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襪保姆阿姨

 
63.3K

從很小的時候,我就看到絲襪就硬邦邦的。
這就是我一步一步的走向深淵的開始。
  我是一個包租公,18歲,沒有什麽正經的工作,但父母給了我幾處房産靠着房租,倒也沒爲錢所發愁。
平平凡凡,但我心裏卻藏着一隻惡魔。
  來到家政服務公司,我說明了來意,家裏的房子不小,單身的男人的房子就想豬窩一樣,是到找個人來打理下的時候,至于我炮友到是有幾個,給我收拾家裏的就沒有了。
  翻着家政公司給我的資料選一個合适的算是保姆的吧。
眼看沒有合适的,我看見家政公司的打廳做着一個婦女,看歲數 40歲左右了,1米70左右,穿着一件格子的襯衣,洗的看不出去顔色的褲子,一雙黑色的布鞋,腳邊放着一個大大的帆布包,一看就是剛進城裏的。
  襯衣好像是穿着别人的,有點小,肥碩的乳房快要把衣服撐開的,都可以看見裏面不知道什麽顔色的背心了。
也沒有穿内衣,兩個碩大的乳頭頂出兩個小包。肥碩的大屁股都快坐不下椅子了。模樣都算是一般,大厚的嘴唇。
  婦女一直和家政人員交流着:「大兄弟,我出來也不知道幹保姆還要保證金啊,你看看你先給我找和活,我幹上了再來還你行不?」
  家政公司堅決不同意,我看這婦女悻悻的往外走,趕緊問:「大姐你找活幹啊。」
我剛走到她身邊一股濃烈的腳臭和體味鋪面而來,這個有一個月沒洗澡了吧。
  婦女沒說話,隻是有些警惕的看着我。
我趕緊說:「大姐,你看我也是來找保姆的,你看家政那裏也沒有看見合适的,中介費還挺高,你看你願意幹咱就談談,我也省了中介費多給你開點工資,咋樣?」
  「是啊,大兄弟。那太好了,我啥都能幹。」
  「大姐,你看我自己住,你就來打掃下房子就行。說實話,我自己的房子住的有點味,家政的人都不願意來,你看看你能幹不?我看你剛進城,你在要不回去放下東西,我帶你去看看我家裏?」
  婦女面露了難色,「大兄弟,我不瞞你說,我從農村老家出來,也不知道這城市當個保姆還要錢,身上的錢也花的差不多了,我在車站也都睡了一星期了。」
  我一聽,心中一喜:「正好,那大姐就和我去看看家裏吧,要是能幹的話,包吃住,一月 1000塊,咋樣?」
  婦女一聽大喜,「1000塊,真的?我能幹。」說着一激動抓着我的手。
  她身上的惡臭真是迎面撲來,一股酸臭,體騷,混合着濃烈的腳臭味鑽進我的鼻子。
不過看婦女的手,都是不像想象的幹枯,有一種不像是農村人的白皙,豐滿感,但是婦女手上的滿是汗液,像是摸了油的感覺。
  「那行,大姐,你看這也不是說話的地,我先帶你去我家看看吧,你在這裏等我,我去開車, 2分鍾我開車回來。」
  看見婦女這在家政公司的門口等我,正值三伏天,婦女身上身上一身汗,我打開幫他把行李放到車上,讓她坐了副駕駛。
看到她滿是的大汗,外面的襯衣已經快濕透了,緊貼在身上,碩大的乳房上的兩個大葡萄凸顯了出了。
  我故意把車窗鎖死,沒有開空調,「大姐系上安全帶吧,城裏坐車都得系上的。」
  婦女有些茫然的看着我,「咋弄啊?」
  我趕快把身子探了過去,我把身子壓的很低,聞着婦女身上濃烈的體臭味,酸臭裏還有有一種腥臊味。
  把安全帶系上,婦女的乳房全被勒起來,婦女到是很大方的沒有什麽反應。
我聞着婦女身上的濃烈的體臭,褲裆裏的大雞巴,有擡頭的趨勢,今天真是撿到極品了。
  一路上婦女身上的味弄的車裏都是,聞着陣陣的惡臭,婦女也覺得些難看說:「大兄弟,别見怪,我身上的味稍微重了一點,也是這幾天車站睡的,洗洗就好了。」
  我心道:「沒有這味我還不要你呢。」
  好不容易把婦女碩大的包包帶到32層的家裏,我的房子是個躍層,頂層把婦女領了進來,婦女才反應過來。
  「大兄弟,你家裏這麽高啊!」
  招呼了婦女坐下後,我說道:「大姐,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袁小愛,爸媽不知道怎麽想的給我起的名,你叫我小愛就行。18歲,我現在自己住,你過來就咱倆住,你負責家裏的衛生,洗衣服,做飯啥的,缺啥你打電話要就行了,不用出去買。沒事是不能出去的,我也主要是找一個人來給我做伴。其實沒啥主要的活,就是照顧我的個人生活。一個月先按1000的底薪,要是幹的好,我高興的話,有底薪的 50%的獎金,包吃包住,當然這也是必須的,畢竟要一起生活嗎,上不封頂,一月怎麽也能掙 1000左右吧。怎麽樣?你有什麽條件嗎?」
  「這麽多啊,行,我能幹,我在村裏最是利索人了呢?」婦女趕忙答應。
  「行,那大姐怎麽稱呼啊,咱聊聊也互相了解一下。我有個女朋友,在外地念書,平時沒什麽事,大部分在家裏,一星期大概會去出 2次上課。」
  「大兄弟啊,啊不,我叫你先生吧,我看電視都這麽叫,行,這活我能幹,就是給你當保姆啊。我姓瑤,我叫瑤春媽。」
  聽着就夠浪的了,我心裏一樂,「那我就叫你瑤姐吧,呵呵,你家裏啥情況啊,出來想多掙點錢?可不擔當呢。」
  「先生就叫我春媽就行,不瞞你說啊先生,我家裏的死鬼嫌我不能生養,把我攆出來了,我娘家也沒什麽人了,我自己在老家住過一段時間,還老有二流子找我耍流氓,我在老家實在是待不下去了,來了城裏更是難,多虧少爺收留我……」
  春媽越說越難過,我一聽樂了,不能懷孕,正中下懷啊。
  「春媽你也别難過了,正好我也是一個人,正好咱倆就個伴。」
我趁安慰她時,好好打量了她一下,這牢騷娘們真是極品啊,看長相到算是周正,媚眼總是帶着熟女的誘惑。
  「春媽你什麽年紀啊,我看也就30多吧?」
  「先生你真會開玩笑,我今年都40了。」
  真是如狼似虎的年紀我把她安頓下來,和我住在了樓上,我房間的隔壁,大落地的窗子外,是一個滿封的陽台,把兩個屋子連了起來。
  一個人的卧室,和幹淨明亮的窗子,讓春媽好一陣感慨。
我的房子屋門、窗子都是不能鎖死的也是我裝修的時候故意設計的,這樣方便我晚上的行動。
  春媽過來一個月了,我并沒有急于行動。
主要讓春媽适應一下城市的生活,也特意帶她去買點日常用品。
  我一開是孩擔心春媽去洗澡把身上臭味洗沒了,不過我多慮了,春媽洗了一次,人到是白淨了不少,可是身上的味道一點也沒有減弱,反倒是越來越濃烈、腥臊了,即使把小腳丫洗的白白的也有一股惡臭,後來我才知道這是春媽身體上的體味。
  春媽做飯的手藝到是不錯,也很快的接受的我們二人生活。
也到了我該行動的時候了。
  一天的早上,吃過早飯我看着春媽在廚房收拾,「春媽,你來了一個月了,幹的還好嗎,你有啥覺得不方便的地方嗎。」
  「先生挺好的,能遇見你真是我的福氣。」
  「那行,我看你來了日子也不短了,總穿這一身的衣服,正好我還沒給你工作服呢,一會我給你量一下尺寸?」
  「啊,先生不用了,我穿這個就行。」
  「就這麽定了,也是福利,在屋子裏必須穿的,要不突然來客人也不好看。」
  「啊,那謝謝先生了。」
  春媽和我來到了在樓下的書房,她1米70的身高就比我矮了一點,春媽36E的大罩杯, 80公分的腰圍到是讓我大吃一驚,110的臀圍,碩大翹挺的肥臀,真是讓人癡迷。
  我記好了尺寸,我聞着她身上濃烈的體味說道:「春媽,你先去把我樓上的房間收拾一下。」
  春媽聽話的上去,我看到春媽還穿着一雙反黑的短肉絲襪,我突然道:「春媽,等一下,把襪子脫了再去,都這麽黑了,放這裏吧,一會我一起扔了。」
  春媽愣了一下,很不好意思的看看自己腳上的臭襪子,「先生,我天生是汗腳,穿上一會就成這樣了,我這就換去。」
  「不用了,天這麽熱,别穿你那些舊的了,我給你定的衣服裏加上就好了,你先光腳吧。」
  這個40歲的淑女被的說的有點不好意思,脫下了惡臭的襪子上樓了,
「題外話,當時你們也舍不得叫姚姐。扔掉吧。」
我看到春媽的38碼的腳上也不是幹裂的,反倒有些少女的白皙圓潤。
  我到門口的鞋櫃子裏找到了春媽來時穿來的小布鞋,是一雙黑色小圓口的布鞋,我拿起布鞋來到了屋裏,拿起惡臭的襪子聞着上面的酸臭的味道,掏出了胯的大雞巴,大雞巴足有27公分長度,十公分的直徑,讓它兇悍異常,它已經漲到了青筋暴蹦,巨大的龜頭泛着淫靡的光澤。
  我嘴裏含着熱乎乎的臭絲襪,聞着布鞋上的腳臭味,實在是太興奮了。
我重口味的特殊癖好,我的手上飛快的套弄着我的寶貝,
「嗚嗚……春媽……我一定要幹翻你,操爛你個婊子……嗚嗚……啊……」
  我拿起另一隻鞋子把我的大龜頭伸到鞋子裏面狠狠的操了起來,「嗚!」随着我的一聲低吼,我把精液的射到了一雙鞋子裏,足足射了有一分鍾,鞋子裏滿滿的精液熱氣騰騰的,伴随着一股精液特有的腥臭味。
  我滿足的吐出了她的臭襪子,那襪子擦擦我的大雞巴,把襪子放到了門口,鞋子放了回去,恢複了原樣,然後去我在把衛生間的水閘關掉了。
  狠狠的射過一回後,并沒有讓我的寶貝放松很久,我知道我需要更大的獵物,春媽的體臭味,豐滿的身材,臭腳,都是讓我不能自抑的獵物。
  過了一會春媽收拾完下樓,撿起我扔在房間裏的臭襪子,看到上面滿是我的口水和精液,很有深意有點臉紅的說:「先生,那我去把它扔了吧。」
  我點了點頭,看着桌子上的空煙盒說:「春媽啊,一會去幫我下去買上一條煙,快一點啊。」
  春媽沒有多想答應了。
我看到春媽扔把臭襪子扔到了衛生間,走到鞋櫃拿出了鞋子,沒有多看就穿上了。
  「啊,這是什麽啊?」春媽從鞋子裏把腳拿了出來,圓潤的腳上沾滿了腥臭的精液。
  我看到這一幕興奮極了。
春媽要低頭查看的時候,我說:「沒事的,回來洗洗吧,我給你定鞋子了,快去吧,等你回來就扔了不要了,回來再洗吧。」
  春媽見我這麽說也沒有深問,隻能穿着兩隻灌滿精液的鞋子出了門,我看到精液都從鞋子裏溢出來了。
  我剛剛打電話,給春媽定好了衣服和鞋子。
  春媽從外面回來,很是生氣。
我馬上迎了上去,天氣太熱,春媽的衣服全部被汗水浸濕了,從春媽的腋下傳來一陣陣的汗臭味。
  春媽坐在沙發上把鞋子脫下來,她的玉足上滿是還沒有幹的濃精。
春媽指着腳上的精液向我罵道:「你個龜兒子,小賤屄,這她媽的是你弄得?你給老娘吃了。」
  我實在忍不住了,沖了過去抱住了她剛脫下鞋的一隻腳,伸出舌頭認真的舔起她腳上的精液,我射的實在太多了,她的腳趾縫裏都灌滿了濃濃的精液。
  春媽看我真的吃起她的嫩腳來,到是不生氣了,詫異的說:「你真吃啊?」
  我一邊仔細的舔着她的玉足說:「春媽,我是在受不了了,從我一看見你,我就迷上你了,我不可救藥的迷上你的一切了,我要你,我要你的全部,給我吧!」
  春媽用她的精液足狠狠的塞到了我的嘴裏,道:「我在這也沒别地可去,你對我還不錯,你想和我肏屄也不是不行,但你得看我們的風俗娶了我,做到了你想怎麽操都行。」
  她的腳趾頭在我的嘴裏一陣攪動,我使勁吸着濃烈的精臭和我腳臭味。
她把腳從我的嘴裏縮回去,我忙說:「沒問題,我都答應你,你要錢嗎?」
  「我不要錢,嫁漢就是爲吃飯,你要養我。第一,你要從我的逼低下鑽過去。」說完她站起來岔開了腿,我豪不猶豫的從她胯下鑽了過去。
  春媽滿意的看看我說:「你把衣服脫了,給我跪下。」
  我一聽,大喜,馬上照做整個脫了個精光,我胯下的大蛋蛋和大吊漏了出來,怒挺昂立的大吊足有盡三十公分的長度,十公分的直徑,讓春媽意外的一亮,彎下腰摸摸堅硬我的雞巴,「人小吊到是不小,給我跪十分鍾。」
  春媽很快把自己的衣服也脫了,我雙眼放光的看着春媽的身體,她的身體很是豐滿但不臃腫,一對肥碩的巨乳起碼是 G杯,居然隻是略有下垂,鼓起兩個碩大的饅頭形大約有二公分黝黑的乳暈上頂着拇指般粗細的乳頭,乳頭已經興奮的挺挺的在顫。
  春媽雪白的臀部又大又圓、彈性十足。最讓人驚訝是的她的下體,旺盛黝黑的陰毛在小腹上形成了大大的三角區,她的陰毛起碼有十公分長把她的逼蓋住,隐約能看見黝黑黝黑散發着騷氣的黑逼。
  春媽脫了一絲不挂向我走了過來,她在我面前岔開了大腿,用手分開了濃密的陰毛,我看見正宗的黑木耳,連她的大腿根都是黑褐色的,長長的大陰唇在裏面伸出來。
  隻見她繼續分開大陰唇,完全露出了她的騷屄,黑褐色小陰唇和挂着一個很大的陰蒂,因爲興奮的也變成了黑紫色了。
  「在我的老家,隻有男人肯真心的喝自己的一泡尿才會對你好。」
她說完,我剛驚訝的張開嘴,一泡騷氣熏天的尿就噴到我的嘴裏了,她足足尿了一分鍾,開始我還能咽得下去,可是她尿的是在太多了,我隻能閉上眼睛張開嘴等待了聖水的降臨了。
  「啊,乖兒子快喝,啊、啊!」
  她尿完了用手指扣了扣自己的騷屄,往前挺挺說:「乖兒子,來給你老娘舔幹淨。」
  我馬上抱住了她的肥臀,把臉埋在她的胯下興奮的舔了起來。
  我先把她的逼四周舔幹淨,她那茂盛的陰毛上都沾滿了我的口水,我猛地含住了她的陰蒂用舌頭猛烈的挑逗她的陰蒂,春媽也用力的夾着的頭用手使勁往逼裏按。
  「哦……哦……啊……啊!好兒子、好老公,舔死我了啊!」
  春媽的身體很是敏感,沒想到剛不到一分鍾就高潮了一次,她的逼裏猛烈的一陣收縮後,又射出了一股股的尿。
看來她太久沒做了,已經有點小便失禁了。
  「小祖宗,你可真是會玩,還有最後一個,我就永遠都是你的了。」
  我已經興奮的不得了了,春媽趴在了地上撅起了她的大屁股蹲在我的頭上,對我說:「來,快點吃了老娘的屎,我們永遠在一起。」
說罷她那長滿陰毛的肛門中,拉出了一坨熱氣騰騰的大便在我臉上,我趕緊張開大嘴使勁的吃。
  她幹脆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臉上,大便糊在我的臉上,我快沒法呼吸了,她用手開始套弄的我大雞巴,一隻手揉搓的我睾丸,終于她服下身子去,我感覺我的雞巴一下在被一陣溫暖包圍,我的龜頭刺激的比小孩的拳頭還大。
  春媽使勁的細潤着,在臭氣和春媽的口交下,我沒用多長時間就射了,我低吼了一聲,猛烈的射出了濃濃的精液,春媽則用力的向嘴裏吸。
春媽從我身上起來,她滿眼幸福的看着我,
「以後就是你的了,想怎麽玩就怎麽玩。」
  我也感到一種幸福,我慢慢坐到了沙發上,岔開了腿露出了沾滿精液的大雞巴。
  我的雞巴雖然剛剛發射了一次,但是并沒了軟下來,反而更加堅硬粗壯,上面沾滿的精液增加裏糜爛淫亂的氣息。
春媽這騷貨像狗一樣的爬過來,我使勁的抓起她的頭發把她的頭用力的往雞巴上按去:「好媽媽,快吃,快吃兒子的雞巴。」
  春媽努力的張開嘴含住我的大龜頭,她的大舌頭在我的龜頭上陣亂舔。
我龜頭一陣溫暖潮濕,我抱住春媽的頭把雞巴用力的往嘴裏插了起來,春媽痛苦的掙紮了起來。
沒看出春媽還有深喉的潛質,我的大雞巴足剛插進去一半。
随着大雞巴不斷的抽插,她的嘴裏往外配出淫水口水、精液的嘔吐物。
  春媽猛地頭吐出了我的大雞巴,
「咳……咳……咳……啊,祖宗、親爹,饒了我吧,我受不了了。」邊說春媽用手扣着自己的黑逼。
  我也受不了了,我把春媽狠狠的摔在了沙發上,扛起了春媽的兩條腿,雙手抓住了她的巨乳,我沾滿屎漿、精液的嘔吐物的大雞巴狠狠的插向了她的騷屄有3/4 。
  「啊啊……祖宗,親爹啊,啊……好哥哥,你的雞巴太大了了,啊……啊……」春媽聲嘶力竭的大叫起來。
  「賤貨!看我操爛了你的賤逼!啊……啊……呃……」
  我也猛烈的抽插起來,我的大雞巴每次都插到她的宮頸口,随着雞巴的快速的抽插,春媽的淫水、精液,屎漿在春媽的騷屄口飛濺。
我沒次都把除了龜頭的雞巴全拔出在劇烈的操進去,啊……
随着春媽大叫一聲,我感到一股熱浪噴在我的龜頭上。
看來春媽是好就沒有被人操了,很快就高潮并噴出自己的陰精。
  我并沒有拔出雞巴,持續的刺激讓我有點失控了,我不過一切的操了春媽着個騷屄。
  不到 2分鍾春媽就開始渾身的抽搐起來,我把她的腿使勁的壓在了她的乳房上,讓她的黑騷屄都漏了出來。
  「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啊……啊……要來了!啊……」随着春媽的呻吟,從她的逼裏不斷的噴出尿液,她被我操失禁了。
  「啊……啊……啊……啊……」我的不過一切的沖擊,讓春媽隻剩下了無意義的呻吟和強烈的抽插,我足足操了半個小時後,我猛抽搐了一下,我不斷射出濃濃的精液,随着我把雞巴出來不斷套弄,大雞巴射出的精液,濃白的精液随着我把雞巴出來不斷套弄,大雞巴射出的精液,濃白色的精液灑滿了春媽的一身。
我把雞巴插到她的嘴裏又射了四五次,精液從她的嘴裏都流了出來。
  精液的釋放後,也讓我終于冷靜了一些。
我看到春媽無力的靠在沙發上屁股和乳房上布滿了因爲得的揉搓留下的青紫,兩條大腿成大字型岔開,濃密的陰毛上全是濃濃的精液,黑色的騷屄被操成了紫亮色還不斷的想外流着精液,她的屄還在慣性的一開一合。
  春媽失神的張着嘴,滿嘴滿臉全是精液,看起來像是被幾十個壯漢剛輪奸玩一樣,我對自己的性能力很是滿意。
我看見春媽屄往外流的精液時,不由得上前用嘴巴她屄裏的精液都吸出來,用嘴送到了春媽的嘴裏,我把她的嘴捂住,她慣性的把濃濃的精液都咽了下去。
  「咳……咳……」春媽别精液嗆到了。
  這是春媽才有一點回神來。
春媽看到我,媚眼如絲的看着我,用手把自己臉上的精液送到了嘴裏,我知道我以後有了一個淫蕩的黑逼性奴了,她已經被我徹底征服了,再也離不開我了。
  我把春媽抱到了床上慢慢的撫摸着她豐滿的身體,她慢慢的從失控抽搐的狀态回複過來。
把她摟到懷裏滿足的抓住她的大乳房用力的揉搓着,說:「臭婊子,你那王八老公是怎麽就不要你了,你這臭屄操起來多嗨啊!」
  春媽一邊撫摸我的大陰囊道:「那個龜孫子不行,我到現在才知道老娘們被大屌操這麽爽,他那龜蛋在我身上動兩下就不行了。」
  我一聽哈哈的大笑了,還真是讓我撿到寶了。
她是在是累了,簡單的說了會話就沉沉的睡下了。
  自從我把春媽那個那個臭屄爆操了以後,她也漸漸的肯配合我的要求,我們的關系也開始變得很混亂。
  我睜開眼睛看到春媽還在我懷裏沉睡,我的雞巴插在她濃密的陰毛中這些日子春媽的身體被我不斷的滋潤,逼毛越來越黑,滿身的騷味也是越來越重。
  春媽的嘴邊和頭發裏滿是我留下的精液結的精斑。
我慢慢欣賞着春媽那熟女豐滿的肉體,也越來越是興奮。
我慢慢的把她的大腿分開露出了她那黝亮的屄,早上春媽的屄還略顯幹燥,茂盛的屄毛也因爲精斑糾結在一起。
  我輕輕的舔起了她的騷屄,不斷湧出來的騷臭和腥味刺激着我的神經。
我一邊撫摸着春媽的豐臀和大腿,我感到她的身體越來越興奮,不一會,春媽忽然用腿加緊我的頭使勁的挺了起來,随着春媽的一陣陣低吟,屄裏流出了大量的汁液。
  我一看時機到了,猛地把雞巴插了進去。春媽大叫道:「啊……啊……操我,操……啊……啊……啊……」
  我也是一陣猛烈的抽插。春娘随着不斷的高潮大概有五分鍾,她的身體出現的輕微的抽搐,她的屄裏也有些小便不斷的湧出。
  我感到了龜頭上被一股暖流噴到後猛地把雞巴拔了出來,春媽大叫:「啊!」
從春媽的屄裏噴出了足有一米的尿液,淋了我們一身。
我的雞巴也随即射出濃濃的精液,我狠狠的把雞巴插到了春媽的嘴裏,我濃濃的精液射到了春媽的嘴裏。
我把雞巴拔了出來随着一大股的精液從她的嘴裏流到了她那豐滿的乳房上。
  春媽劇烈的咳嗽了幾聲,我則仔細的把精液摸在了她的屄門和屁眼上。
  春媽回了好一大會的春媽回了好一大會的神,終于從高潮的快感中恢複了過來。
她嗔怪的看了我一眼,抱住了我的屁股,慢慢的把我雞巴上的淫液舔幹淨後,春媽又讓我躺倒了床上又輕輕的把我臉上的尿液舔了舔,她溫柔的抱住了我的頭放到她豐滿白皙的乳房上,對我說:「小祖宗,一大清早就把操你媽屄啊。看看春媽這麽大歲數了,都讓你操尿尿了。」
邊說着她摸上我的大雞巴,用力的揉着我的陰囊。
  我說:「春媽,你被操是養顔的,沒看你越來越年輕了。你啊,就是賤屄,要多操,多幹。」
說完我含住了她那沾滿精液和尿液的黝黑又大的乳頭,玩弄了起來。
  春媽:「啊……啊……好兒子、好寶貝了、我是賤屄、我欠操、我受不了了,我屄快爛了、饒了我吧。」
  我狠狠的抓了一把春媽白皙的大乳房,翻身把她擺成狗爬的樣子,白皙的打屁股中間有茂盛的陰毛長了出來,形成了一個 1字。
掰開她的大屁股還能看見她的屄還在往外流着精液和長滿陰毛的屁眼。
我用力的搓搓春媽的屁眼,用力的揉着她的屁股說:「春媽,把屁股撅起來,我要幹你的大屁股。」
  春媽:「小祖宗啊,不行啊,我屁眼太小,放不下你的大屌啊!來快幹我的臭屄啊,騷着呢,就等你操了。」
  我狠狠的打了春媽屁股一巴掌道:臭婊子,别廢話,把屁眼露出來。
春媽隻好雙手用力的分開了自己的大屁股,露出了臭氣熏天的屁眼,上面還有點點的黃屎星。
我用力的抓住了春媽的頭發使她的想後揚起,一隻手扶住了我的雞巴用力的往裏插。
  春媽不斷的大叫:「啊……啊!死鬼,幹死老娘的,你個婊子養的王八蛋,啊!」
  我的龜頭慢慢的插進了春媽的屁眼裏我感到春媽直腸上的褶皺緊緊的包裹着龜頭,摩擦着我的大雞巴,我也是興奮的抽插了起來,雞巴也是越插越深。
摩擦的她的屁眼越來越熱。
  春媽:「哦,哦,操,啊,啊……我屁眼……」
  我見她也有了感覺,也開始加速,直到我三十多公分的雞巴插進去了一半,我的每一下抽出都把她屁眼幹的翻起來。
  春媽:「啊!啊!壞了,操壞了,啊!」
  随着春媽的一聲大叫,我也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射了大概半分鍾,我的雞巴也慢慢的軟下來,随着我把雞巴拔出伴随着春媽無意識的呻吟:「額……額……啊……」
  再看春媽眼睛直直無神的看向前方,渾身滿是腥臭的精液,雙手還掰開,高高撅起的屁股露出被操開了的屁眼,裏面不斷的流出着精液。
我用手一扣,大股的精液流了出來,挂在她濃密的陰毛上。
  看着被我幹到失神的春媽,我感受到真實美好的一天啊!







相關閱讀
   
UT影音視訊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免費午夜激情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美女聊天視頻直播網站 ,美女秀聊視頻社區 ,同城約炮群 ,情色電影免費線上看 ,超碰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live173影音視訊聊天室
日本免費黃色視頻 ,免費真人黃播直播平台,真人秀场视频聊天室,美女QQ聊天視頻 ,多人視頻真人秀 ,免費群聊吧 ,台灣真愛旅舍視訊聊天室 ,live173影音視訊live秀 ,日本色、情微電影 ,Live173影音視訊Live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