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樂味的香蕉

 
63.3K

林丹陽是個順風順水的女孩子,出生于八十年代,是個標準的八零後。
林丹陽出身于書香門第,父母都是教授。
她的爸爸是一名音樂教授,母親則是美術教授,都工作在北城一所國本的大學裏。
林丹陽從小就長得活潑可愛,學習成績優異,而且因爲父母的職業關系,從小就是那種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女生,也就是我們俗稱的「別人家的孩子」。
  林丹陽的生活一直都是平平淡淡,沒有什麽波瀾卻又受無數人羨慕。
成績優異的她一路重點學校讀下來,大學讀的師範類院校,一畢業就順利地進入本地的重點高中當老師,工作不到一年就和自己青梅竹馬的戀人結了婚。
  林丹陽的青梅竹馬也是我們小的時候極爲厭惡的「別人家的孩子」。
他叫劉洋,身高一米八三,是很多人喜歡的陽光型男。
他是一名醫生,畢業與美利堅最著名的醫學院,博士畢業以後就回到了北城最有名的醫院當外科醫生,回來之後就和林丹陽結了婚。
  話說兩位俊男美女結婚,兩個人簡直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設的一對,本該惹人羨慕的小兩口本來應該繼續延續著他們順順利利的人生。
然而也許林丹陽的叛逆期來得太晚,直到結婚後一年,林丹陽遇到了一個男人,一個長著桃花眼的小開,左鵬。
  左鵬是一家中型影視公司的老板,這個公司全國都極爲有名氣。
一次在給自己弟弟開家長會的時候左鵬見到了林丹陽,頓時驚爲天人,想要將林丹陽簽下來做明星。
其實說起來也邪門,左鵬旗下有好幾個男明星現在火得發紫,然而簽下來的女明星無論怎麽樣都火不起來,即使花了大力氣捧得一姐鹿芝也達不到一線水平,而林丹陽卻具備了一切巨星的條件。
  林丹陽長得很美,清麗脫俗,有些像香港美女演員戴良純。
36D的胸部極爲挺拔,172厘米的身高即使做模特都夠用。
而且林丹陽從小跟父母學習音樂和美術,氣質極佳。
憑著左鵬那忽悠人不償命的架勢,林丹陽輕而易舉地被說動了,然而這卻在家裏引起了軒然大波。
  所有人都不同意林丹陽去當明星。
林爸林媽擔心娛樂圈的複雜會傷害到林丹陽,劉洋不喜歡林丹陽抛頭露面,而且拍戲還會和男演員拍吻戲床戲等,而劉父劉母則認爲林丹陽當個老師挺好,趕緊生個孩子,娛樂圈那麽亂。
然而最終誰也沒勸住林丹陽,還是和左鵬簽了約。
  話說左鵬確實是個人才,輕而易舉地將林丹陽送進幾部大戲當配角,沒想到林丹陽演技潛力非常大,配角都能搶了主角的光芒。
接著左鵬請來著名的編輯爲林丹陽量身打造一部戲,沒想到林丹陽扮演的角色人氣飙升。
趁熱打鐵接了幾部戲,沒想到林丹陽人氣成火箭版的架勢飙升,直逼一線紅星,也許她再努力一兩年,一線的位置已經會坐得很穩了。
  然而林丹陽事業春風得意,生活卻過得不好。
林父林母見林丹陽鐵了心地進娛樂圈當明星,無奈之下只能拜托認識的人照顧。
林父林母教書多年,桃李滿天下,人脈極廣,這也是林丹陽順順利利的原因之一。
  但是林丹陽婆婆和劉洋卻很不滿林丹陽拍戲。
劉母始終認爲女人最重要的責任是相夫教子,林丹陽和劉洋結婚兩年多沒有孩子不說還去當明星,劉母極爲不滿,一遇到林丹陽就指桑罵槐,數落林丹陽。
劉洋現在與林丹陽見面也少了,每天看到林丹陽與其他男明星交往就怒火中燒,自然一遇到林丹陽就冷言冷語了,搞得林丹陽煩不勝煩,最後竟然在外面租了個房子住。
  林丹陽與劉洋的關系越來越惡劣,另一個原因就是左鵬了,左鵬將林丹陽一手捧紅,可以說林丹陽對左鵬極爲感激。
左鵬極爲帥氣,是那種壞壞的類型,俗話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左鵬這個壞小子經受的女人不計其數,花花公子之名人盡皆知。
  話說左鵬確實有做花花公子的資本:左鵬身高181厘米,身材極棒,六塊腹肌下那19厘米的大屌讓無數女人著迷。
在林丹陽與劉洋冷戰這段時間裏,左鵬極盡能事,每天體貼關懷林丹陽,弄得林丹陽感動不已,沈浸在與左鵬的愛河中,愈發覺得劉洋呆板,不懂浪漫。

  二月十四日,國際情人節,左鵬約了林丹陽去西餐廳吃了一頓浪漫的燭光晚餐,這是劉洋以前從來都沒有爲林丹陽做過的。
劉洋這個人雖然是「海歸」,但是卻一點也不喜歡西餐,甚至有些厭惡,據說是當時在美國勤工儉學留下的後遺症。
  兩人吃完晚餐之後,左鵬就要去林丹陽租的房子那裏待會。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這麽明顯的暗示都能明白,也許是感激,也許是這段時間以來左鵬無微不至的照顧以及林丹陽心中産生的那一點情愫,于是她點點頭就答應了下來。
  到了林丹陽家裏,林丹陽給左鵬倒了杯水就去洗澡了,左鵬則在客廳裏看電視,聽著浴室裏「嘩嘩」的流水聲,左鵬一點也沒看進去電視裏在演什麽。
過了一會,左鵬剛想去浴室,就見林丹陽從浴室中出來了。
  林丹陽穿著一條黑色的吊帶絲質睡裙,睡裙下曼妙的身材展露無遺,暴露在空氣中的香肩和胸前雪肌,更是散發著一種成熟誘人的魅惑。
  左鵬心頭一熱,過去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說道:「丹丹,你真美,看到你我心都要酥了……」
  林丹陽聽了心頭一甜,笑罵道:「你這個壞蛋,就知道說好聽的話哄人。」
  「除了哄人,我還會其它的。」左鵬在林丹陽耳邊呵氣道,雙手已經在她的腰臀之上撫弄開來。
  林丹陽心頭一緊,毫無反抗之力地任他輕薄著,喘息道:「鵬哥,別這樣,我們做點其它的吧!」
  左鵬吻著林丹陽鵝般的雪頸,問道:「做什麽?」
  劉丹陽說道:「你教我吹埙吧!」
左鵬別看是個老板,然而他的音樂素養極強。
很多人都沒見過的埙他吹得卻極好,當然這也是泡妞的一大力器。
林丹陽就見過左鵬有一次吹埙,帥氣極了,不明來曆的感覺撲面而來呀!
  左鵬一路吻上去,咬著她的耳垂道:「其實我更擅長教人吹箫。」
  「壞蛋!」林丹陽雙頰绯紅的捶著他的胸膛說。
  「好,我就教你吹埙。」左鵬攔腰將林丹陽橫抱而起,進臥室找陶埙去了。
  林丹陽兩條白嫩的小腿從絲質睡裙中伸出,腳丫朝天翹起,雙腿隨著左鵬的走動一晃一晃的。
林丹陽很享受這種被抱著的感覺,伸出皓腕勾住左鵬的脖子,用力地擡頭向左鵬的側臉吻去。
  兩人跑到被窩裏,左鵬靠在床頭,林丹陽則拿著埙依偎在他懷裏問道:「鵬哥,這個東西怎麽吹啊?」
  「喏,這個是吹孔,這些都是音孔,你用手這樣拿著……」左鵬握住林丹陽的小手,手把手地教授起來。
等林丹陽自己試吹的時候,左鵬的手卻滑到林丹陽的香肩上,將她睡裙的吊帶拉到手臂上,頓時就露出誘人的蕾絲內衣和挺翹的乳房邊緣。
  林丹陽還在假裝吹埙,左鵬的一只手已經按在了她的酥胸之上揉起來,另一只手拉起她睡裙的裙擺,漸漸伸到雙腿之間。
  「嗯……」林丹陽再不能裝下去了,雙手執著陶埙還放在嘴前,但一雙美目卻已經閉起來,雙腿更是將左鵬的手夾得緊緊的。
  左鵬撥弄著林丹陽胸前的櫻桃,並沒有再進一步侵犯,而是在她耳邊柔聲問道:「丹丹,給我好嗎?」
  「嗯。」林丹陽的聲音細若蚊呐。
  左鵬的手指伸進那濕潤的地方一挑,臉上盡是得意的笑容,說道:「丹丹,你剛才說什麽?我沒聽見。」
  林丹陽的雙腿夾得更緊,臉頰上紅霞亂飛,咬著下唇忍著呻吟不肯說話。
  左鵬埋頭下去,嘴唇含住一顆櫻桃吸吮起來,接著舌尖又是一陣掃動。
林丹陽已把陶埙扔到一邊,雙臂死死地抱住左鵬的腦袋,奮力地挺起胸膛,臉上盡是難受的表情。
  林丹陽的睡裙已經褪到腰間,裙擺也被左鵬給掀起來,軟弱無力地被左鵬壓在身下。迷迷糊糊間又聽到男人問:「丹丹,給我好嗎?」
林丹陽腦子裏像是情欲炸開一樣,羞人的話脫口而出:「鵬哥,丹丹什麽都給你,你快要我吧!」
  話一出口,林丹陽就感覺自己的雙腿被分開,小手也被拉下去握到一個滾燙的巨物上,嚇得她連忙將手一縮。
但已經晚了,林丹陽的手被牢牢地抓住,只能握住那滾燙的巨物,漸漸湊向她的腿根處。
  那裏早已經泛濫成災,可那壞家夥卻偏偏不肯進去,不斷地在外面來回摩擦著,讓酥癢難耐的林丹陽忍不住主動挺胯迎去。
  「叮咚!叮咚……」外面隱約出來門鈴聲。
  「操,誰他媽的打擾老子好事!」左鵬罵了一聲,直接將睡裙挂在腰間的林丹陽抱起朝外面走去。
  左鵬抱著林丹陽來到門後,卻並沒有去開門,雙手仍舊一刻不停地撫慰著懷中的美人。
門外那人按了一陣門鈴後,突然用手拍門喊道:「丹陽,我知道你在裏面。你開開門好嗎?以前都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我愛你,我這輩子只愛你一個,求求你回家吧……」
  林丹陽聽到這聲音,情欲立即消退不少,小聲道:「糟了,外面是劉洋。」
  左鵬笑問道:「丹丹,現在我們是不是奸夫淫婦被堵在房裏了?」
  林丹陽羞惱道:「就會胡說八道。」
  「不信你看看什麽情況?」左鵬笑道。
  林丹陽低頭一看,兩人現在的樣子讓她羞意大盛:左鵬渾身都是光溜溜的,而林丹陽身上則只剩下一條睡裙,還都卷在腰際。
她一雙玉臂熱情地勾著左鵬的脖子,雙腿卻頗爲淫蕩地盤在左鵬腰上。
  林丹陽現在還沒跟劉洋離婚,怎麽說也屬于法定的夫妻關系。
想到丈夫就在外面,一牆之隔的自己居然如此,林丹陽又羞又驚,腿根處左鵬那滾燙的東西又在不時地亂頂,偷情與羞怕的刺激讓她渾身都顫抖起來。
  「丹丹,我進去了。」左鵬壞笑道。
  「嗯?」林丹陽還沒明白左鵬什麽意思,腿間那挑逗她多時的東西已經毫無徵兆地闖了進去。
  林丹陽感覺自己好像瞬間被填滿了一樣,全身僵直得不能動彈,額頭冒著汗道:「好大!慢一點……」
  「砰砰砰……」隨著左鵬的衝擊,劉丹陽的後背不時地撞著門板發出響聲,而門外的劉洋還在拍門求妻子原諒他。
  及至左鵬衝擊的力道增大,那撞擊聲也越來越大,林丹陽的身體不由自主地迎合,口中卻哀求道:「鵬哥,你輕一點,外面會聽到的……輕一點點就好。」
  劉洋在外面敲了好久也沒人開門,只能悻悻然地離開了。
現在林丹陽電話不接,門也不開,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
  ***    ***    ***    ***
  第二天早上太陽都升得老高,林丹陽才醒,卻看到左鵬早就醒了,正在親自己的側臉。
左鵬見林丹陽醒了,就把林丹陽的小手放到了自己的小弟弟上。
  感受到左鵬分身的滾燙溫度,林丹陽小手一顫,驚訝地道:「昨晚做了好幾次,它怎麽又變大了?」
  左鵬叫屈道:「丹丹,有你這個大美人在懷裏,它能不大嗎?」
  「要死啦,又來哄我!」開林丹陽心地笑道,小手卻在小夥伴的腦袋上拍了一下,痛得左鵬倒吸涼氣。
  兩人說了一陣情話,林丹陽問道:「都十點半了,你今天要不要去公司做事啊?」
  左鵬嘴上抹蜜道:「什麽事也沒丹丹你重要啊!」
  林丹陽知道這個壞家夥是在說好話哄她,可卻百聽不厭,左鵬每說一次她就高興一次。
  林丹陽正在高興間,左鵬突然拍拍她的翹臀說:「趴下。」
  「你又要啊?」林丹陽立即明白心上人的意思,雖然她的下體有些不舒服,但還是非常聽話的趴在床上,雪臀高高翹起,擺出那羞人的姿勢。
  感覺到昨晚帶給她無窮快樂的小東西緩緩進入,林丹陽雙手抓著床單,咬牙忍住沒有發出聲響。
由于左鵬的小夥伴體型太大,加之她又久未經人事,昨晚連番酣戰之下,林丹陽的下身早已受傷,表面起了輕微的紅腫。
  心愛的男人「性致勃發」,林丹陽不忍違他的心意,咬著銀牙忍痛承受著一次次衝擊,終于漸漸地進入了美妙的狀態,閉著眼睛輕聲地呻吟起來。
  半個小時後,林丹陽早已手腳癱軟,有氣無力地貼在床面上,任由男人盡情地享用著她的身體。
直到一股灼熱的精華進入體內,林丹陽突然一聲嬌呼,全身不由地顫抖痙攣起來,肌膚變成玫瑰的紅色,趴在那裏不時地抽搐一下。
  良久林丹陽才緩過勁來,慵懶地蜷縮進左鵬懷裏說:「剛才的感覺好奇怪,好像飄在雲上面一樣,一直都不能落地。」
  林丹陽冷落了劉洋很長時間,劉洋仍舊愛著林丹陽,所以無奈地接受了林丹陽進入演藝圈的現實,然而林丹陽卻沒有跟左鵬斷絕關系,兩人不時出去約會,做愛。
被兩個男人滋潤的林丹陽愈發嬌豔了,演藝事業也越來越好。





相關閱讀
   
真爱旅舍视频聊天室,情色聊天室,午夜交友聊天室,173免費視訊,真人性爱聊天室,台灣戀戀視頻聊天室,午夜裸聊直播间,台湾色情视讯聊天,小可愛視訊聊天室,金瓶梅視訊聊天室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聊天室你懂的,真爱旅舍视频聊天室,18pps影音視訊聊天室,UT美女視訊聊天室UT聊天室UT網際空間UThome,午夜福利美女视频网,qq愛真人視訊聊天室,小可愛視訊-玩美女人視訊,美女视频秀聊天室,台灣真人美女直播聊天室,Live173-影音視訊聊天室-免費視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