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止盡的強姦嫂子明敏

 

房間裡一陣壓抑的哭喊,一名女子衣衫凌亂,奶罩被從衣服裡扯出丟在一旁,一邊的乳房被拉出衣服裸露著,長褲則是被丟到了門邊,內褲還掛在腳踝上,身上壓著一名男子,明顯的看出兩人年齡有一小段差距,男子粗暴的幹著女子的嫩穴。
「別…..別這樣,我是你哥哥的女人啊!」女子留著淚壓低了叫聲,兩手不停的想推開對方
但男子不為所動,反倒捏著女子的乳房,毫不留情的搓揉起來,粗壯的肉棒在體內快速抽動,隨著時間的過去,女子只能默默流淚承受,直到男子在體內射出了。
男子發洩完畢後,把沾滿體液的肉棒塞進了女子的口中抽動,直到女子把陰莖清理干淨後才抽出,最後拿了兩張衛生紙幫女子擦下體,接著就離開房間。
我叫做張安宇是上述強姦女子的那名男性,而那名女子則是叫黃明敏,是名大我三歲的嫂子,也是從小跟我玩到大的鄰居姐姐。
嫂子雖然並非長得貌美如花,但也算得上中上等級了,身材雖然略微瘦小,但有微翹的臀部跟C Cup的乳房,整體看上去挺耐看的,重點是個性很好簡直就是逆來順受的個性。
沒多久嫂子整理好房間,穿上了衣服,一邊整理自己凌亂的頭髮和衣服走了出來。
「算算時間媽買菜也快回來了,裡面都整理好了嗎?地,我幫妳掃了」我問著她
「嗯,謝謝」她羞恥的向我道謝,絲毫不像是剛才被我拖進房間強姦的女人
這是每天幾乎都會上演的場景,早上當老哥出門上班,接著老媽送姪女上課順邊買菜,這時我就會把嫂子拖進房間裡強暴她,而嫂子現在起床除了服侍老哥上班之外,還得趁人不注意時吃顆避孕藥,以防止被我強姦到懷孕。
「你早餐要吃什麼,我去弄」嫂子被我幹完後,就會用這種什麼都沒發生的態度繼續過日子
「姐妳不知道嗎?我想要吃妳啊!」我的手不規矩的在她身上撫摸著
「別….媽快回來了」
「隨便囉,妳煮的我都喜歡吃」我從她背後摟住她,輕聲的在她耳邊道著,最後輕吻起她的耳垂
「不!不要」她拉開了我的手,從我懷中逃了出去
「我去弄早餐給你吃」她順了一下耳朵邊的頭髮就一溜煙的往廚房跑過去了
而我也就回到房裡打開了我的電腦,把今天的工作先看了一遍。
沒多久媽媽回來了,嫂子趕緊丟下手邊的工作去開門。
「搞什麼鬼這麼久,地有掃嗎?趕快把菜拿去洗一洗,接著去洗昨晚的衣服」媽媽念了她幾句,把手提籃和手拉車丟給她
「好!」嫂子露出了招牌的笑容
叩叩叩…幾分鐘後我的房門響了。
「我要進去囉」嫂子拿著做好早餐給我
「其實不用敲門也可以,反正不該看的不都看過了嗎?」
「工作要做肚子也要顧,先來吃早餐,等等再繼續弄」嫂子沒有理會我的調侃
「我先去弄家事,等等在進來幫你收」嫂子叮嚀了我兩句就離開了
我是一名在家工作的程式設計師,基本上一個月頂多出門工作兩三次,其餘的大多都是在家裡處理,有時候是跟認識的幾名設計師分工,有時則是自己接Case來做,薪水雖然並不穩定,但整體下來卻是挺豐厚的。
只是父母並不了解我的工作,應該說他們根本不想了解,畢竟從小到大我就是不被看重的那個,甚至父親過世時,也是把家中的事業交給哥哥經營,而完全沒有讓我接手任何部分,哥哥也因此對我這個弟弟沒有好臉色。
雖然在家中受到父母和哥哥輕視,從小只有隔壁的明敏姐對我一視同仁,但她卻在高中時被哥哥給強姦了,後來她也就半推半就的接受了哥哥,我國中時經常看到哥哥帶著她回房間,接著裡面就傳來了明敏姐的哭聲和喘息。
直到後來明敏姐被幹到懷孕了,只讀到高中畢業就嫁給了哥哥,之後就一直在我們家裡做家庭主婦,而父母其實對於嫂子一直不滿意,他們一直覺得哥哥應該要配上像社交名媛之類的女人,所以與其說是家庭主婦,反而更像是嫁過來當女傭的,幫我們做家事,還有幫哥哥處理性慾。
不過到後來哥哥出了社會,發現外面有更多值得玩弄的女人,最後當然是冷落了嫂子,而她也沒有在生下男生而被父母看不起,不過對自己的娘家她則是隱瞞了許多事實,只說在這邊日子過得很好。
「吃好了嗎?」她敲了敲門進來
「嗯!對了下午我要出門一趟,妳陪我出去坐在車裡顧車」
「那我跟媽說一聲」
「管她的,反正車子開出去她也不能說什麼」
而我跟嫂子的第一次也是在我房裡發生的,對我很照顧的嫂子很了解我的工作,也知道我對電腦很在行,所以有時都會趁空閒的時間跟我學電腦,我則是利用有次媽媽下午都不在的時候強姦了她,之後一次、兩次,她就跟當初哥哥強姦她時一樣接受了這個事實。
到了下午我帶著嫂子要出門,媽媽則是不停的念著我,說整天都在家裡不去找份正經的工作之類的。
「這車是我買的,家裡水電伙食費我都有分擔,每個月也有給妳生活費,妳有本事去找份更好的工作來給我」我丟下了話就跑了
我開到市區找了停車場停進去,帶著嫂子到咖啡廳悠閒的過了兩個小時。
「這樣隨便跑出來不好吧」她說著
「難道妳想在家裡看別人的壞臉色?」我反問她
「那是我做不好,不是他們的問題」
「隨妳怎麼說,反正我就是想要妳陪我出來,等這兩杯喝完就回去」我伸手喝了一口咖啡
「嗯」她兩手捧起杯子一口氣把剩下的半杯喝完
我看著她的嘴唇上有著一層白色的奶泡,我伸出手指把奶泡給抹了下來,接著吃進了我的嘴裡。
「別……」她想出言阻止,但我動作太快,話都還沒出口就已經吞了下去
幾分鐘後我喝玩了咖啡,就帶著嫂子回到車上,這時我看到停車場裡四周都沒有人,突然起了玩心,就拉下了牛仔褲上的拉鍊,掏出了我的肉棒。
「姐幫我吸出來吧」我抓著半軟的肉棒甩了甩
「這裡…..會被人看到的」
「有暗色的隔熱紙遮著,不太會看進來的,除非妳吸得太久可就難說了」
「不要!我不想在這裡」
「那好我開去賓館,我們倆就幹到明天早上再回去」
「你不要這樣,明天早上再給你好嗎?」
我不耐煩的抓住她的頭硬是把她壓到我的下體,龜頭在她嘴唇塗抹著,她緊閉著雙眼,但雙唇卻是屈服的微張開來,龜頭頂開了她的雙唇,侵犯著她的口腔,充滿騷味的肉棒正往她的舌頭來回摩擦,味蕾吸收了我陰莖上的味道傳入了腦中,臉頰和喉嚨逐漸勾勒出我肉棒的形狀印入腦海裡。
「看來習慣了不少,我還記得第一次還被我操到吐出來呢」我引導著她的頭上下的套弄我的肉棒
嫂子就是這麼樣的一個人,就算百般不願意,但最後就是會屈服,在我心裡總有某總期待,希望她可以反抗我,但或許是為了家裡的和諧,她總是屈服了,不只是對我,甚至對我哥和父母也是相同。
引導幾下之後,嫂子也就順著節奏自己動了起來,陰莖從舌尖貼上一直滑入到舌根,龜頭輕微觸碰到喉嚨就無法再進入而退出,原本半軟的陰莖很快的就在她口中變成尖挺的肉棒。
「真舒服~再把口技練厲害一點,以後就算老媽在家,妳也可以很快的幫我吸出來了」我用著既羞辱又稱讚的話語刺激著嫂子
幾分鐘過去了,嫂子的技術的確也不差,這部分說不定老哥也有功勞,但自從我跟她發生關係後,我慢慢的把她調教成習慣服侍我的狀態。
這時手機突然響起,我的手壓在她頭上不讓她起身,並示意她繼續動作,另一隻手按下了轉接開關,讓手機直接接通。
「你現在在哪邊?」是老媽不悅的聲音
「還在外面等等才會回去」
「搞什麼這麼久,整天在外遊手好閒的,你等等順便去接歡歡下課」歡歡是我姪女的小名
「嗯」我隨口應了一句
「那什麼聲音」車內的可以說相當安靜,靜到連嫂子吸允肉棒的口水聲都傳了過去
「聲音?」我裝傻的問著,而嫂子的身體被嚇的抖了一下
「就像是滋滋嗚嗚的聲音」
「不知道手機雜訊吧」
「好了不多講了,你把你嫂子帶出去,她的工作都變成我來做忙死了,記得時間到了一定要去接歡歡」
「好」我把電話掛上
「這樣也挺刺激的是不是,想一想等等歡歡還會坐上這輛媽媽幫別人口交的車上,用著充滿精液味道的嘴巴她說話」我一邊說著一邊感受到我褲子上溫熱的淚滴
「喔~喔要射囉、要射囉!!」沒多久我再度抓起她的頭衝刺起來
最後我硬是把她的頭壓到了最底,龜頭插入了喉嚨中,也堵住了氣管的暢通,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入,有些順著食道進入了胃裡,有些則是噴到了氣管上,直到射精完成後我才抽出了肉棒。
「咳咳咳………….噁咳!咳!咳!……」嫂子痛苦的咳著
休息一陣子後,我抓住她吻去了她的淚,並且溫柔的拍了拍她背部,最後我在她耳邊小聲的說。
「明敏我愛妳」
我說出了長久以來藏在我內心的秘密,她不敢置信的看著我,但我沒有給她回應我的機會,就發動車子自顧自的開了出去。
到了幼稚園接了歡歡,上車後只見她一看到我就滿是笑容的想鑽到前座來,哥哥整天忙事業和花天酒地,而老媽雖然也對她很好,不過內心還是覺得想要個男孩,嫂子大多都在忙著做那些做不完的家事,結果我這個整天在家裡又挺喜歡小孩的叔叔,很快就變成她最愛的玩伴。
「坐好!拉上安全帶」不過有時為了安全,我也會擺出嚴厲的臉孔
「喔」歡歡乖乖的拉上安全帶
「先繞去買個冰淇淋再回家吧」
「嗯嗯!」歡歡高興的點點頭
買好了冰淇淋,歡歡也就安靜下來吃著,沒多久突然開口問了一下。
「媽媽妳沒買喔?要不要吃我的」歡歡吃了一球後問著
「不用了媽媽不喜歡吃冰的,妳吃就好了」我看了嫂子一眼,明白她是因為嘴裡的精液味,所以不想再吃其他東西
回家後嫂子免不了挨了頓念,而我則是繼續做自己的事情,等到晚飯弄好才再出來,晚餐時間基本上哥哥都不會出現,大概都是九點後才會回來,媽媽就會不斷的說哥哥為了這個家怎樣又怎樣的。
而實際上家裡水電和菜錢開銷大多都是我出的,有時嫂子還得跟我借支一下,想當然免不了被我一陣抽插,哥哥很少拿錢回家,從小被大小眼慣了的我,其實也見怪不怪了。
吃完飯嫂子處理好善後,幫姪女洗完了澡,歡歡就纏住了媽媽吵著要出去買甜食吃,媽媽禁不住撒嬌也就只能帶她出去,這讓我抓到了少許時間,當嫂子幫我放好洗澡水叫我洗澡的時候,她也被我一起拖了進來。
「唉~等等」
「好久沒有讓你濕著身子幹妳了」我拿著水就往她身上潑
「別鬧等等媽媽和歡歡很快就會回來」嫂子用兩手擋在身前,但根本就沒有用處
濕透了的衣服緊緊貼在身上,把身體的曲線給顯現出來,濕淋淋的秀髮透出性感,看得我下面硬得忍不下去,我快速的脫光了衣服,接著將她推進了浴缸裡,浴缸的水不停濺出,水聲、叫聲不斷傳到客廳,沒多久就聽到重重發出了啪!啪!啪!啪!,嫂子吸滿水的衣服被我一件件的丟到磁磚上。
「不要這已經是第三次了,喔~~不可以再來了」嫂子的陰道再度被我的肉棒給侵犯
「配合一點,拖太久真的會被發現喔」我這樣跟她說,她也就不再反抗
幾分鐘後我在她體內射出濃厚的精液,同時嫂子顫抖的身體也流下了高潮(屈辱)的眼淚,不過沒有時間讓我們沉浸在淫慾之中,現實很快就把我們叫喚回來,為了節省時間,我洗著頭髮時,嫂子就幫我擦背、洗身體,甚至是洗著剛才進到她體內的硬物。等我洗好出浴室後,我才回到房間喘了口氣,而在此同時嫂子也是躺在浴缸中喘息以及哭泣著。
之後媽媽和歡歡回來了,但她們絲毫都沒有看出異狀,當嫂子走出浴室時,臉上看不出任何異狀,這是嫂子的優點,或許也是我喜歡和厭惡的矛盾點,哭過就馬上堅強的繼續過日子,可我內心深處卻期待著她反抗,不只是對我甚至是對哥哥和媽媽的對待而反抗。
等大部分的家事都弄好後,嫂子進到了我的房間,她很少會在這個時間進來。
「安宇我想拜託你去藥局幫我買事後避孕的藥」因為沒預料到我會在這個時間幹她,沒有事先吃好藥
「今天很危險嗎?」
「不是可我怕像上次那樣」
上次……我也是在不對的時間硬是強暴了嫂子,之後嫂子就有了身孕,雖然我想說把他當作哥哥的小孩生下來,但嫂子死活就是不答應,大概是哥哥都沒碰她卻有了小孩會被懷疑,也有可能是嫂子不想傷害自己的丈夫吧。
「好吧,我現在就出去」
要出門時哥哥正好喝得爛醉回來,我正好用著去買醒酒藥的理由出門。
「明敏妳跟他去,不然他又不知道會鬼混多久才回來」媽媽倒了杯水給哥哥喝
雖然藥局沒有很遠,但我卻還是開車出門,當然沒有多久就把藥買好了,回到車上後嫂子急忙拆開了藥盒,卻看到水瓶已經在我手上。
「水給我,我要吃藥」
「嗯~給妳可以,不過我要點獎勵才行」
「你哥哥還在家裡等,而且今天已經很多次了」她明白我要的獎賞是什麼
「這樣好了,我要妳主動騎到我身上,用妳的身體磨蹭我,讓我親妳5分鐘就把水給妳」我把椅背給放了下來,滿臉得意的看著她
嫂子徬徨的看了看我,確定我不是跟她開玩笑的,只好把藥盒放著解開了安全帶,騎上我的身體,我看著眼前的女人是那麼的誘人,在我眼中什麼名媛、女優通通比不上我眼前的嫂子,在我的眼中她是最美麗的存在。
「是這樣嗎?」嫂子趴到了我胸口,並且前後的搖動身體
「有感受到嗎?我對妳有了反應」我的硬物頂在她的腹腔
「嗯」嫂子不知道該怎麼說,只好應了我一聲
「來接吻吧」我貼住了她的雙唇,舌頭鑽入了她口中侵犯著
我盡情的享受著這5分鐘,把懷中的女人想像成我的妻子,是屬於我的女人,忍不住的抱住她翻過了身,雖然隔著衣服卻還是像在幹她似的頂著她的下腹,而嫂子竟迎合著我,但5分鐘過了,我的慾望沒有發洩出來,就像現實一樣,她終究是我哥哥的女人,我停下了動作準備讓她回到座位上。
「你想要嗎?」她說著我不敢置信的話
「但妳是我哥哥的女人」
「再給你5分鐘,這5分鐘我不屬於你哥哥」她微微的將裙子拉上
我急忙的拉開了拉鍊,而她則是讓我進入她體內用力的抽插著,車子開始隨著我們的動作而晃動,5分鐘過了,我們兩人都裝成不知道似的,就像我們兩人都捨不得離開這一刻,在我射入她體內時心裡感到滿足,但同時又因失去她感到失落。
嫂子抽了張衛生紙擦拭著我們的下體,我則是整理著兩人凌亂的儀容,最後我在她唇上輕吻了一下。
「明敏姐我愛妳」這是我內心的真話,但她沒有像在下午時候想跟我確認,因為她知道這是真的
接著我把水瓶拿給她,等她吃下了藥後才開車回家,回去後當然還是被念了幾句,而事實上,就算我們再怎麼快回去,媽還是會有話說。
一個月後我們還是像平常一樣過著日子,那一晚上的嫂子像是消失一樣,每次我想要她的時候,還是不免一番推託和拉扯,但我倒是不討厭就是了,每次看到那不願意的表情還是會讓我想征服她,就算只是得到她的肉體也好。
嫂子兩頰流著眼淚,熟練的收縮著陰道,將不該存在她體內的精液排出,當整理好之後,還得擺出笑容問著我早餐要吃什麼。
「吃妳」每天我都是這個答案
「嗯」嫂子對於回答不出來的話都會輕聲帶過
「那就是可以囉」我鬧起了她
原本穿上的裙子又被拉了下來,我兩手捏著嫂子的臀部。
「坦白說我覺得妳太瘦了得多吃一點才行」過瘦的身材至少讓嫂子少了一個罩杯
「別鬧了!媽快回來了,衣服也都還沒洗呢」嫂子緊抓著裙子不讓我整個拉掉
掙扎了一陣子後,我也玩鬧夠了才放開嫂子讓她做家事去,而我今天有案子要結案要去客戶那邊跑一趟,吃完早餐弄一弄就出門了,等到回家已經是晚上了。
「真沒想到哥今天還真早」回來時也才7點,沒想到哥先回來了
「叔叔」剛進玄關歡歡就衝過來抱住我的腳
「怎麼有客人來嗎?」
「嗯嗯,爸爸帶了名阿姨回來,但奶奶不讓我進客廳」我心裡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我把姪女帶回房間安撫好,就走到了客廳看看情況,基本上就一名女的坐在哥哥身旁,身體靠在哥哥身上,而媽媽坐在對面,嫂子則是站在媽媽後面低著頭。
「所以她的肚子裡有了孩子,而且還是男的」媽媽問著哥哥
「今天去檢查過了醫生說確定是名男孩沒錯」那女的看來大約二十初頭,除了年輕貌美之外,也挺會打扮的
「那可太好了,她的肚子裡有我的金孫」媽媽高興得跳了起來
「那麼嫂子呢?」我開口了,我看嫂子都沒有開口
「離婚囉,不過如果妳想繼續住在這邊照顧歡歡,我也不會反對,妳就搬過去跟歡歡睡吧」哥哥毫不在意的說出傷人的話
「你說什麼屁話!!」一股怒氣灌到了頭頂上
瞬間就衝了上去,兩個人扭打在一起,身邊傳來尖叫聲要我們住手,我抓著他的領帶拉扯,另一手不斷的往他的臉招呼,不到一分鐘他就被我打得鼻血直流,最後媽媽跟那個女人帶著他去醫院處理。
「你不用這樣的」等一切平靜後,嫂子拿著冰袋冰敷著我的手
「他不要妳,我要妳,妳跟歡歡和我搬出去住好嗎?」
「不」嫂子搖搖頭
「為什麼?難道直到現在妳還愛著他」我生氣的問著
「歡歡需要爸爸,而他就是我丈夫啊!」嫂子無奈的說
「一個毫不在意她的爸爸嗎?比起我,他跟歡歡相處的時間連我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我大吼著
「不是那個問題」
「難道他就那麼好,難道我就不可以嗎?」在憤怒之中我說出了心裡話
嫂子低著頭不回應我,我心冷了,原來我在她心裡永遠比不上那個對她不理不睬的哥哥,我推開了冰袋回到了房間開始打包了起來,沒多久她也跟了進來。
「你在做什麼?」她問著
「我要離開這裡」基本上我拿幾件換洗的衣服和身份文件、存簿印章等就沒有問題了
「你不該離開這個家」
「該離開的人不離開,那我這個不該離開的人離開又怎了」我提著行李撞開了嫂子,開了門就往車庫走去
我把行李丟進車裡,當我坐進車裡發動了引擎後,嫂子開了車門坐到了副駕駛座上。
「我不能讓你一個人出去亂跑」
「隨便妳」油門一踏就開了出去
車子開進了汽車旅館裡,嫂子大概意會了我的意思,便轉過來跟我說。
「我今天沒那個心情,而且我也沒有吃藥」但我並沒有理會她
當車子停好後,我就上樓進到房間裡,嫂子則是繼續坐在車上,不知道該不該下車,過了許久她下定了決心走上了樓。
「回去好嗎?」她勸著我
我走過去抓住她的腰,用力的把她整個人甩到了床上,接著撲了上去,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征服眼前這個女人,讓她臣服在我兩腿之下,讓她在我的胯下哭叫著。
「啊!不要,現在不可以」嫂子叫喊著,就像我希望那樣叫著
這次跟第一次強姦她時一樣,我毫無顧忌的撕扯開她的衣服,先是衣服的鈕扣被扯掉,接著順著開口一路往下撕扯,胸罩被從中間扯開,身上的衣物變成一塊塊的碎布被丟到地上,裙子和內褲也毫無任何防護作用,獸性完全從我身體理解放開來。
「拜託,溫柔一點好嗎?」嫂子驚恐的哀求,一聲聲刺激著我越發獸性
很快的我也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脫光,吐了點口水抹在嫂子干涸的陰部,接著就把肉棒插了進去,插入後我感到一種發洩的快感,不只是肉體上的發洩,更多的是心情上的發洩,我不理會嫂子疼痛的哭喊,馬上就用力的肏起我身下的肉穴。
哭叫聲和哀求的字句不停的傳到我耳中,但我幾乎完全沒有聽到,全身熱血沸騰,興奮著使用著甚至是凌虐著我最愛的女人,兩顆碩大的乳房被我緊緊抓著,過大的力道壓迫著乳房的神經,逐漸出現瘀青的現象,嘴巴在她脖子吸舔著,或是緊咬著她的肩膀,像是要把肩膀咬下來似的,很快的除了肉體上微微的香甜鹹味之外,我還嚐到了血腥的味道。
鬆開了牙齒之後,我放開了手中的肉球,兩手繞到背後胡亂的抓了起來,指甲深深的嵌入雪白的肉中,並且撕扯著背部,在那美白無暇的背上留下了一條條的紅痕。
雖然身體承受著無比的虐待,但下體卻逐漸的分泌出蜜汁,潤滑著粗大肉棒的抽送,巨大的龜頭撞擊著子宮入口,一股快感流過了全身抑制了疼痛。
「幹死婊子,被強姦還有快感,妳第一次被哥哥強姦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麼爽,是不是很喜歡被人強姦,騷貨我幹死妳、幹死妳、幹死妳…..」我不斷重複著羞辱她
「不是我沒有,我不是這樣的女人啊!」羞恥的話語次次衝擊著內心
「賤貨!我射死妳,讓妳這個不要臉的子宮幫我生小孩,這次說什麼都要妳給我生下來」我緊緊抱著嫂子衝刺著
「不!不要!我沒有吃藥,會再懷上的……」嫂子哭求著我,但…….
很快的我靜了下來,同時嫂子感覺到子宮內正不斷的被溫熱的液體灌入,一股股濃稠的精液射進了她體內,發麻的子宮彷彿感受到數億隻精蟲在子宮內鑽著,繁殖的母性不知為何的控制了身體的主導權,子宮口不停收縮將精液往深處吸了過去。
只是這一切才剛剛開始,幾分鐘後我把嫂子翻過了身,陰莖並沒有拔出她體內,抓著她的腰部挺了上來,隨即臀部也翹了上來,我滿意的看著這對肉鰻頭,便緊抓著她的屁股又抽插了起來。
「還要?等等…..不可以,先讓我去浴室,不然真的會有小孩的」嫂子不停喊叫想喚回我的理智
啪啪啪的聲響發出,肉臀發出了撞擊聲,但在裡面卻傳出了更加響亮的聲響,手掌無情的拍打著嬌小的肉臀,肉臀的顏色逐漸變成淡淡的紅色,嫂子咬著棉被哭泣著,叫聲也變小了,這引起了我心中的不滿。
「嗚!疼」我一把抓起頭髮向後扯
嫂子的身體向後弓了起來,整個人向匹被制伏的母馬一樣,屈服在我的胯下之間,讓我騎乘著她,這時我再度拍打起她的臀部,她開始隨著我的拍打叫喊著。
在這中間嫂子因高潮失去了幾次意識,卻又被另一波高潮給驚醒,反覆幾次之後嫂子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完全隨著身體的感覺而走。
五個小時後嫂子貼在浴室牆上的磁磚上,兩腳墊起微微的撐在地板上,我用力的往前方頂去,腳尖離開了地面,一次兩次的被頂得飛起來,我已經算不出我幹了她幾次了,嫂子的陰唇因過度摩擦而紅腫,而陰道裡嬌嫩的肉壁也逐漸的流出血絲,子宮內射滿了精液一股腫脹感壓迫著腹部。
不知又過了多久,等到我有意識的時候,已經是下午2點了,印象中我好像有按壓著嫂子到落地窗,一邊幹著嫂子一邊看著太陽逐漸升起,這時我的手碰到的溫熱的感覺,我發現嫂子還躺在我身邊,而且已經醒了。
「妳沒有走」我問著
「你還沒醒來,我要等你一起回去」
「都這樣了妳還回那個家做什麼?」
「就算這樣那也是我的家,也是你的」
「妳都沒睡嗎?」我看到精神非常差
「昏睡過幾次,但卻疼得醒過來了」
「嗯,要我回去可以,但我有幾個條件」
「第一我要把我們的關係公開,以後任何時候只要我想要,妳就得過來給我幹,如果妳、哥哥或是媽媽不接受,那我就一個人離開」
「這……」
「第二從今以後我不准妳再跟哥哥做愛,妳是我的」
「這也….」
「第三我要妳替我生小孩」
「不!」
「不嗎?那我先送妳去醫院,接著就離開」
「這……..先回去,讓我考慮幾天好嗎?」
「我不是跟妳商量,就只有現在決定,接受或是不接受」
「嗯」嫂子竟然點了頭了
我開心的抱住她,都忘了她被我玩得滿身是傷了,我感覺到下腹略微被頂到,雖然從昨晚到現在都沒有吃飯,但嫂子的小腹卻略微鼓了起來,我微微的用手按壓腹部,精液從子宮內被擠了出來,除了白黃色的精液外,也帶出不少暗紅色的干涸血碎片,而精液流過受損嚴重的陰道也讓嫂子又吃了不少苦頭。
等去完醫院又繞去吃了一頓飯,回家時已經是晚上了,媽媽一看到我劈頭就罵,而哥哥和那女人則是冷眼在旁看著我,看到了嫂子身上的傷,以及脖子上的吻痕,馬上就可以聯想到我們做了什麼。
「你這不要臉的東西幹了什麼,我們家的名聲都被你們弄壞了」媽媽打我後又想去打嫂子,我一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冷冷的瞪著她
「哥哥不要,我要,以後你跟你的新歡睡,我就來睡你的舊愛」我面無表情的看著哥哥
「哈~隨便你,反正我根本就不愛她了,這樣也正好,對外我就說孩子是你跟女朋友的,這樣就不會讓鄰居講話」哥哥絲毫不在意
我看著嫂子難過的表情,就拉住她的手進到了我的房間,嫂子坐在我的床上痛哭了起來,就跟我第一次強姦她後在我床上一樣。
「姐,他不要你我要你,以後妳就是我的女人,跟我一起好嗎?」我拭去她的眼淚,嫂子並沒有回應
安慰她一陣子之後,我去哥哥的房間把嫂子的衣服都搬到我房間裡,讓她換上睡衣之後,就抱著她睡著了,但等到隔天早上,我發現嫂子不見了,等我熟睡之後她就到歡歡的房間跟她一起睡,早上她一看到我就下意識的閃避跟我四目相交。
「妳還是願意當哥哥的女人嗎?」我失落的問著她
「畢竟我還是他的妻子,就算他背叛我,我也跟你有了不正常關係,但只要我還是他的妻子一天,那天我就還是他的女人」嫂子眼裡泛起淚水
「那我呢?我算什麼」
「你是……是我最心愛的弟弟」嫂子的淚流了下來
我氣的顫抖起來,為什麼要對那種人那麼死心蹋地,為什麼從來就沒有考慮過我,我拉著她進到我房間裡,開始早晨的發洩,只是這次跟平常完全不一樣,在我要完一次之後,並沒有因此停止,陰莖繼續在不倫的陰道裡抽插著,嫂子沉浸於無數次的高潮中也並沒有察覺。
而突然門外一陣敲響,外面傳來媽媽的叫罵聲,但門從裡面反鎖起來根本也進不來,但卻喚回了嫂子的意識。
「媽回來了,不可以趕快停下來」嫂子急忙得想把我推開
「我說過了以後妳是我的,不管妳接不接受妳就是我的」我大聲吼著,並且一次次的把精子播種到濕潤的子宮深處
做完了之後,我打開了門鎖,媽媽拿著掃把想打嫂子,嫂子拿起被子遮住傷痕累累的肉體無法反抗,我從後面搶過了掃把同時嚴重的聲明。
「我說過以後她是我的人,我不准其他人動她」
「你們這對狗男女,怎麼有臉做出這種事情」
「當然有這個臉,哥在外面不也亂搞嗎?妳不同意那就都講出去,看妳有甚麼臉走出門」我知道媽媽最愛的就是面子
「你…..」媽媽被我說到心坎裡去了
「沒事的話就出去,我要再跟她溫存一下」
把媽媽趕出去後,我坐到嫂子身邊,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身體,吻著身上的傷痕,嫂子閉上了眼睛心裡感到無比難受,但身體卻記住了我的撫摸,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都已經是承認我才是它們的主人。
「妳放心吧,我不會再讓妳被欺負的,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會跟妳一起面對」我緊緊的抱著她,擁著她再度進入了夢鄉
接下來的一年我獨享著嫂子的身體,不用在顧忌的我更需無所度的強姦著嫂子,就算是媽媽或哥哥在家我也是想要就拉著嫂子進房,洗澡要不是被我要求一起洗,不然就是洗到一半被我闖進去,甚至在媽媽午睡的時候,我兩就在客廳幹了起來。
而當然的嫂子開始服用起長期的避孕藥了,她總是會在我不注意的時候吃藥,全身上下都已經臣服於我的時候,守住子宮的妊娠權像是她最後的底線似的,不過我倒是不在意。
「別這樣…..」某天中午我趁著她煮飯時,從後面掀開了她的圍裙,將內褲往旁邊一拉,陰部露出了出來,肉棒也隨即塞入
「我就喜歡妳這樣,幹了這麼多次了,每次都還是像第一次被強姦時的反應」我羞辱著她
「媽進來會看到的」她小聲的說著,怕又激起我的獸性
「等妳叫出來她聽到就不敢進來了」我逐漸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雖然嫂子極力的壓低聲音,但微弱的呻吟聲和撞擊聲還是傳入了媽媽耳中,直到我發洩完畢後,湯已經干了半鍋了,所以免不了又挨了一頓罵,說懶媳婦不準時煮飯,但實際上是在暗罵我們在廚房裡的苟且之事。
當然哥哥的小孩也出生了,那女的也名正言順的住到我家裡,媽媽有了金孫整天樂得照顧,也減少了對我們的注意力,我們也逐漸習慣了這生活,只是嫂子每晚還是會趁我熟睡時到歡歡的房間睡。
唯一不能習慣的人就是歡歡了,常常有著滿腹疑問卻又不能得到解答。
「媽媽為什麼妳經常進叔叔的房間?」
「媽咪,剛才在妳在房間發出那怪怪的聲音是什麼?」
「叔叔你剛剛是不是欺負媽媽,不然媽媽怎麼在哭?」
「媽媽為什麼都不跟爸爸睡覺了?為什麼爸爸會跟阿姨睡?」等等之類的
「歡歡乖喔,叔叔對我很好,媽媽沒有被欺負」嫂子只能敷衍過去
有一晚我們做完愛之後,嫂子穿回了衣服躺到我身邊等我睡著,這時我抱住了她深情的對著她問著。
「姐跟我搬出去好嗎?」
「這件事我們討論過了」
「但第三個條件妳一直沒有完成」我一直在想假如跟我有了孩子,嫂子或許就會改觀了
「那個…..那是不行的,我不是你的女人,不能幫你生小孩」嫂子再度拒絕了我
「是嗎?」我原本以為我會很生氣的,但沒有…..我完全沒有生氣,反倒是有種解脫的感覺吧
接著我再度撫摸起她的身子,脫下了她剛穿上的衣服,她因此露出了無可奈何的表情,雖然心裡不願意,但最終還是屈伏在我的身子之下。
我一次又一次的渴望著她的身子,但我知道我真正渴望的,是我一直無法得到的…..嫂子的心,嫂子被因為高潮、因為疲累數度失去了意識,等她回神後發現的是一名不是丈夫的男子正強姦著她,她的內心難過又羞愧,心裡希望這一切趕快過去,但她從未想到的是,等她最後一次醒來是終於意識到,這一切真的都過去了。
而那次也是我最後一次強姦她,嫂子在凌晨4點多時完全累癱了,我收拾了行李,把該拿的東西都拿好,另外我之前就有偷偷用嫂子的名字去開戶,並且存了不小的一筆錢進去,這些東西我留給她後,連個封信或紙條也沒留下就離開了。
或許這輩子我永遠都不可能成為嫂子的男人,既然如此我也應該放棄了,我找了間飯店住了下來,接下來的幾天我換了手機,也不在平常出入的地方出沒,一個月後在工作夥伴的幫忙之下,我得到了進入國外知名企業的機會,或許換個環境對我也是好的,而這一去就是十年。
原本坐上飛機前我還是個出社會不算久的年輕人,而當我再踏回國的時候,已經是名邁入中年的男子了,出國有成的我,成為了企業分部的領導人,一出了海關,就看到公司的助理來迎接我。
「部長你好,我叫做林敏兒,是屬於你24小時的專屬助理」看起來是名約大學剛畢業的女子
不過外表只是表象而已,事實上她是從知名傭兵團出身的,從小年紀就被父母賣掉,接受各種訓練,對於雇主的忠心也是非常出名的,據說她可以不眨眼的為我擋子彈,畢竟分部長擁有直接連線到企業最機密的資料庫權限,之前也曾發生過企業高層被綁架的事件,派這樣的人保護也是應該的。
「那我就叫妳敏兒囉」資料上她寫說是名日法混血兒,長的算是非常標緻,當然敏兒是她中文名字,跟嫂子相同都有個敏字
她幫我提了行李,上了車之後司機跟我打了聲招呼,她坐到我的身旁,開始宣讀起我的權利。
「基本上我是24小時待命,任何時間你都能交代我辦事,另外除了一般行政事務之外,我也會保護你的人身安全,這代表我會限制你部份行動,同時也會注意你身體和飲食方面的事物」
「同樣的我也會在合理的情況下滿足你任何要求,包括你夜晚的生理需求」
「真的假的」回國前有另外區域的分部長跟我說,他們的工作裡包含跟雇主滾床單
「是的!鑑於你尚未婚配,應該會有生理方面的需求,礙於公司利益,我不能允許你與風俗業的女子發生性關係,在你找到單一性伴侶之前,就由我來幫你解決生理需求,當然找到之後我也還是能夠幫你解決」她說這些話時,完全沒有臉紅或害羞
「所以妳之前都跟你的雇主睡過了?」我好奇的問著
「是的,不過你是我第二個雇主,而我第一個雇主是名女性,若你要跟我發生關係的話,你就會成為第一個進到我身體裡的男性」聽到這些話讓我下面都癢了起來
不過還好出過這十年也看過不少場面了,睡過的美女或是其他公司安排的服務也算不少,面對眼前的美人還是壓住了慾望。
「等等…..那你的前雇主怎麼了?」
「有次她要跟人偷情就強硬的把我支開,之後就被那個情人強迫一起殉情了」聽起來好像有很多故事在裡面,而她也不願意透露太多
進到公司後,先是讓各單位的員工看過我,接著開始了解分部的營運狀態和經營方針,等弄得差不多後,也已經晚上了,敏兒帶我回公司安排的住所,是間保全完善的豪華公寓,回去洗了澡準備睡覺時,敏兒進到了我房間,脫下了身上的OL套裝,再把裡面的槍套和腳邊的小刀拿下,最後脫下了一層防護衣,露出了她美麗的肌膚和健康的曲線。
「生理需求要解決嗎?」她露出了笑容
「都快滿出來了」我也笑了笑
經過了一夜的翻雲覆雨,隔天早上一切都回復了正常,她叫醒我並且替我準備好換穿的衣服,同時把地上的衣服和沾上血漬的床單拉下換洗後,她又拿了套衣服準備換上,不過卻留下了那件防護衣,我很好奇的看著她的裝備。
「話說這件衣服還真是奇特」是種特殊材質做成,摸起來有點像鯊魚皮或泳裝之類的,據說可以擋住刀子,也可以減輕一點子彈的傷害
「那是把纖維不斷纏繞做成的高密度防護衣,特性是韌度非常高,就算連接兩台卡車去拉也拉不裂」
「那妳不覺得你們做一件給我們穿不就好了」
「這樣就違反了我們的宗旨了,我們不會允許讓雇主有用到防護衣的機會,在你真正遇到危險時,我應該已經是躺在地上的屍體了」
「所以我掛了之後,妳要繼續在另一個世界保護我嗎?」
「這是我的榮幸」
回國後一個月,我慢慢的習慣了在這邊的生活,同時也習慣了敏兒的肉體,那像體操選手般的健美曲線,充滿彈性的肉臀,胸前兩粒雪白的乳房,以及有著強大肺活量的口交吸允,只是每每歡愉過後,我就會開始想起從前強姦完嫂子後的情形。
「不知道姊現在過得怎麼樣了」我拿出了打火機點了根菸,卻被一旁的小貓咪給抽走
「我說過了,不能做對身體不好的事」
雖說是小貓咪,但卻是隻挺健壯的小貓咪,身體摸起來的感覺帶有點肌肉感,而不像嫂子那樣瘦弱到吹彈可破,而她也比較能夠承受我的瘋狂,至少她從沒有被我幹到失神過,不過第一次對於嬌嫩的肛門下手,還是會無法忍受得被我幹到哀哀叫就是了。
「抱歉!我忘了」
「是想到以前的事情嗎?」
「嗯」
「姊姊是??」
我慢慢的把所有的事情告訴她,這是我這十年裡藏在心裡深處的負擔,也不知道為什麼,今天一口氣把全部都傾倒出去。
「要我幫你查查看嗎?你家的狀況」
「如果說不要的話呢?」
「我還是會幫你查,再依照情況判斷是否要告知你,畢竟你的心理也是我要掌控的一部分」
事實上敏兒的存在,是一種你應該要完全對她放心,但卻又不能完全放心的存在,她替公司掌管高階主管的身心狀態,同時也是公司的一種監視。
「好吧,妳可以從我家的公司著手,不管結果如何都還是跟我說吧」
兩天後敏兒拿著資料向我報告,情況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糟糕,原本我猜想頂多就公司倒掉罷了,但可惜並不只如此,哥哥跟那女人胡亂投資失敗後,嫂子就把我給的那筆錢給他翻身,但能力不足的人不守本的下場當然是再度失敗,更將家裡房子和工廠拿去抵押,最後一無所有,那女人抱著兒子跑了,媽媽傷心難過得過世了,嫂子原本還對他不離不棄,直到有天哥哥竟把歡歡拿給討債的債主當利息給付,最後嫂子悲憤的帶著歡歡跟他離婚。
「那他人呢?」我問著我唯一的親人
「逼迫未成年的女人從事性交,現在還在牢裡面,外面還有不少債主在等他呢」
「是嗎?有知道我母親葬在哪邊嗎?」
「嗯,在你舊家那區的墓園裡」
「等等準備一些東西,陪我過去一趟吧」
「你?」她露出了疑惑的眼神
「就算處得不好,但終究是我媽」
「你不打算問你嫂子的下落嗎?」
「她終究不是我的女人」
「或許現在會改觀了也不一定」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我沒有再理會她繼續處理公務





相關閱讀
   
直播韓國美女福利視頻,色手機網頁版在線直播,5278論壇,成人動漫,最新撩妹語錄,.,奇摩女孩視訊,aaaav 影片,z的色情漫畫,.
成人視訊聊天室,美女視頻不夜城聊天室,免費視訊美女ing,1000成人小說網,韓國色、情微電影,免費視頻在線觀看,在線直播間你懂的,微信發大尺寸下體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