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蘭菊竹之媽媽春梅和三個姐妹

 
63.3K

我的名字叫做陸澤男,是一個不太普通的男生。我在很小的時候就看過一本叫做《壞蛋是怎樣煉成的》的小說,很崇拜文中的謝文東,希望也能夠和他一樣成為一位地下皇帝,主宰自己的命運,不再受人欺負。

小學畢業後的我,根據父母的意思離開家裡到省城進入了全省最好的中學學習,但我卻期待著能夠向謝文東一樣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勢力,問鼎黑暗世界。

所以從踏入初中的一刻,我就開始在社會上混跡,憑藉著一股狠勁,一股不要命的氣勢很快就在這一片的中學中打出了名聲,甚至於很多次都和那些社會上的混子真刀真槍的干一架,受傷更是家常便飯,不過讓我感到欣慰的是自幼跟隨隔壁王大爺練就的一手八卦掌和飛刀技術讓我在這麼多次的戰鬥中,總能站到最後,至於王大爺是怎樣一個深藏不漏的人,我也不知道,我很感激他交給我的一切,他的一切秘密隨著他的去世消散了。

初中三年過得很快,我也過得很愜意,由於學校在外地,我有更多的時間去打出一片天,由於是重點學校,老師們都依靠學生的自覺去學習,根本不管我們,尤其是我這種混社會的,他們眼中的混混,他們更是懶得管我。學校的老師也知道我是幹嘛的,也懶得管我,也沒有給我的家裡打電話。

初中畢業後的我,依靠著近乎逆天的運氣,我走進了一所重點高中,不過自己依舊經營著自己的黑社會勢力,初中三年的打拚,我在這座城市經營起了自己的勢力,就像書中謝文東所做的一樣,擁有了自己的社團。

不過說句實話,我知道混黑道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所以知道現在,我的家人都不知道我在幹什麼,跟著我混的那些人也不知道我的家人是誰,是幹什麼的。

而混跡黑道卻是一件很讓人心碎的事情,心中有苦,不能說,只能用敵人的鮮血麻痺自己。很苦,很苦。而每次回到家裡的我都很願意把自己的頭埋在媽媽和兩個姐姐的胸口去帶著一絲絲猥瑣的笑容享受那短短的溫馨。

現在我已經十八歲了,是一名高三的學生了,高中兩年的打拚,我終於當上了這做城市的地下皇帝,然後接手了整個省的黑道,我用了五年時間,做到了謝文東用三年做到的事情,做到了很多混跡黑道的人,一生都做不到的事情。

終於坐上了這個位置,我真的很欣慰,不過我也沒有謝文東那樣的機遇,終究是只能作為一個省的地下皇帝罷了。我也認識到了自己的實力。高三那年我把自己一手建立的青星會交給了那些跟著我打天下的兄弟們。

曾經雙手沾滿血腥的我現在正視圖把自己變回一個普通人,把自己從一把鋒芒畢露的寶劍,變成一把藏於劍鞘之中的利劍,把殺氣與戾氣內斂於心。

其實最初想到混黑,是希望能給自己的妹妹冬竹,創造一個安定環境,後來就想著去主宰一切了。

到了高三,我不在為幫會的事情費心了,自己安心的作為一位幕後黑手,操縱著一切。享受著幫會企業的分紅,日子過得很愜意。

這天剛剛完成期末考試的我剛剛走出校門就看到我的老朋友劉文披著一件西裝,嘴裡叼著一根香煙向我走了過來,所有人看到劉文,都迅速的躲到一邊,在這一片劉文可謂是惡名遠揚,誰不知道他是最有名的流氓啊。

我們和劉文是老朋友了,初中的時候就在我生活的城市最臭名昭著的學校,幾乎是和我一起混黑道,只不過我是帶著別人混,他是跟著別人混,初三那年,他的老大帶著他來到省城加入了青星會,他也跟了過來,在我控制了整個城市的黑道之後,我把那些小混子們全交給了劉文管理,畢竟他的資歷太短,根本不可能當上黑幫老大的。

看到劉文向我走了過來,我無奈的一笑,早就跟他說過不要這麼高調的來找我,但是他就是不聽。劉文走到我面前停了下來,摘下了他那裝逼的墨鏡,扔掉了嘴裡的煙頭,對著我笑了笑。

看著他的笑臉,我在眾人的議論聲中,和他一起離開了,隨著我們的走遠,那些嘰嘰喳喳的議論聲也算是消散了。

劉文帶著我走進了一家酒店,他走到前台對櫃檯的服務員說要開一間房間,看到服務員那帶著一絲詭異的眼光,我不禁感到一陣尷尬,真是的,我都在社會上混了這麼久了,可是每次和劉文到酒店都會覺得尷尬。

在服務員的那奇異的眼光下,我和劉文快速的來到了房間裡。

走進房間裡,我把門輕輕掩上,我從身後抱住了劉文,輕輕的吮吸著他的耳垂,用舌頭在他的耳朵裡舔弄著,劉文感受到我的行為,微微顫抖了一下,輕輕的笑了一聲,輕輕掰開我的手轉過身來,和我吻在一起。感受著他舌頭柔軟的感覺,真的好懷念這種感覺啊,我真的喜歡這種感覺啊,雖然我高中以後也和很多女人有過,但是不得不承認,我還是喜歡這種和同性的感覺,和劉文一起的感覺,性愛和單獨的性交是完全不一樣的。

我不是對女人完全沒興趣,只不過我的要求有些高吧,畢竟從小就在三個美艷女人,母親和兩個姐姐的包圍中長大,一般的女人我不感興趣,但是和所有的男孩子一樣,母親和姐姐都是我們最初的性幻想的對象。不過一直沒遇到給我和姐姐母親一樣感覺的女人,後來遇到劉文,我喜歡上了和他一起享受的感覺。

我一把把劉文推倒在床上,緩緩解開自己那土氣的校服,用最快的速度脫下了自己的衣服,漏出自己精壯的身體。撲在劉文的身上,解開他的襯衫,用舌頭在他的乳頭上打著圈,輕吻著他的胸膛,用唾液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晶瑩的細線,由胸口一直到肚臍,輕輕打開他的皮帶扣,試圖脫下他的牛仔褲。

其實我一直很討厭他穿牛仔褲,因為實在是太難脫了,實在是難過,不過經過多次的練習,我依舊很快的脫下了他的褲子,連內褲一起脫下扔到了一邊。

看到他的分身緩緩的立了起來,我一把握了上去,輕輕的套弄起來,劉文舒爽的呻吟起來,聽到他的聲音,我更加賣力的套弄著他的分身,看著他害羞的感覺真的是一種享受啊,一個平時在外面敢打敢拚的傢伙,竟然在我面前漏出這種羞澀的表情真的是一種享受啊。想到這裡我不禁發出一聲怪笑,正在享受著我的愛撫的劉文似乎突然有些嚇到的樣子,連忙坐了起來,漏出一副惶恐的表情。

我也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只是狠狠的握了一下手中劉文的分身,劉文有些吃痛,輕輕的叫了一聲。這時我才反應過來,輕笑了一聲。劉文看到了我笑了,有些憤怒的翻身把我壓在床上,一下含住了我的分身。只感覺到自己的分身進入了一個溫暖的腔道之中。在為我口交過的所有人中,劉文是讓我感覺最舒服的一個,很多時候女人的口技是沒辦法和男人比的,畢竟男人更瞭解自己需要什麼樣的感覺。

儘管已經和劉文歡好了無數次了,看著一個同學眼中的惡霸在我的身下為我含弄著自己的分身,還是覺得一股征服感油然而生。

感受著劉文給予我的快感,我感覺到自己似乎到了一個極限,我一把把劉文拉了起來,把他按在了床上。劉文似乎知道將要發生什麼,微微弓起身子。我在他的背上輕輕舔了一下,用一根手指緩緩的刺進他的菊花之中,感受著他那雛菊的緊致。

感受到劉文似乎已經準備好了,我扶著自己的分身對著劉文的雛菊輕輕的插了進去,只感覺到一陣強烈的擠壓感由分身直傳大腦真的是舒適啊。我雙手環住劉文的腰貼合在他的身上,一邊挺動著分身在他的雛菊中進出著,一邊套弄著他的分身,讓他享受雙重快感。

每次和劉文歡好都讓我很有感覺,從我開始混黑道開始已經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個女人了,而同性的伴侶一直只有劉文一個人。而劉文每次和我歡好的時候那輕輕的鼻音一直是我的最愛,他不會發出那種像嚎叫一樣的聲音,只會發出一陣陣讓人舒適的鼻音。那種輕哼反而更能激發我的慾望,讓我更加努力的在他的身上征伐。

突然劉文的身體一顫,一股滾燙的精液從他的分身噴湧而出,全部噴到我手上。感受到劉文的噴湧,我也加快了抽插的頻率,不多時我把一注濃濃的精液注進了劉文的菊花之中。

宣洩過後的我們,稍微的清洗了一下,穿著浴衣坐在床上。我看了看劉文,說道:「說吧,來找我什麼事啊,你才不會無緣無故的來找我吧,千萬別說是寂寞了,我不信。」

劉文聽到我的問話,稍微笑了一下,撓了撓頭說道:「你也知道,現在我被那幾個大人物看中,讓我更多的去接手一些幫派裡的事物了,你放心不是因為你的關係,我也很努力的。放心不會讓你丟臉的。」

「以後說話,能不能甩甩干呢。」聽到劉文說了這麼半天愣是沒一句有用的,我忍不住吐槽道。

劉文聽到我的吐槽,有些尷尬,連忙接著說道:「你記得咱們市有一個叫做盛雲集團的吧,前一段時間他惹到了我們了,由於最近嚴打,那幾位老大也不敢有太大動作,只不過是用手上的那幾家企業狠狠的拾掇了他們一把。昨天他們的老總來到省城謝罪了,希望我們能夠高抬貴手放他們一馬。」

聽到劉文的話,我在自己的記憶中翻尋了好久,視乎覺得自己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的感覺,於是向劉文稍微詢問了一下。

「我也不清楚,據說原來不是叫這個名字,後來改的,原來叫什麼,我也沒再去洗打聽。」劉文解釋道。

聽到這裡我也懶得再去打聽了,於是向劉文問道:「你告訴我這件事,不會只是因為這家公司在我們市吧,這點事好像不值得你告訴我吧?」

「這當然不是主要的原因了,那幾位大佬讓我來找你主要是想問問,那個公司的董事長和經理準備讓幾個女人來和我們談談。」劉文說道。

「什麼意思,要用女人來搞公關嗎,用幾個女人換取我們的寬恕嗎。」我打斷了劉文的話。

「可以這麼理解吧,那幾個大哥說,對我們混黑道的來說’ 色’ 字,是最可怕的,可以殺人放火,不能淫人妻女。再加上這次的事情說大也不算大,所以那幾個老大就決定這這樣算了吧,但是人家既然已經把女人都送來了,我們再不要是不是太那個了,這次是公關,不算犯戒的。」劉文說道。

「哦,也就是說,那幾個傢伙準備把這幾個女人拿來玩玩嗎。如果真的是按照你說的,是他們自願用女人做公關的,那麼他們想怎麼做隨意,我不管。不過替我轉告他們,玩玩就好了,別總想著把女人都變成自己的奴隸,注意尺度吧。」

我以為劉文是幫那幾個人來請示我的,於是很隨意的回答道。

聽到我的回答,劉文尷尬的搖搖頭說:「澤男你誤解我的意思了,他們的意思是,想讓你去享受一下,畢竟你才是這個幫會的老大,你去玩是應該的。還有就是……」

「還有什麼?」我聽到劉文有些遲疑的聲音,我不禁問道。

「他們說,外人很少有人知道你是青星會的老大,你去玩的話,幫會裡的人不會有意見,再加上他們也有些年紀了,害怕被這幾個女人搾乾出醜。你年輕力壯,雞巴大你去比較合適。」劉文解釋道。

聽到劉文的話,我啞然一笑,這些人真的很有想法,這種理由都能被他們想出來。

我稍微想了一下說道:「好吧,我答應了,那幫人都想出這麼詭異的理由了,我在不答應,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了,他們準備安排在哪裡呢。」

聽到我答應了,劉文對我說:「就是後天,這個週末,安排在月海酒店,到時候他們會接你的。」

聽到劉文的話我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下一秒,我又把劉文按倒在床上,輕輕撫摸他的鼻尖說:「好吧事情是不是已經說玩了,我們該開始下半場了。」

又是一場盤腸大戰開啟。

轉眼到了週末,我剛剛走出校門,就看到我的老部下,老沙靠在一部賓士邊上,衝我招手。我不顧周圍人的眼光,走過去拉開車門坐了進去。看到我如此直接的行為,老沙笑了笑拉開另一側的車門坐了上來,示意司機開車。

車輛行進中,我向老沙說道:「你們幾個真行,這麼絕的主意都想得出來。」

聽到我的話,老沙嘿嘿一笑說:「澤男,這次盛雲派來的女人,據說是他們董事長和經理的女人哦,並且很有味道哦,據說這個集團能混到現在地步,和這幾個女人的公關能力很有關係,今天你可不要被他們拿下了哦。」

聽到老沙的話,我輕輕的笑了一聲,搖了搖頭,再沒說話了。

不多時,我們到了本市著名的月海酒店,這裡也是我們青星會的產業,我和老沙走了進去,在大廳等候的老山遞給我一張房卡,讓我去房間裡等著,說一切都安排好了,讓我好好享受,之後就和老沙一道喝酒去了。

看著這倆不靠譜的手下,真的覺得無奈,我當初怎麼找了這麼兩個貨當手下。

看著手裡的房卡,我知道這是頂樓閣樓的房卡,真是準備的夠充分的。

在一個服務生的引導下,我來到了這間閣樓。在賓館剛剛被我們弄到手的時候,我可是狠狠的來這裡享受了幾次,後來也沒怎麼來過了。

這間閣樓其實設計的還是很不錯的,二層的閣樓樓上是三件臥室,一樓是一個七十平米的大廳,還有一間很壯觀的浴室,我很喜歡。

我先去浴室裡稍微清洗了一下,在客廳的沙發上緩緩坐下,打開面前的一瓶紅酒,看著那鮮紅的酒水在酒杯中晃動,回憶著自己這麼多年經歷的一切。真的感慨萬千。

真當我在回想過去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我拿起了桌面上的面具帶了起來。

這時我聞到一陣香氣從身後傳來,一隻玉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只聽得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小帥哥,你就是青星會的那位大人物嗎。」

另一個女人的聲音同時傳來,「媽媽,看來錯不了了,看他這份鎮定的樣子,一般人哪有這份定力。」

聽到這兩個女人媚意十足的聲音,以及一句掩飾的很好誇讚,我不禁感到一陣心神蕩漾,也對這兩個女人有些敬佩,真不愧是能被派來和黑幫做公關的女人,我輕輕握住那隻小手,轉頭看去。想看看這究竟是怎樣的兩個女人。

但是一轉頭,當我看到這兩個人的面容之後,真的是嚇壞了。我真的沒想到,竟然是三個人不是兩個,還有一個人進來之後步子很輕,也沒說一句話,我竟然沒有發現她的存在。而更讓我驚訝的是這三個厲害的女公關竟然是我的老媽李春梅和大姐陸夏蘭還有二姐陸秋菊。

從劉文和老沙那裡得到的消息來看,她們似乎是一幫在業界很有名的女公關,很有能力,說白了就是一些賣弄肉體去換取利益的女人,可是我真的沒有想到她們竟然是我最親密的家人,這真是沒有想到啊。

看到了母親他們的出現再聯想到劉文說的她們似乎是那家公司董事長和經理的女人,我也終於想起來自己為什麼會對這家公司有印象了,原來就是父親當經理的那家公司了。沒想到啊,太久不回家了,我的家人竟然帶給我這樣一個驚喜,不過讓我欣慰的是,沒有看到我那個小妹妹出現在這裡。

媽媽和姐姐們看到我這個樣子,似乎沒覺得什麼意外,想來很多見到她們的男人都會漏出這種表情吧。

母親春梅雖然有四十五歲了,但是身材真的保持的很好,穿著一身性感的衣服,真的把熟女的氣質展現的淋漓盡致。大姐夏蘭擁有著一對傲人的E- Cup的胸部還有一張迷死人的瓜子臉,真的是要大的地方大,要小的地方小。而二姐雖然身材不如媽媽姐姐那麼傲人,但是那一張精緻鵝蛋臉,微微帶一點嬰兒肥的感覺真的很有質感,搭配上勻稱的身材,據說迷死了他身邊無數男生。看著穿著低胸,開叉長裙的兩位姐姐,真的是讓我臉紅。

而媽媽姐姐們看到我沒有面具遮掩下的臉微微泛紅,不禁掩口一笑。夏蘭姐姐走到我身邊坐了下來,一手攬住我的肩膀,而另一隻手則不客氣的直接向我的胯下摸去。而一旁的媽媽也走過來坐在我身旁同樣的摟住我,同時也和夏蘭姐姐一樣一隻手探向我的胯下。

而進門之後就一言不發的秋菊姐姐更是直接,直接在我的面前跪伏下來,解開我的皮帶,把我的分身掏了出來。

但是我分身的大小確實足足讓他們驚訝了一把,秋菊姐姐進屋後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好大啊,今天看來會很過癮的。」說完低下頭,把我的分身含了進去、

從夏蘭姐姐坐下開始,我的大腦就陷入了一個空洞,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直到秋菊姐姐把我的分身含到嘴裡之後,我才回過神來,眼含驚異的看著她們。

媽媽似乎覺得我很可愛的樣子,輕輕的舔了一下我的耳垂,說道:「小帥哥,你這是怎麼了,一個黑幫老大就這麼靦腆嗎,這可不像樣子啊。」說完嗤嗤的笑了起來。

聽完媽媽的話,我不禁冷笑了一聲,示意正在我胯下含弄分身的秋菊姐姐把我的褲子脫了。秋菊姐姐有些生氣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怪我打斷她和這條大雞巴的交流一樣,怨恨的把我的褲子連同內褲一起脫了下來。之後又很快的含住了我的分身。

媽媽和兩位姐姐原來一直是我性幻想的對象,今天既然送到嘴邊了,她們還不知道是我,索性就吃了她們,其他的吃完再說。

我斜著眼瞥了媽媽一眼,一把把媽媽的低胸長裙拉了下來露出那一對豐滿的乳房,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孕育了我們四個子女的緣故,乳暈已經顯現深褐色了。

但是不得不說還是很有感覺的。

我輕輕的咬住一個,吮吸起來,就像一個孩子在吮吸母乳一樣,輕輕的吮吸著,出乎我意料的是,竟然還能吸出乳汁。我不禁抬頭看看媽媽,媽媽有些得意的看了我一眼,一把把我的頭按在了她的咪咪上。

母乳的滋味,我已經有十多年未曾嘗過了,今天再次有機會品嚐母親的乳汁真的是太幸福了,母親輕輕撫摸著我的頭,就像十多年前,她懷抱著我,為我哺乳一樣。

到了這會,我也懶得再去忍耐了,亂倫什麼的早就被我拋到腦後了,這會我的身份是黑社會的老大,一個徹頭徹尾的壞蛋,何必再去計較太多呢,我把母親,的長裙撩到腰際,定睛往母親下身看去,母親真不愧是厲害的公關啊,為了今天這種場合竟然連內褲都沒穿,母親看到我直勾勾的盯著她的蜜穴,於是自己輕輕用手分開兩片陰唇,把濕的一塌糊塗的蜜穴展示給我看,並且狐媚的瞥了我一眼,示意我可以在她成熟的肉體上為所欲為。

在二姐的舔弄下,我的雞巴早就堅硬如鐵,這會母親又這樣的誘惑我,我再不抑制自己了,把母親的雙腿扛在肩上,腰部一挺,把分身對著母親的蜜穴插了進去。

可能我的雞巴真的不算是小吧,甫一進去,母親就舒適的叫了一聲,這聲音如此誘人,如此引人著迷。聽到母親的呻吟,我大力的聳動著腰,只希望能夠好好的享受母親的肉體。一旁的大姐和二姐看到我已經開始玩弄起了母親,便自己脫光了衣服,一邊一個坐在母親身邊,一邊玩弄母親的乳房,一邊熟練的用手在自己的蜜穴中抽插著,大聲的呻吟著。

我以一個黑幫老大的身份一邊玩弄著母親,一邊聽著兩個姐姐的呻吟,這種感覺真的是太有感覺了,玩過那麼多女人了,真的沒有想過和女人的性愛能給我這麼強烈的刺激。

正當我準備好好再享受母親的肉體的時候,母親突然發出一聲高昂的呻吟,緊接著,我只感到一陣強烈的緊縮感從分身傳來,讓我險些精關失守。

感受到母親高潮了,我也漸漸停下了抽插的動作,讓母親可以稍微緩緩。突然我感覺到自己的手被人拉住了,原來是夏蘭姐姐,看到我的動作漸漸緩了下來,她鬆開了母親的乳房,拉著我的手去摸她那濕淋淋的蜜穴,我轉頭看了看夏蘭姐姐一眼,知道她已經期待很久了,於是把分身從母親的蜜穴中退了出來,用同樣的姿勢對夏蘭姐姐展開攻勢。一旁秋菊姐姐看到我把分身插進了夏蘭姐姐的蜜穴裡,不禁有些自責,因為自己的一時大意竟然讓夏蘭姐姐搶先了。但是秋菊姐姐明顯也不是省油的燈,她拋下還在沙發上喘息的媽媽,跪伏在我身後,輕輕的舔弄起我的肛門。

秋菊姐姐的舔弄讓我全身一顫,除了劉文這時第一次有人舔弄我的肛門,要不是因為我有時候經常為了追求快感會和劉文玩攻守異位,可能秋菊姐姐的這次提舔弄就能讓我射了出來。

夏蘭姐姐不像媽媽那樣只會咿呀咿呀的叫著,她的叫床不可謂不瘋狂,各種淫言浪語,層出不窮,什麼好哥哥肏的妹妹快死了,大雞巴頂到人家的屄芯子了……這種話我只在那些小姐那裡聽到過。不過這種話從自己的親姐姐口中說出來感覺可就完全不一樣了。聽著夏蘭姐姐那瘋狂的叫床聲,我也每次都頂到底的狠狠的肏弄著夏蘭姐姐,很快夏蘭姐姐也到了爆發的邊緣,全身狠狠一顫,蜜穴緊緊收縮。真不愧是母女啊,連高潮時的反應都一樣。

看到夏蘭姐姐高潮了而我還沒射,秋菊姐姐興奮的站起來,跪在沙發上,撅起屁股,用手掰開自己的圓潤的屁股對著我,看到秋菊姐姐這麼主動,我也不客氣,扶住秋菊姐姐的腰,輕輕的把分身送了進去。秋菊姐姐的叫床和媽媽夏蘭姐姐都不一樣,秋菊姐姐只會輕輕的喊著舒服,人家好爽一類很常規的辭彙,但是這種辭彙更能激發我的獸性。

一陣陣啪啪啪的肉體碰撞聲,使得正在高潮餘韻中的母親和夏蘭姐姐轉頭向我們看來,媽媽和姐姐可能是為了讓我更有感覺吧,於是在我面前表演起了同性親吻,互相愛撫著,看到姐姐和母親的這一幕真的讓我很受刺激,我再也不剋制自己,狠狠衝刺幾下之後,精關一鬆,把一注注濃精射進秋菊的蜜穴之中,被我的精液狠狠淋在子宮裡,秋菊姐姐也來到一個絕頂高潮。

隨著分身的退出,秋菊姐姐蜜穴中的精液緩緩流出,母親和夏蘭姐姐連忙俯下身子,把秋菊姐姐蜜穴中的精液吸了出來,含在嘴裡互相親吻著。看著自己的精液在母親和兩個姐姐嘴裡來回傳遞著,真的是讓人亢奮啊。

母親和兩位姐姐玩了一會也停了下來,裸著身子坐在沙發上對我說:「怎麼樣,小帥哥,我們服侍的你還不錯吧。」

聽到母親的話,我點了點頭,看來母親她們真的是專業的公關,剛剛才和我大戰一番,這會就要準備談條件了。

「那,既然您覺得還不錯的話,能不能高抬貴手放我們盛雲一馬呢,當然了,您要是覺得還沒過癮的話可以繼續哦。」母親對著我提出了條件。

聽到這裡,我有些心痛,看來母親是真的把自己的肉體當做交易的砝碼了。

我看了一眼正在互相愛撫的兩位姐姐一眼,走到母親面前,解開了襯衣,拉著母親的手摸上了我腹部的十字型胎記。

突然看到這個胎記的母親,似乎被嚇到的樣子,全身一顫,尖叫了一聲。把正在互相挑逗彼此的夏蘭姐姐和秋菊姐姐嚇得一呆。

回過神來的秋菊姐似乎有些埋怨的對媽媽說道:「媽,你鬼叫什麼啊,嚇死我了。」夏蘭姐姐也看向媽媽眼中帶有詢問的意思。

我站起身來,走到沙發前,面對她們,輕咳了兩聲。

母親顫抖的抬起手指著我說:「澤男,你是澤男嗎?」

看到母親終於認出了我,我摘下麵具,對著自己的母親姐姐苦澀的笑了一下。

夏蘭姐姐和秋菊姐姐看到我的臉也和媽媽一樣驚訝的說不出話來,獃獃的坐在那裡。

這下倒是輪到我尷尬了。真的不知道如何解釋才好,想當初我在黑道混跡天下無敵,今天怎麼會被幾個女人整的自己這麼狼狽。

我定了定神,輕輕咳了一聲,在側邊的沙發上坐下,看了自己的母親和姐姐一眼,搶在她們開口之前,我先問道:「我是真的沒想到,那幾個傢伙口中的精英女公關就是我的母親和姐姐啊,看來我們家真是出人才啊,不僅出了一個十八歲的黑社會老大,還出了三個精英女公關。」

聽到我的話,夏蘭姐姐似乎有些生氣的說:「是呀,我們家真是出人才啊,年僅十八歲的黑社會老大啊,弟弟你是不是該解釋一下啊,你到底怎麼回事啊。」

看到姐姐露著全身赤裸,擺出一副大姐姐的樣子,訓斥著我,真的有些不協調。我看了姐姐一眼,但是姐姐似乎沒有什麼要遮掩的意思。不過現在這種情況我也不能很好的去解釋著件事,只好對著她們說道:「好吧,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吧,你們也不要去問我的事情了,我承認我是青星會的老大,從初中開始就在混黑道了,這麼多年來也算是統一了全省的黑道,現在有了自己的勢力,我也算是退了出來,懶得再去管理了,至於那些征伐與戰鬥,我也不想再提了。好了,我的事就算是說完了吧,你們呢。」

聽到我的故事,媽媽姐姐們似乎都有些難以接受。不過我真的很佩服秋菊姐姐的心態,聽了我的故事,也沒有什麼驚訝,只是對我說:「也就是說,這次爸爸和高伯伯讓我們來搞定的黑幫老大就是我的弟弟哦。」說完秋菊姐姐走過來,坐在我身邊,把我的頭抱在懷裡,「好了,媽媽,姐姐我們沒必要責備弟弟了吧,雖說弟弟混黑道不好,但是現在既然事情已經這樣了,那麼我們都沒必要再去糾結於這件事了吧。還有弟弟從初中開始就一個人在這邊,也很不容易,我們對他關心太少了,他變成這個樣子大家都有責任吧。」

媽媽和夏蘭姐姐聽到秋菊姐姐的話,也很無奈,但是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這時秋菊像是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對我說:「澤男,你挺能啊,對自己的母親和姐姐都能下的去手,你剛剛可是讓我們好好的享受了一把哦。」

聽到秋菊姐姐的話,媽媽才回過神來,她這個自幼和家裡有些隔閡的兒子剛剛和自己還有兩個女兒,上演了一出亂倫的戲碼。媽媽和姐姐的臉唰的一下紅了,回想起剛剛的激戰,我們四個人都有些尷尬。

我看著媽媽和姐姐輕輕的咳了一聲,問道:「好了事已至此,多少無益,以後我會讓老沙他們照顧家裡生意的,反正我現在也算是混出來了。媽媽你們也不用這樣去做公關了,以後搞不定的事情,我來解決就好,說句狂妄的話,在這個省裡,還沒有人我惹不起,沒有事我平不掉。」

聽了我的話,媽媽也算是把心放下了,對我點點頭。

我看到媽媽她們的樣子忍不住問道:「媽媽你們怎麼會來做公關呢。」

聽到我的問話,媽媽似乎有些尷尬,有些不知道如何開口呢。這時性子活潑的夏蘭姐姐把我拉到她和秋菊姐姐中間坐下,一邊一個靠著我,夏蘭姐姐開口說道:「弟弟,其實是這個樣子的,十幾二十年前吧我公公也就是高伯伯和爸爸一起創立了這家公司,由於高伯伯是注資人,所有高伯伯擔任董事長,爸爸擔任經理。可是一家剛剛成立的公司有什麼力量去和那些公司搶奪客戶呢,於是媽媽和高阿姨就用自己的身體為公司去換取一些客戶資源,這些都是弟弟你出生前的事情了,還有就是其實爸爸和高伯伯很早就在玩著換妻遊戲,而你姐夫和我其實很早就被他們拉了進來一起享受性愛的樂趣,你也知道我在公司裡是做爸爸的秘書的,所以偶爾我也會為了去換取一些合同去做公關的工作。至於秋菊嗎,則是又一次我和爸媽高伯伯,你姐夫在家裡開無遮大會,被恰好回家的秋菊看到了,不過那會秋菊早就不是處女了,被我們稍微一誘惑也加入了我們,不過她沒有做公關的工作,這次主要是因為惹到了全省最大的黑道,秋菊怕我和媽媽搞不定,所以一起來的,可是誰想到,碰到了你。」

聽完夏蘭姐姐的話,我也算是對家裡的事情有了些瞭解,於是開口問道:「那麼也就是說除了我和冬竹所有人都和你們一起玩著些性愛的遊戲嗎。」

「可以這麼說吧,不過你也不要覺得你最疼愛的冬竹妹妹是什麼純潔的女孩哦,我們可是曾經見過冬竹在你的床上叫著你的名字自慰哦。」秋菊姐姐調侃著我。

「什麼,你開玩笑的吧,菊姐。」我驚訝的喊道。我真的沒想到我一直很呵護的妹妹,竟然會做這種事。

「沒有了,這個是真的,你爸爸還說肥水不流外人田,到時候讓你要了你妹妹的處女呢。」媽媽又告訴了一個讓我驚訝的事實。

到了這會我的真的不知道怎麼說才好了,作為一個混跡黑道的人,我可是一直恪守著色戒不能犯的原則啊,現在我的家人,竟然要把我拉入一個性愛的小團體,和自己的家人一起群交亂愛。但是爸爸提出的建議又讓我很興奮。

看到我的表情有些糾結,兩個姐姐把我抱在懷裡說,「弟弟,別想那麼多了,性和愛本就是分開的,我們一起享受性帶給我們的樂趣難道不好嗎。再說了,以後有弟弟你的幫助,我們也不會去做公關了,我們一家人一起好好的生活不好嗎,我們一起玩不好嗎。」

聽到姐姐的話,我微微沉吟了一下,覺得這個想法和我的不謀而合,性與愛是分開的。但是讓我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做愛真的有些難以想像啊,不過卻還是有一些小小的期待在心中浮現出來。

我輕輕的把頭埋在了夏蘭姐姐那對豐滿的乳房裡,享受著柔軟的觸感。

「其實呢,弟弟我們早就想把你拉進這個小集體了,只不過你一直不在家,我們也沒辦法,不過沒想到竟然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遇到你了,這可能是上天給我們機會吧。」夏蘭姐姐笑著說道。

「其實哦,弟弟,姐姐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理由沒說出來呢。」秋菊姐姐對著我笑道。

「哦,是什麼呢。」我好奇的問道。

「就是現在你爸爸和老高年紀大了,再加上你姐夫能力不強,他們很難滿足我們了。」媽媽不好意思的說道。

聽到這裡,我無奈的笑了笑。對著媽媽姐姐說,「好吧我加不加入等我下周放寒假回家再說,不過今天你們是不是得做好你們公關的工作,在讓我享受一下啊!」說完輕輕在兩位姐姐的乳房上捏了一下。

媽媽笑著看了我一眼,伏在我身前含弄起我的分身,下半場就此開啟。

我現在真的很期待下週末回家的景象了。

第二天,早晨看到還在沉睡的媽媽和姐姐們,我不禁苦笑的搖搖頭,昨天晚上真的是太瘋狂了,本來一次性交易,最後演變成了家庭亂倫。我也被風騷的媽媽和姐姐而誘惑,陷入了這個亂倫的漩渦。

我微微掙扎一下,試圖坐起來,這時緊緊掛在我身上的秋菊姐姐,被我的動作吵醒了,她睜開雙眼,俏皮的看了我一眼,緊緊的摟住我,不讓我起來,我只好輕輕拍拍她的屁股,貼在她耳邊說,「菊姐,我還要回幫派裡解決你們的問題呢,如果想要我的話,下周我好好陪你玩。好不好。」聽了我的話,秋菊姐姐也只好點點頭,輕輕在我唇上一吻,躺下繼續睡去了。

看著再次睡下去的秋菊姐姐和還在沉睡的媽媽和夏蘭姐姐,我輕輕的穿好衣服,躡手躡腳的走了出去。

走出房門的我,撥通了老沙的電話,讓他以後多多照顧盛雲的生意,能幫的幫一把。聽到我的話,老沙有些曖昧的笑了笑。不用想我也知道這貨在想什麼,於是什麼話也沒說,只是又叮囑了他一次,就掛斷了。

走到馬路上,被風一吹,我似乎有些清醒了,昨晚發生的一切,以及母親他們提到的那個家裡的淫亂小集體,還有爸爸要讓我收下妹妹的處女,難道我真的可以這麼做嗎,真的應該加入這個淫亂的小集體嗎,和自己的家人一起亂交,亂倫。這一切讓現在的我很迷茫。

想到這,我很無奈的撥通了,劉文的電話讓他來接我,我想和他談談。讓他幫我看看如何解決這件事情。

二十分鐘後,我和劉文坐在了月海酒店的一間包間之中,我把昨晚經歷的一切告訴了他,尋求他的幫助,劉文聽到我的話,不禁捧腹大笑,都快笑岔氣了,看到他這個樣子,我真的氣不打一處來,狠狠的踢了他一腳,被我踢了一腳的劉文,咳嗽了兩聲對我說道:「這種事情誰能想得到啊,你的媽媽姐姐就是來搞定你的女公關,這種事情堪比世界第九大奇跡啊。」

聽到劉文的調侃,我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笑了一聲,冷冷的看著他。雖然他是我的性伴侶,但是他也必須知道誰才是真正的地下皇帝。

劉文看到我的表情也知道我似乎有些生氣了,於是定了定神對我說道:「澤男,你也不要想太多了,既然你的家庭已經這樣了,而你對這些事,有沒有什麼特別抵制的態度,那就就按照他們說的去加入你們家裡的這個聚會唄,就像你總喜歡說的愛和性是兩碼事。再說了還能得到自己的妹妹不是很好嗎。說句實話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嗎,你對你那位漂亮媽媽,兩位漂亮姐姐,還有那個漂亮妹妹一直有幻想,現在幻想變成現實了,還不好嗎。」

聽到的劉文的話,我無奈的笑笑,可能是自己身體裡的流的血有父母他們亂倫亂交的基因吧,我對這些事情一點牴觸都沒有,反而有些期待,而劉文的話,讓我越過了一些心理的障礙。

看到我的笑容,劉文輕輕拍拍我的肩膀說,「別想了,想去就去吧,想玩就玩吧,你可是黑道的皇帝,我行我素,何須在意呢。」

我輕輕拿起面前的紅酒,輕抿了一口,向劉文略一點頭,一個人先離開了。

回到了宿舍,看到我的幾位舍友都在收拾東西,準備回家享受高中生涯最後一個寒假。看到我的回來,每個人都善意的對我笑笑,拿著行李離開了。眼看著宿舍裡就剩我一個人了,我也抽出行李箱,收拾起來,高中的最後一個寒假了,我也回去好好享受一次了。

晚上我和幫會裡的那些大佬們碰了個頭,和他們做了一個所謂的年終總結,並且我還特意關照了他們一下以後照看一下盛雲的生意。

晚上我又和劉文度過了歡愉的一夜。

一周後的一天下午,經過幾個小時的跋涉,我也算是到家了,但是剛剛走進家門就看到了讓我驚訝的一幕,爸爸媽媽,夏蘭姐姐秋菊姐姐在客廳裡進行著所謂的無遮大會。看到我的出現他們似乎都有些驚訝,以為我每次回家前都會和家裡聯繫,這次突然的出現讓她們有些不知所措。

這時候還是夏蘭姐姐最淡定,赤裸著身子走過來,接過我手中的行李箱,輕輕彈了了一下我的額頭,說:「小澤男,是不是想姐姐們了,這次這麼早就回來了。」

我沒有回應姐姐的話,只是淡淡的說了一聲,「我給你們二十分鐘時間去收拾好,我在客廳等你們,我需要和你們談談。」

聽到我這樣的語氣,家裡的人都嚇壞了,我在無數次黑道打拚中練出的氣勢,他們哪裡承受的起。在爸爸的帶領下,死人都回到房間裡去收拾自己了,我在客廳裡坐下,看著表,等著他們。

十分鐘左右,爸爸他們穿戴整齊的走了出來,在我的旁邊坐下。我瞥了他們一眼,說:「家裡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也不想再去說太多了,我的事情你們也都知道了,我建議你們最好不要對我的事情指手畫腳,不然這個代價很可怕的。」

聽了我不含絲毫感情的話語,兩位姐姐似乎有些嚇壞的樣子,爸媽也是第一次看到這個樣子的我,用一種不認識的眼光看著我。

看到他們這個樣子,我不禁笑了笑,說:「沒事了,只是隨便一說。以後呢,我也會和你們一起享受性的快樂,一起玩樂。」

聽了我的話,夏蘭姐姐拍了拍自己豐滿的胸部,一把把我拉在懷裡,說,「死澤男,你嚇死我了,還以為你要幹什麼呢。」

我把自己的頭部從夏蘭的姐姐拿了出來,說,「好了,別這麼弄了,白日宣淫總是不好的,估計冬竹也該回來了,你們怎麼處理冬竹的事情呢。」

秋菊姐姐輕輕彈了一下我的頭說,「小色鬼,原來是惦記上自己的親妹妹了。」

聽了二姐的話,我的臉莫名其妙地突然紅了一下。

看到我的臉微微一紅,媽媽走過來坐在我身邊,輕輕的拉住我的手說,「我們早就商量好了,今晚我們會去老高那裡,家裡只有你和妹妹兩個人,能不能上手就看你的了。」

聽了媽媽的話,我輕輕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之後起身回房間去了。

看到我的離開,父親只是無奈的搖搖頭什麼都沒說,只是讓媽媽她們準備一下,說該出發了。

臨出門前,秋菊姐姐特意跑到我的房間裡,親了一下我的臉說,讓我不要有了妹妹,忘了姐姐,她可是很期待和我再來一次呢。

聽到父親他們出門,我也走出房去,準備為妹妹定一桌最好的晚餐。

晚上七點,正在房間中,看書的我聽到門響,於是走了出去,看到妹妹冬竹正在玄關那裡彎著腰換鞋。

看到突然出現的我,冬竹似乎有些意外,輕輕的叫了一聲,哥哥。

我走過去,接過妹妹的書包,對她說,累了吧,來先吃飯吧,這可是哥哥我特意為你定的哦。

妹妹被我領到了餐廳,看著那一桌準備豐盛的晚宴,開心的笑著,與我共同享用。

晚飯後,我幾乎是落荒而逃般的回到了房間,吃飯的時候我就很糾結到底該怎麼樣去和妹妹說家裡的事情呢。這會我更糾結了。

不過上天似乎對我這種糾結的態度很氣憤,竟然給了我一個不用糾結的理由。

突然我的房門幾聲輕輕的敲打聲,我抬頭向房門看去,只看到冬竹妹妹穿著一件透視的睡裙,裙下一絲不掛,靜靜地站在那裡。看到我向她看去,冬竹輕輕地走了過來,靠在我的懷裡,她嬌嫩的身體與我的身體相接觸。柔軟的感覺,使得我全身的血液都向下生湧去。

我凝視著妹妹嬌嫩的容顏,撫摸著她彈指可破的滑嫩肌膚。冬竹看到我一直看著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把頭靠在了我的胸口。櫻唇微啟說道:「哥哥,我好喜歡你哦,好喜歡哦,我不想哥哥離開我,說實話,我曾經看到過爸爸媽媽和姐姐們一起做愛,那會我好希望在做愛的是我和哥哥,後來我就拿哥哥的衣服,聞著哥哥的氣味,自慰。哥哥在家的時候我還會拿哥哥的內褲自慰呢。哥哥的味道最美了。」

聽著冬竹的話,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這個樣子的妹妹應該只有二次元才有啊,怎麼會出現在三次元,我的身邊呢。

「前幾天,我又在偷看爸爸他們的時候被大姐發現了,大姐告訴我說,等哥哥你回來了,就給我創造機會,和哥哥好好恩愛一番。」

聽到這裡,我也算是知道了,我被媽媽她們陰了,原來她們已經和妹妹說好了。真是的陰溝裡翻船啊。

看著懷裡臉紅的像紅蘋果一樣的妹妹,我小心翼翼的捧過她的臉,唇與唇輕輕相接,舌與舌緊緊糾纏。

不知過了多久,知道都感覺到呼吸有些急促了,我們才鬆開彼此的唇。

看著妹妹紅撲撲的臉頰,我把妹妹輕輕的放倒在床上,脫下那件薄如蟬翼的睡衣,妹妹嬌美的胴體出現在我面前。

我俯下身去,含住了妹妹的左側椒乳,舔弄著。妹妹的雙手緊緊抓住床單,享受著我的輕薄。

我沒有在妹妹的椒乳上停留太久,在妹妹軟綿綿的腹皮上留下一個個吻痕之後,終於到達了妹妹的桃源洞口,為了迎合我,妹妹微微分開雙腿。我把頭探了進去,妹妹的蜜穴很美,緊緊閉合陰唇,一道道涓涓細流,流淌而出。我輕輕地舔了一下,妹妹全身一顫,一陣陣激射而出的蜜汁淋了我一頭,直接潮吹了,這讓我很驚訝,畢竟也玩過不少女人了但是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狀況。

看到妹妹癱軟在那裡,我把分身一挺,對著妹妹的蜜穴就插了進去,妹妹被我的突然襲擊,尖叫一聲直接回過神來了。看到我把分身送進了自己的蜜穴,眼含淚水的緊緊抱住我,在我耳邊說道,「小竹終於成了哥哥的女人了,今天的小竹很幸福呢。」

聽到冬竹的話,為了減輕冬竹破處的痛苦,我很柔和地抽插起來,但是冬竹緊致的處女蜜穴,真的太刺激人了,不到十分鐘,我就繳槍了,不過妹妹似乎更容易高潮,在我爆發的同時,妹妹也迎來了自己破處之後的第一個高潮。

回過神的妹妹。緊緊摟住我的脖子,用自己並不豐滿的小胸脯在我的身上摩擦著,這再一次挑逗起我的獸慾,我翻身把妹妹壓在床上,對著那對椒乳咬了下去,手也不老實的向妹妹的蜜穴摸去,妹妹為了配合我的行為,雙手扶住我的頭,雙腿大大的張開,讓我盡情享用她的肉體。玩弄了一會之後,我把分身送到了妹妹嘴邊,讓她幫我吹一次。不過妹妹似乎沒有經驗,怯生生的吻了一下我的分身,檀口微張,試圖把我的分身含進去,但是妹妹的嘴似乎有些小,哪怕她在努力,終究只能含進去很少一部分,但是這種生澀的口交卻讓我異常享受。

眼見得時間差不多了,我把分身從妹妹口中拔了出來,讓妹妹自己分開雙腿,妹妹的淫水混合著自己剛剛射進去的精液是我們最好的潤滑劑,我這次很輕鬆的就插了進去。隨著我的入侵,妹妹也舒適的呻吟起來,剛剛和妹妹做愛的時候妹妹並沒有怎麼呻吟只是輕輕咬著我的肩膀,這次妹妹的呻吟聲幾乎能把房頂給掀了,如此高亢的呻吟聲讓我更加有了一種征服的成就感,一下重過一下,狠狠的征伐著,忘記了惜香憐玉,忘記了那是妹妹只想能夠舒暢的射一次,讓我們都好好的享受一下。

在妹妹高亢的呻吟聲中,我依舊沒有堅持太久,很快又和妹妹一起到了高潮,不過我也沒力再來一次了,和處女做愛太累了。

宣洩後的我們,在床上緊緊相擁,說著情話,就這樣睡了過去。

翌日清晨,還在沉睡中的我感到有人捏住了我的鼻子,我睜眼一看,看到秋菊姐姐輕輕捏著我的鼻子,一臉奸笑的看著我和熟睡的冬竹,我略感尷尬,示意她和我出去。

正當我掀開被子準備走出去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是一絲不掛的額,不禁有些尷尬,我正準備拿起衣服穿上,秋菊姐姐卻拉起了我的手,說,沒必要了,都是一家人這麼拘束沒必要的。聽到她這麼說,我也算是瞭解了,對經常在家裡開無遮大會的他們來說這確實不算什麼。

秋菊姐姐牽著我的手,走到她的房間裡,夏蘭姐姐也在,她們把我推倒在床上,直接脫下了自己的連衣裙,令我吃驚的是,秋菊姐姐和夏蘭姐姐就像我上次見她們的時候一樣,裙下竟然是一絲不掛的。

我躺下秋菊姐姐的床上,看著兩位姐姐,向我爬來,兩對豐滿的乳房隨著她們的動作搖擺著,真的是太誘人了。夏蘭姐姐輕輕嗅了嗅我的分身,笑瞇瞇的看著我說:「小澤男,昨晚是不是和冬竹玩的很開心啊?」

我聽到姐姐的話輕輕點了點頭,「為了給你創造這麼好的機會,我們昨晚可是根本沒有完好,你說怎麼處理呢。」秋菊姐姐不懷好意的看著我說道。

聽到這句話,我也算是這兩隻發情的母獅子,肯定是昨晚沒有玩舒服,現在到我這裡來尋求安慰了。

正在我考慮的時候,秋菊姐姐已經跨坐在我身上,扶著我的雞巴對著自己的蜜穴插了進去,我和秋菊姐姐同時發出一聲舒適的叫聲,熟悉的叫床聲傳入我的耳朵,我扶住秋菊姐姐的腰,自己一下一下的頂著。

「一,二,三……」一旁的夏蘭姐姐似乎在數著些什麼,當夏蘭姐姐數到五十的時候,她一把把秋菊姐姐從我身上推了下去,自己則接替秋菊姐姐的位置,騎到了我的身上,各種淫詞亂語爆發出來,真的太刺激人了。被夏蘭姐姐推到一邊的秋菊姐姐,扭過頭來白了夏蘭姐姐一眼,同樣開始數著數,我也算是猜到了,這兩人估計是商量好了,一人五十下。

等到我聽到秋菊姐姐數到五十的時候,不等秋菊姐姐動手,我把夏蘭姐姐從我身上扶了下來,讓她平躺在床上,拉過秋菊姐姐讓她趴在夏蘭姐姐身上,我拿著自己的分身對著兩位美女四個美麗的洞穴,來回抽插著,而兩位姐姐似乎像是在爭奪什麼一樣互相比拚著叫床聲音的大小。

兩個姐姐分別帶給我的感覺真的是顛覆我的認知,在我打天下的時候有時候總去一些風月場所用女人麻痺自己,但是和兩個姐姐做愛真的感覺不一樣,一種很溫馨的感覺,很幸福的感覺。

在這種溫馨的感覺中,我很快就把兩位姐姐送上高潮,同時也獻出了今天的第一發精華。看著癱軟在床上的兩位姐姐,我輕手輕腳打開門,結果在門外偷聽了很久的媽媽和冬竹妹妹跌了進來,看到赤身繫著圍裙和穿著透視睡衣的妹妹,我再次覺醒了。

我一手一個攬著她們,放到了沙發上,狠狠蹂躪了她們一把,後來兩位姐姐也加入了進來。我們五人就這麼一絲不掛的盡情玩耍了一天。

就這樣我和冬竹也融入了家裡的性愛大環境中,而之後為了更好的滿足媽媽和姐姐們被我喂的胃口,我把劉文也拉了進來,他也成為了我們家的一員,我的戀人,兩位姐姐的性夥伴。





相關閱讀
   
真爱旅舍视频聊天室,showlive視訊聊天網,真愛旅舍ut聊天室,真人美女视讯直播,真人午夜裸聊直播间,台湾甜心女孩聊天室,小可爱视讯聊天室,免費語音視頻聊天室,台湾甜心视讯聊天室,UT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真人裸聊秀場,live173影音视讯live秀,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色情聊天室,色情视讯聊天室,午夜福利美女视频网,午夜美女福利直播间,裸聊直播間,真愛旅舍真人秀場聊天室,live 173 影音 live 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