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姐姐

 
63.3K

前前陣子跨年時跟女友去玩,在規劃的行程時,女友的姐姐也說想要跟我們一起去,因此,我就勉爲其難的答應女友也帶她姐去玩,畢竟,兩個人中間出現一個電燈泡,要怎樣都很麻煩,訂房間也要訂四人房,但是那天房間不好訂,我就只訂到兩人房,一大床,第三人加錢。

  出發時,女友與她姐都穿了短裙加上褲襪,跨年過程就省略了。跨完年就進房間繼續玩一些小遊戲,當然也穿插了一些酒精類的飲料,因爲冷氣只開送風,加上又吃吃喝喝了不少,房間感覺熱了起來,女友與女友她姐就脫掉了褲襪,然后喝到大家都有點茫茫的,於是累了所以就休息了。

  不過,要是這樣就睡到早上就太可惜了,對吧?因爲……我們都還沒有洗澡啊!那間汽車旅館的浴室,大家應該都知道是半開放式的,也有透明窗戶,我訂的那間是完全開放式的,也就是床可以看到浴室,不過有隔一小部份的走道,只有一道玻璃帷幕隔著,中間沒有門,床腳過去就是電視,電視過去右邊一點點就是浴室,只要躺對位置,就可以看到浴室里面的人。不知道這樣形容夠不夠?

  而洗澡時,女友先去洗,她姐還跟我說怎麼沒去洗鴛鴦浴?

  我說:「你在這邊,我怎麼敢?」

  她姐說:「看來我破壞了你們的好事喔!」

  我說:「嗯,對啊!」

  她姐又說:「呵呵~~那還真的是對不起你喔!」

  我說:「沒有啦!出來玩最重要的就是高興,其它的是其次了。」

  對話了一陣,我一直盡量不要把話題岔開,不然她姐穿的短裙坐在床上一直露出小褲褲的樣子,讓人會很想要撲上去。

  沒多久,女友洗好了,換她姐去洗,我跟女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女友沒多久就睡著了。我換了個可以看到浴室的位置,遠遠的看著女友姐姐在洗澡,不過霧氣讓我看不太清楚,但是動作還可以分辨,於是,在酒意甚濃的情況下,膽子越來越大,理性越來越少,我就偷偷的走到電視后面,就這樣女友姐姐的裸體就呈現在我眼前了。

  我回頭看了一下女友,她已經不醒人事了,而女友姐姐似乎故意不轉頭的樣子,不然她一轉頭的話,我就會被發現了。

  女友姐姐身材比女友標緻,皮膚也更白,可能是平常保養真的是有在做,不像女友都很懶得做保養。女友姐姐洗完頭后於是開始洗臉,因爲在洗臉,所以想說因爲不會睜開眼睛,所以我就更接近去看,沒想到這個時候女友姐姐突然轉過頭來看著我她說:「偷看很久喔!有看清楚嗎?」

  我嚇了一跳:「我只是想上廁所。」

  她笑了一下說:「我身材好不好?」

  我說:「很棒啊!皮膚也很好。」

  她說:「不是說沒看?還知道我身材?」

  我無言傻笑著,正要走回床上時,她又說:「只有這次喔!如果你要走回去的話。」

  我心想,這大概是默許我可以在旁邊默默地看吧?但是我還是走回比較后面的位置,因爲剛剛覺得很尷尬,心里面的罪惡感跟理性又提升了不少,不過還是一樣在欣賞著女友姐姐洗澡的樣子。

  她(女友姐姐)洗好臉后,開始洗身體,舉起手來捧著沐浴乳抹在身上的樣子,真的一切都是慢慢的慢動作,似乎就是在表演給我看的感覺。首先是雙臂,然后再來是雪白的胸部,而在洗胸部的時候,原本我看的角度只是側身的她,突然轉到我的正面來,然后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但是眼睛卻是發出犀利的眼神,似乎在跟我說我真的是個超級大色狼。然而,應該也是因爲大家都喝了不少酒的關系,卻也沒有去拒絕這樣的距離。

  女友姐姐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胸部,然后用兩手的大拇指在乳首上面輕輕的劃著圈圈,而表情一樣是犀利的一種訕笑感覺,這樣的挑逗當然讓我的肉棒硬到不行,我也不自覺地摸著肉棒。

  而她此時伸出舌頭舔了嘴唇一下,讓我理智與罪惡感快要完全沈淪,於是我解開褲頭,露出了肉棒,開始在她面前緩慢地套弄著,這時,她的表情由訕笑變成害羞樣,又從正面轉回去側身的樣子,我站起來走回椅子邊把衣服脫掉放好,提起膽子走進去了浴室。

  我:「我好累了,我想先洗澡了。」

  她:「是累了,還是想吃豆腐?」

  我:「是累了,但是不敢吃豆腐。」

  她:「呵呵……那是怎麼樣?」

  我:「因爲都是你害我沒洗到鴛鴦浴。」

  她:「那意思是說……」

  我:「洗天鵝浴。」

  她笑了出來:「只有今天嗎?」

  我:「只有今天。」

  她:「嗯……那你不能碰到我喔!」

  我:「好。」

  於是,我得到了一個好機會,可以近距離地欣賞著一個漂亮的仙子沐浴的樣子,雖然很想在她彎腰洗小腿的時候就挺進她的小穴中,但心里面還是有不同的聲音,因此只讓挺著的肉棒故意的碰一下兩下她的小屁屁,而她就會回過頭來瞪我一眼,但我還是用傻笑的表情像在道歉一般。

  以前去女友家時,女友姐姐就常常穿得很清涼,尤其是女友姐姐洗完澡后就會穿著一件薄薄的長睡衣,里面什麼都沒有穿,有時要是身體沒有擦得很乾時,激凸是經常可以看到的,雖然只是32B的胸部,但是挺著的乳房還是讓我無法自拔的盯著。

  有時女友會發現我偷看然后打我的頭,有時女友姐姐發現,會講兩句「大色狼」之類的,但雖然這樣,卻又一直這樣的讓我看。而兩姐妹的個性差別很大,女友是蠻內向的人,女友姐姐則是很外向的人,只不過兩個人都只交過一兩個男朋友。

  當然在酒精的催化之下,原本安全的距離以及束縛一下就快要化爲烏有,此時我已經快要忘記床上還有個女友在睡覺,而看著32B的白雪般的乳房又加上粉粉的乳首,加上彎下腰時兩個對稱的完美胸部就在眼前晃動,讓我不斷地套弄著自己的肉棒。

  當女友姐姐終於洗到陰部的部份,她面向我緩緩地蹲下來,手抹著沐浴乳伸入陰部,而她的臉就在我肉棒的正前方。女友姐姐一邊搓揉洗著小穴,一邊看著我肉棒在套弄著。而我把蓮蓬頭拿下來,沖洗掉在肉棒上的沐浴乳,把肉棒完整地呈現在經常激凸給我看的女友姐姐面前。

  女友姐姐突然用手握住了我的肉棒,輕輕的幫我套弄:「好硬喔!有沒有想很久了?」

  我:「你常這樣,說不想是騙人的。」

  她:「你們男人就是這樣,有了一個還會想要兩個。」

  我:「幻想當然是會啊!而且你是個超正妹耶!每個人都會想吧?」

  她:「那,你是不是想跟我做愛?」

  我:「我……我當然想啊!」

  她:「不行,這樣我會對我妹無法交代。」

  我:「我知道,能這樣我就已經很滿足了。」

  她:「你不能碰我,知道嗎?」

  我:「那我這樣……」

  她:「這樣是我碰你。」

  我:「喔……」

  她:「你會不會想射?」

  我:「被你挑逗快一小時了,我怕碰一下就噴出來。」

  她:「誇張,要是碰一下就噴出來,我已經弄肉棒很久了耶!」

  我:「我舍不得噴啊!」

  她:「好啦,你躺下來。」

  我:「躺下來?」

  她:「嗯……躺下來。」

  於是我在不是很寬大的沐浴間中躺了下來,女友姐姐先用手把肉棒壓平,然后跨坐了上來,用她粉嫩的小穴前后磨著我的肉棒。

  我:「哇……好舒服!」

  她:「你不能動,知道嗎?你一動就會進到小穴里面,那是不可以的。」

  我:「那如果我不小心動了呢?」

  她:「我會很生氣。」

  我:「知道了。」

  女友姐姐開始用力地前后磨著我的肉棒,也開始輕聲的叫了出來,而雙手則揉著自己的雙乳,這樣的享受與春光,實在讓我魂去了一半。我拿來掉在旁邊的蓮蓬頭沖掉潤滑在兩個人身體上的沐浴乳,在沒有沐浴乳后增加了摩擦力,女友姐姐叫得更大聲了,但還是克制著音量,並趴在了我的身上。

  在我感受到兩團軟肉壓在我身上時,女友姐姐的動作也越來越大了,這樣的大動作前后磨著真的不輸插入小穴的快感,我感覺到整支肉棒有很溫暖的感覺。女友的姐姐突然叫了一聲,停下了動作,原來她在大動作之下,不小心把小穴套入了肉棒,於是女友姐姐快速的把小穴抽離肉棒,打了我一下。

  我:「我可都沒有動喔!」

  她:「誰叫你講話的?再說話就不幫你射了。」

  於是,女友姐姐再把肉棒壓平,又開始在肉棒上面用小穴前后磨著,動作又越來越大。由於這次她用手撐在地上,看著女友姐姐一對乳房在眼前晃動著,我忍不住地用手揉起女友姐姐的雙乳,姐妹倆的乳房觸感有所不同,女友的乳房堅實,而姐姐的乳房則較爲軟嫩。

  女友姐姐雖然瞪了我一下,但她卻沒有停下來拒絕,反而動作更大的前后磨著。隨著這樣的動作持續著,女友姐姐似乎快到了高潮,整個人已經快趴在我身上了,而此時肉棒又滑入了小穴里面,但這次她沒有停下來的樣子。

  她:「快干……干……我……」

  我:「啊?」

  她:「快……用肉……棒……干……干我……」

  我:「姐姐要高潮了?」

  她:「快……快了……」

  我雙手環抱著女友姐姐的腰,快速的由下往上沖刺。

  她:「到了……到了……到了……」

  我:「再一下下好嗎?」

  她:「不……不行……了。」

  我:「好,快停啰!」

  她:「你怎麼……還不……停?」

  我:「好,快停了,快停了。」

  又一陣的沖刺后,我停了下來,而女友姐姐似乎如釋重負的急急喘著氣,我讓她躺下來,將她的腳撥開,握著肉棒直挺挺的進入女友姐姐的小穴里面,小穴完整地包覆著肉棒,每一下進去與出來,都能感受到這種包覆的密合度。

  女友姐姐回神后說:「不是說你不能碰我嗎?」

  我:「但是你說要幫我弄出來啊!」

  她:「等等幫你啊!」

  我:「喔……」

  於是,我還是怕女友姐姐會生氣,所以就停住了,但肉棒還是停在小穴中,感受著女友姐姐小穴的溫暖與緊緊密合的感覺。

  她:「你先出來。」

  我:「喔……」

  女友姐姐要我坐在馬桶上面,而她則跪在馬桶前面,用手套弄著我的肉棒。

  她:「可惜你不是我男友,跟你做愛很舒服。」

  我:「姐,跟你做愛也很舒服,你的小穴好緊。」

  她:「討厭耶!」

  我:「姐很久沒做愛了喔?」

  她:「嗯,很久了。」

  我:「姐可以幫我口交嗎?」

  她:「你這大色狼。」

  女友姐姐一口把我的肉棒吞了下去,吞吐了起來,用力地吸住,姐姐的技巧真的很優,果然功力遠勝女友。我要女友姐姐蹲進來一些,讓我可以揉著她的胸部,女友姐姐又用眼神瞪了我一眼,但嘴與手卻加快了速度。

  我:「姐,我想要出來了。」

  她:「嗯。」

  我:「射哪邊?嘴里嗎?」

  她:「身上,下次再射嘴里。」

  我:「好。」

  於是我在快射出來的時候摸了一下女友姐姐的頭,但是她似乎沒意會過來,結果在肉棒射出來的第一個收縮時射入了女友姐姐的嘴中,女友姐姐突然嚇到,把肉棒從她的嘴中抽出,而第二個與第三個收縮就射到了女友姐姐的臉上,隨著女友姐姐躲開,其它的都射到身上、腿上,當然免不了的被她念了幾句。

  她:「不是說快射之前要說嗎?」

  我:「我有摸姐姐的頭啊!」

  她:「誰知道你摸頭是要射啊?」

  我:「我……」

  她:「你下次再這樣,我可不會原諒你。」

  我:「我的好姐姐,對不起,我下次會注意的。」

  她:「原來妹妹幫你口交時,你是摸頭跟她說要射了?」

  我:「我……」

  她:「又要洗一次澡了。」

  我:「那可以一起洗天鵝浴嗎?」

  她:「什麼是天鵝浴?」

  我:「就是不是鴛鴦浴,就叫天鵝浴。」

  於是,女友姐姐一樣不準我碰她,兩個人一樣各洗各的。到了這時酒已經醒了一半,女友姐姐說,我已經很好命了,有了妹妹,也有了姐姐,所以我不能再有其他人,更不能跟她們以外的人做愛,要我真心的對妹妹好,如果我表現得好的話,她會再獎勵我,但是一樣不能碰她,並說:「這次是意外,知道嗎?」

  洗完澡后,看著女友側躺在床邊,一時間不知道她怎麼睡在那邊,女友姐姐說女友來跨年之前就跟她說,她懷疑我外面有其他女人,希望姐姐幫她觀察,而女友姐姐跟女友說:「不管多好的男人都有這樣的壞毛病,但要治好是不可能的了,除非你有辦法給他想要的那樣。」女友說但是她已經很配合我了,女友姐姐又說:「那樣不夠的。」

  所以說,這看起來讓我有點思緒不太清楚了,兩姐妹是說好用這樣的方式,而姐姐原本是想說用肉體來引誘我看看但不是要做愛?還是已經是說好要做愛?還是有什麼其它的想法呢?不過隨著睡意濃濃,我把女友翻去中間,在女友姐姐與我之間做一個隔間。

分享分享0
收藏收藏225
支持支持41

升級為尊貴會員或贊助會員,讓你擁有自由、暢通無阻、應有盡有及所有資源任你使用的無窮快感。
回復使用道具檢舉
梅魯姬

  壞孩子

帖子780積分-169 點潛水值14570 米
串個門加好友打招呼發消息
頭香
發表於 2016-8-12 05:59 PM|只看該作者
若新密碼無法使用,可能是數據未更新。請使用舊密碼看看。
                                                         (二)
                                                   跨年夜后的明白

  在跨年夜帶著滿肚子的疑問入睡,三個人翻來覆去的睡姿,睡到快十點,女友姐姐先起床去梳洗一番,而女友翻過身來握著我的肉棒,聽浴室傳出淋浴的聲音,應該是女友姐姐在沖澡吧!女友似乎也醒過來了,不時地玩弄著我早晨勃起的肉棒,不一會就鑽進去棉被里含住了肉棒,這種讓人舒服的事情,讓我的手也隔著女友的衣服玩弄著她的乳房。

  昏昏沈沈的狀況下,女友的姐姐從浴室出來,突然說:「姐,你在干嘛?」我嚇了一跳。女友把棉被掀開,原來幫我口交的是女友姐姐,而起床去沖澡的是女友。昨晚半夜經過移形換位,女友姐姐已經睡在我身旁。

  姐說:「很久沒吃了啊!吃一下又不會怎樣,小氣鬼。」

  女友說:「厚!你們昨天還玩不夠喔?」

  姐說:「昨天根本沒做愛啊!妹夫自己在浴室外面看我洗澡打手槍。」

  女友說:「最好是這樣啦!那我聽到你的叫聲是什麼?」

  姐說:「那是你睡迷糊了,聽錯了。」

  女友說:「是這樣嗎?」

  姐說:「你都不知道,妹夫還拿我換下來的內褲聞勒!」

  女友轉頭對我說:「你這大色鬼,居然是這麼變態!」

  姐姐笑了出來,但沒有爲我辯解,就走去浴室沖澡梳洗了。我有點百口莫辯的看著女友,女友似乎相信姐姐的話,然后小聲的嘀咕著:「大變態,大色狼,真可惡,居然還拿內褲聞。」

  我轉過身拉住女友的手,她把我的手甩掉:「不要碰我!可惡的大色狼。」好吧,我心想,此時無聲勝有聲,就起身把女友推倒,然后雙手硬壓著女友在床上,舌頭進攻女友已經站起來的乳頭。而想要往下去舔女友的小穴時,女友東扭西扭的說:「大色狼你還沒刷牙,不準舔,先去洗一洗。」於是我在女友胸部種了個草莓后,起身去刷牙盥洗。

  到了浴室,女友的姐姐正在洗澡,而我也站在馬桶邊尿尿,女友姐姐突然停下來走過來看我尿尿,讓我一時間不知道該繼續還是該停止:「不要看啦!很奇怪耶!」

  「怎麼!大變態,我是過來問你要不要我的內褲打手槍耶!」

  「我實在是被你害死了。」

  「厚,你可得了便宜又賣乖喔!我可沒說你跟我做愛,要是妹知道,不切了
你的雞雞才怪!」

  「……」

  「尿完了喔?要抖幾下喔!」

  「……」

  我可更不明白了,女友的口氣似乎已經表明她瞭解姐姐跟我做愛是在這次出遊的預計范圍中,但似乎姐姐又不是這樣的講法,到底這兩位女孩私底下有著什麼協議?

  「姐,你們現在是在演哪齣戲啊?到底是怎麼回事?」

  「哈哈!總之,妹妹會討厭你喔!」

  「怎麼回事啦?」

  「反正沒什麼事情啦!她總是要吃一下醋吧?」

  我默默的走過去沖澡,「怎麼?要跟我一起洗澡喔?」姐姐說,我都忘記她還沒洗完,但是我沐浴乳又抹了。姐姐轉過身來開始幫我洗起肉棒:「肉棒很有精神喔!要不要在妹妹醒著的時候跟我做愛?」

  「我哪敢啊?」

  「但是我現在很想做愛喔!你不要,我就跟妹妹說你昨天更變態的事情!」

  「我哪有變態啊?」

  「你昨天射在我嘴里。」

  「姐,原來你是壞人!」

  「哈哈!現在進來一下,趁妹妹收拾東西跟化妝時做,但是不準射出來。」

  這時候我心思有點複雜,姐姐的身材比例真的很棒,也是天生尤物,美食當前哪有不吃的道理?但是現在又投鼠忌器,要與不要更比昨晚更難決定。但是當姐姐轉過身去,小屁股前后的動著摩擦我的肉棒,又手握住肉棒往小穴里放,溫潤包覆的感覺讓我不自覺地扶住姐姐的腰。

  女友可能覺得我與姐姐怎麼在浴室這麼久,於是走過來看看我們在做什麼,正好看到這一幕說:「還說你們沒做愛,我就知道姐騙我。櫃台打電話來了,快點出來收東西啦!真是機車耶!還有你肉棒給我小心點,敢射出來試試看!」

  姐說:「好啦!」於是她拔了出來,快速的沖完澡,然后去化妝整理東西,留我一個人錯愕的呆在浴室。

  一切狀況似乎明朗,女友是在吃醋,畢竟我跟她以外的人做愛,但對象又是自己的姐姐也不想要計較,而姐姐又是很愛故意說一些讓女友吃醋的話,然后又把調侃我當作是樂趣,跟我做愛只是一種好玩而有趣的事情,參雜著一些她本身想要的欲望。但爲什麼女友會答應這些事情?或是已經有心理準備這樣的事情會發生?當時的我只認爲姐姐跟我說的話是主要的原因。





相關閱讀
   
真爱旅舍视频聊天室,免費視訊聊天室,台湾恋恋视频聊天室,UT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午夜电影院,台湾辣妹视讯聊天室,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视频直播聊天室,視訊交友聊天室,超激情辣妹免費視訊視頻聊天室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金瓶梅視訊聊天室-真愛旅舍聊天室破解,恋恋视频聊天室-真人裸聊秀场-免费午夜秀视频聊天室,UT極品美女主播高清視訊秀-真愛旅舍,UT美女視訊-真愛旅舍-直播聊天室,宅男优社区,宅男优社区,免費同城聊天室,UT美女視訊聊天室,台灣辣妹真愛旅舍聊天室,三色午夜秀,一夜情網同城秀,qq大秀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