

「來!不要怕,我們一起回家。」

立川抱著臉色蒼白裕美的肩膀,正要走出屋外。石黑見行跡敗露,沖動的沖出去,准備毆打立川。

「你不可以帶她走。」

石黑理直氣壯的叫著。立川忍無可,忍一步步的靠近他,他也一步步的向後退,不由的說:

「干什?你要干什」

揮出強烈的一拳,命中石黑的額頭。

石黑被打倒,應聲而倒了下去,立川拉著立川的手,走出了教務主任的辦公

裕美很意外他來救她,在她的心底產生了微妙的情愫,立川以勝利的姿態帶她走出了黑暗。

「啊,真是太爽了,真想再多揍他几下。你沒有關系吧!以後你再不必受他的威脅了。」

日落的陽光照在立川精悍的臉上,他的牙齒好白呀!

裕美沒有趕,和他亦步亦驅的走著,她高興的掉下淚來,立川搭在她肩上的手,傳來一股暖流。

藤村惠子的身體也正受迫害。惠子今天被押到曾經凌辱裕美的地下室,而這個人便是權藤。

由於少女的強烈好奇心,使權藤很順手的接近了她。地下室的情景,使權藤憶起曾和克敏在這里奸了女老師。

惠子并不知道這種狀況。克敏昨晚決定救山葉裕美,那也一定要救無邪的惠

權藤以克敏為餌,將惠子騙進車中。他在車中對惠子毛手毛腳的,惠子狼狽

他的手在她穿著制服的身雙上愛撫著,強迫吻著她的嘴。

他露出邪惡的淫相,他是身經百戰的,知道如何在適當的時機攻擊惠子。

惠子喝著他帶來的飲料,她毫無警惕的一入口後,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侵襲著她

權藤一手攬著她的腰,一手隔著制服撫摸她的身體,內心暗自高興。這個可憐的惠子是清明學園的校花,克敏得手後,他也想嘗一嘗。

自從玩過了絕世美人教師後,沒想到還有美少女,他覺得自己的手段高明多了。

這個楚楚可憐清純的美少女,毫無知覺的一步一步走入預設的陷阱,大膽的和他聊天。

聊著她心愛的克敏。

最近,權藤很少見到克敏。為了避開克敏,他可是計划了好久。今晚,他決定好好的嘗一嘗新鮮的少女的身體。

「啊,你的臉為什白呢?

他看著穿著制服的惠子的身體,那柔軟的頭發垂在肩上,權藤的手撫摸著她的臉。

「啊!不要!」

惠子槌打著眼前的男人。

剛踏入這個地下室時,天井下垂挂著手拷,旁邊放著調教台的道具,這陰森的光景,使惠子不寒而栗。

「啊!山葉老師….」

她想起老師在這里被折磨的事,心痛而又害怕。

「哈哈,你逃不了了。」

權藤卑猥的笑著,手伸向她的制服。惠子一看情況不對,開始抵抗著,嘶嘶的一陣破裂的聲音,他粗魯的將她的衣服撕碎了。

「鳴!不要」

權藤的手伸了過來,惠子不安的叫著。

「是不是覺得很焦急呀!小姐!」

權藤伸出魔掌,一手抱著她的腰,將她的內褲脫去。

美少女新鮮的下體,使權藤的情欲激增,他盯著這全身雪白稚嫩的身體,感覺心底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權藤抱著她,緩緩的拉下胸罩的肩帶,惠子站立著。

「啊!權藤先生,山葉老師是不是也是在這里被玩過的?」

他的手正撫著她的胸部,隨著惠子的誘惑,他已經情欲高漲了,權藤聽他這樣說,整個臉色都變了,惠子斜著眼看著他。

「你….你怎知道的?」

「啊?什?哦!是克敏說的,他得意極了,你不是也看見了嗎?老師的臉」

在途中,權藤松懈了警戒,惠子拼命的表演著,希望也能夠逼真一點,可是他的心不聽使喚的卜卜亂跳著。冷汗也冒了出來。

「啊!你都知道了嗎?就是那樣刺進去,很刺激吧!」

權藤沒有回答,他一直看著目前的新鮮的獵物,他有把握將眼前的秀色可餐口氣都吃掉。

「哦!你是不是想看看當時的情形呀!」

權藤站了起來,向隔壁的房間走去。

惠子睜大眼看著,克敏說過那個房間。權藤把凌辱的女人用攝影機拍下來,然後由他保管,惠子必須把錄影帶拿到手。

於是惠子也跟了過去,同時,權藤從那個房間走出來,手上拿著錄影帶走了川來。

他將帶去放進放影機中,按下再生鍵,大螢幕出現了教務主任石黑,和全身被綁著的裕美,他的展開淫靡的攻擊,石黑舔著秘奧處的聲音,然後又出現了裕美哭泣的樣子。

由於地下室的不良氣味刺激著惠子的鼻子,連續的鼻酸,使惠子最初想嘔吐的不快感升上來。

在她看畫面的同時,背後權藤伸出手,揉著她的乳房,用舌頭愛撫著她的肩膀,惠子假裝進入狀況。

「怎啦!是不是非常的棒,你看了以後,下面有沒有濕了呢?呵呵是不是啊!」

權藤卑猥在她身邊低語著。惠子看著畫面,有權藤舔著嘴角,眺望著她的美姿。

惠子也不知該做如何回答,身體的內側產生了亢奮,喉嚨也很乾燥,權藤的手伸過來,使她非常的狼狽。

「呀!不要啊….」

「胡說,怎不要呢?」

他抱著惠子的身體,想要一口氣的將肉棒插進少女的秘洞里。

「哦,真是太美了。」

權藤贊美的說著。

「啊!等一下」

「哦!不!不能等了,我已經忍受不住了,快一點來樂一樂吧!」

權藤放下了她,惠子的腳觸到了地面,他的手還是摟抱著她,怕她趁著不注意時逃脫。

「啊!不要,不要這樣啊!」

惠子開始在他懷中掙扎著,她的秀發亂動著,她企圖想要逃走,這時的權藤充慚欲望。

「啊!」

他將她的胸衣取了下來,惠子的雙手蓋著乳房,惠子凝視著權藤股間怒張的肉棒.這個美少女,在他的觀察中,她的皮膚柔嫩光滑,平坦的腹部沒有脂肪,冰清玉潔的樣子

「你這樣遮著,我怎看得見啊!」

於是他拉下她遮著乳房的兩手。突然權藤的另外一支手從背後拿出手挎來,將她的兩手拷住。

「啊!這是怎回事,拿下來,權藤先生,求求你。」

「嘿嘿!這樣也不錯啊!別怕,不很久的。我教你一些大人做愛的方式。」

他卑鄙的笑容浮現著,從惠子的背後,權藤握著惠子白桃似的乳房。

「怎樣?像不像你的戀人克敏揉好的樣子。」

「啊啊….你….不要」

權藤的兩手揉著惠子的乳房,那種柔軟的感覺,使他愛不釋手,他突然將她壓倒。

「啊啊啊….不,不要,不….求求你。」

恐怖的感覺以及羞恥,使她的身體抖動著,惠子不安的悲嗚著

「別叫啦!沒有人聽到的啦!」

他撫摸著她,玩弄著她的每一個腳趾頭,權藤一用力,粗魯的將她的腳拉開。

「哈哈哈!今天就只有我一個人享用了。」

他的指尖描繪著惠子的逆三角形陰毛,他雙眼充滿血的盯著她。

「唔!嗚」

惠子的眼流著大粒的淚珠。她用力的咬著自己的嘴唇,唇上滲出了血跡,惠子真是後悔見權藤這個卑鄙的小人,現在只有克敏可以救她了,但是克敏到底在那里呢?

「哈哈哈!插進去就不痛了。」

權藤也脫光了自己的衣服,橫躺在惠子的身邊,一手摸若黑黑隆起的肉塊。

「我比克敏要厲害,且時間更長,放出的精液也更多,放心的享受吧!我讓你舒舒服服的。」

他握著那肉棒,在她的面晃動著,惠子將眼睛閉上,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快來救我….克敏….」

她在心中不斷的祈禱著。

其實克敏早就來了,他一直按耐著情緒的爆發,躲在柱子後,看著他們兩個人的樣子。

權藤侵襲惠子的身體,惠子實在很厭惡眼前的男人,她對他一點性趣也沒有。她一直說等一下來拖延時間。

權藤一直夸耀著自己的肉棒,惠子很嫌惡的看著他。

「嘿嘿!不壞的,看我的棒子是多巨大啊」權藤開始挑逗著惠子。

「不要!不要!權藤,把手拷打開。」

她那美麗的雪白肩膀前後搖動,而那美妙的乳房也隨之晃動,淚水從美妙的瞳孔流了出來。弄濕了黑發。她的一舉一動,都使權藤愛嗜虐的獸性燃燒得更加旺盛。

「啊啊」

權藤的指尖摸著惠子羞恥的陰唇,愛憮著花瓣,惠子優美的大腿死夾著不松開。

「嗚!這個顏色好美,形狀長得妙極了,可愛耶!」

權藤的手摸到那里,視線就跟到那里,感動的說著,手指搓著肉壁,然後孳進去。

這時螢幕中的裕美的聲音嗚咽著.石黑的聲音響起了,然後是交媾的發出來的聲音。

她的兩季就跟裕美一樣,失去了自由,惠子拼命的抵抗。

「啊,克敏,你到底在那里?快來救我啊!」

權藤的指尖在她的花園愛撫著,一手抽住惠子搖擺的頭,低下頭來,奪去了她的唇。

「咦!怎不聽話了」

他用力的壓著惠子左右搖擺不停的頭,權藤強力的將自己的唇,重重的壓上惠子的唇,舌頭伸進惠子的口腔中。

克敏躲在柱子的後面,他的眼睛盯著權藤吻著惠子的姿勢,胸中激起了強烈的嫉妒心。同時,他的生理產生一種几奮的感情,股間的肉棒脹了起來。

「你這個畜生,若你對惠子怎樣?看我怎對你?」

權藤的中指寓惠子的肉壁中,手指頭親吻著肉芽、他輕輕的揉著肉芽。然後吸吹著惠子甘美的舌頭,將那甜蜜的唾液吞了下去。

他挖弄了肉層以後,惠子的秘洞流出了淫水,這是她所不能控制的,她心中是多的討厭,可是身體要這樣也沒辦法。

「啊啊….」

他的臉埋在惠子的兩腿間,伸出舌頭說,

「哎呀!流了那多的水出來,乾了多可惜呀!讓我用我的舌功,來為你服務吧」

他伸出了舌頭,嘶嘶的舔著,嘖嘖的吸吮著她的淫水,當他吸了一口,又流出了更多的淫水,他飲得不亦樂乎。

權藤的舌尖伸進去,翻開陰唇,在陰洞中掙掙著,弄得惠子的心痒得不得了,扭動著屁股。

當他的舌尖輕觸到敏感的陰核時,她的身體發抖。

「是不是想要了,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的干五次才干休,來吧,挺起你的屁股吧!」

於是他抱著惠子的大腿,作勢要將肉棒插進去。

「啊啊啊鋼,好恐怖啊!不,不要啊!」

惠子絕望的叫著,瞬間,權藤已達到快感了,并不知道克敏慢慢的接近。

「呀!你這支豬!」

這時,克敏隨意抓起木棒,用力的敲著身體的後腦,權藤倒在惠子的裸身上,克敏將他的身體翻開,拉出了惠子。

昏過去了的權藤,那支怒張的肉疇^V天挺立著,非常的滑稽。

「克敏!嗚….我就知道你來救我的,嗚….」

惠子一看到克敏,全身的緊張肌肉松懈了下來,而大哭了起來。對於免遭毒手而慶幸

「你的臉好白啊!」

「嗯!你知道嗎?我真想咬舌自盡呢」

克敏從權藤的背後拿起了手拷的鑰匙,幫惠子的手拷打開,惠子的兩手恢復了自由,將那手拷拷在權藤的手上。然後靠近惠子,從背後抱住她。

「咦,不要。干什啊!」

「哦!惠子,當那個男人靠近時,我是多的緊張啊!」

「啊,真的嗎?」

惠子很感動的,兩人熱烈的擁吻在一起了!





相關閱讀
   
午夜聊天室真人秀場,台灣uu視頻社區,真爱旅舍视频聊天室,視訊聊天,視訊,影音視訊聊天室,85街,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裸聊直播間,ut視訊聊天室,小可愛視訊,三色午夜秀,一夜情網同城秀,激情聊天室真人美女
台灣戀戀視頻聊天室,台灣戀戀視頻聊天室,UT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台湾辣妹视讯聊天室,小可爱视讯聊天室,视讯聊天交友,性愛裸聊直播間視頻聊天室,午夜美女福利直播间,LIVE173影音視訊live秀-免費視訊,一夜情情色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