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西的美母教師

 
63.3K

從渡假山莊裡頭提前結束短暫的假期後,身為學生的我跟秦樹不得不面對堆積如山的作業,在我霸佔了房間裡的書桌之後,秦樹便不得不將他的功課拿出去寫,看他那受委屈的神情簡直只有一個爽字可以形容。

「紀姨,我可以進來嗎?」秦樹拿著他的作業敲了敲媽媽的門.

「啊!秦樹你要寫作業啊?你姨媽在裡面看書,你去找她吧!姨父要出門去找個朋友。」爸爸幫秦樹開了門,並走了出來。

目送爸爸離開房間的秦樹,轉頭看著坐在書桌前的媽媽,嘴角揚起了一絲邪笑,輕聲慢步走到了專心看書的媽媽身後。

「紀姨,姨父出門去了呢!」此時爸爸離家關上大門的聲音剛好響起。

「秦樹!你什麼時候進來的?」媽媽轉過頭來剛好與秦樹的視線相對,像是頭受驚的小鹿般驚慌失措。

「剛剛進來的。紀姨你忘記你答應我什麼了嗎?」扶著媽媽肩膀的雙手順勢滑下,撫上了媽媽堅挺嬌嫩的胸部。

「快把你的手拿開,你姨父還在家!」

「紀姨看書看得太專心了,姨父剛剛出門去找朋友了。」

秦樹看著慌張撥開自己狼手的媽媽,心中一陣好笑,媽媽的神情像透了做壞事怕被發現的小女孩般那樣的可愛迷人,低頭靠近媽媽的耳邊吹了口氣,輕聲的說:「紀姨說過,我什麼時候想操你就什麼時候給我操的呢!」

「哪有……啊~~」

「現在,先來幫我舔舔我這又粗又長的寶貝!」

不等媽媽把話說完,秦樹霸道地把椅子轉了過來,一把脫下自己的短褲,一根又粗又長的大肉棒就赫然出現在媽媽眼前,尚未完全勃起的肉棒微微的一顫一顫,像是在向害羞的媽媽問好。

「紀姨可不許賴皮喔,明明說好姨父不在就隨便我操的。」

「可是小西跟……唔……啊!唔……」媽媽話才講到一半,嘴巴就被秦樹用右手握著的半勃起肉棒堵住了嘴,粗大的肉冠刮著口腔裡的嫩肉。

插在嘴裡的大肉棒開始充血變大,一寸一寸地將媽媽狹小的口腔漸漸塞滿,濃濃的雄性生殖器特有的味道迎面撲來,媽媽的眼神逐漸迷離,不自覺地就將可能刮到大肉棒頂端碩大肉冠的牙齒盡力地分開,舌頭食隨之味地覆上龜頭中間的馬眼來回地輕掃。

「騷姨媽的淫蕩小嘴實在是太舒服了!舌頭多舔一點,上下來回。嗯……」

放開肉棒的右手摩挲著媽媽的後腦,左手下探將媽媽的上衣拉起,滑入素色胸罩內揉捏著媽媽堅挺的美乳。

秦樹前後地在媽媽的小嘴中挺動,嘴中指導著媽媽舌頭的動作,一面要求又一面輕聲讚美著媽媽的口技,雙手不忘揉捏著媽媽豐滿挺拔的美乳,在那乳峰上的兩粒嬌柔慢慢摩挲成硬挺。

嘴中的大肉棒愈發堅硬,後腦上的手下探至雙乳後,媽媽的腦袋更加自由地前後吞吐,一吸一吐間,晶瑩的唾液慢慢地佈滿秦樹下身的大肉棒,媽媽雙手自然地扶在秦樹粗壯的大腿上,嘴中的唾液漸漸匯聚成一條小小的水流,從龜頭的肉冠中間一路下滑,浸濕了掛在粗壯肉柱底下兩粒渾圓飽滿的睪丸。

秦樹訝異地看著口技愈發熟練的媽媽,雙手不再滿足於媽媽雙乳上的嬌柔,開始幫媽媽寬衣解帶。

「啵~~」上衣拉至脖子,媽媽的雙手自然地抬起配合著脫衣,嘴中含著的肉棒卻像捨不得分離般,發出了「啵」的一聲。素色的胸罩被隨意地拋在書桌的右側,貼身的短褲與包覆著媽媽嬌嫩小穴的內褲也滑落在腳邊。

媽媽紅著臉全裸地站在秦樹面前,被秦樹炙熱的目光掃視著,眼睛不自覺的盯在秦樹已經完全勃起的巨大肉棒上,下體一陣濕潤。

秦樹看出了媽媽的渴望,迅速地脫去了上衣,一把抱起了還在發愣的媽媽,往身後的床上一拋,雙手拉起媽媽纖細的長腿,等不及的大肉棒直直地插進了媽媽的蜜穴之中。

「啊……」媽媽發出了暢快的呻吟。

「啪啪啪……啪啪啪……」秦樹快速的前後操干,雙手從腳踝滑上媽媽的美乳。

「等……等……你讓……我……套件裙子。」瞬間被秦樹的大肉棒充滿的舒服滋味讓媽媽回過了神,但秦樹一上來狂風暴雨般的抽插卻將媽媽的一句話衝擊得支離破碎。

「等我先射一發出來滿足騷姨媽的小穴,再穿也不遲啊!喔……」秦樹低頭貼近媽媽的耳邊,下身不忘奮力頂弄,皺緊眉頭享受著媽媽緊緻的蜜穴,不斷狠狠地衝撞媽媽嬌柔的花心。

巨大的肉棒被媽媽的蜜穴包覆著,陰道內層層的肉褶死死地箍著肉冠下的深溝,好似害怕失去這美妙滋味般,只准進不准出。小穴口被秦樹的大肉棒撐成了個正圓,緊密地結合沒有一絲空隙。

短時間內大量的抽插讓媽媽忘卻了隨時被發現的危險,食隨之味的下體緩緩地上挺迎合著入侵者的來犯,左手死死地摀住了嘴巴,「唔……嗯……」淫蕩的呻吟低聲地從嘴角流出。

挺動暫緩,秦樹饒有興趣地喘著氣,看著極力忍耐的媽媽,大肉棒每往前一頂,媽媽嘴中的淫語就是一聲。

停止了下身的挺動,秦樹緩緩地抬起了上半身。舒爽的刺激暫時停止,媽媽緊閉的雙眼微微張開,慾求不滿的露出疑惑的眼神,像是在詢問秦樹為什麼突然停了下來。

「紀姨,我們換個姿勢。」巨大的肉棒依戀地深深插在媽媽的蜜穴之中,秦樹的雙手扶上了媽媽的美腿。

「喔~~」一下猛然深入讓媽媽剛解放出來的小嘴發出了一聲像是答腔又像是呻吟的囈語,雙手右撐配合著腰部的扭動,媽媽順從地趴在床上,擺出了昨晚在長樂山莊飯店裡羞恥的小牝犬的姿勢,豐滿的臀部用力地抬高,微微地向後挺動,像是在提醒秦樹應該要重新開始下一輪的衝擊了。

「嘶……」肉棒深深地插在緊緻的蜜穴之中,隨著媽媽腰部旋轉的同時,秦樹的下體傳來一陣劇烈的快感,巨大的衝擊襲擊腦部,差點令秦樹直接繳械。咬緊牙關看著媽媽順從地擺出了羞恥的姿勢,秦樹深吸了一口氣,抵著花心的大肉棒像是重新上緊發條的機械般,再次開始反覆的活塞運動。

媽媽承受著秦樹前後的操干,小穴中傳來的美妙滋味,舒服得讓媽媽四肢發軟,翹挺的臀部追尋著大肉棒的抽插前後左右配合,完全地陷入了慾望的囚籠.

『天啊~~小西應該還在房間裡做作業吧,我卻跟秦樹不知羞恥的在這裡交媾,身體居然還這麼配合。』腦中被快感強暴,媽媽的心中卻仍有一絲清明。

『太舒服了,好深啊!這麼舒服的事應該要好好享受才是啊!』媽媽的腦中突然閃過這樣的念頭,像是被春風吹拂的雜草般迅速地佔滿了整個腦中的想法。

『嗯……先好好享受吧,等等再教訓他這麼不尊重我的事。』說服了自己的媽媽將自己的腦袋放空,除了摀住嘴巴的手之外,身體與心理幾乎已經完全的被秦樹的大肉棒給俘虜了。

近二十分鐘的操干下來,享受著媽媽緊湊陰道的秦樹也忍耐到了極限,肉棒上傳來的舒爽感迅速累積,知道自己撐不了多久的秦樹俯下身子,雙手從媽媽纖細的腰肢滑上肩膀,不讓媽媽在自己的衝擊下往前逃離,大開大合的開始了最後的進攻。

「騷姨媽,我要射了,通通射給你!啊……」緊緊地拉著媽媽的肩膀,腹部貼著媽媽的翹臀,秦樹的龜頭死死地抵著媽媽的子宮口,將濃稠無比的精液毫不保留的全部灌注在媽媽的子宮當中。

「啊……」劇烈的快感撬開了媽媽捂實了的嘴,淫蕩的聲響從嘴角中流出,媽媽的雙眼失焦,下體小穴傳來的快感擊潰了媽媽的神智,緊貼著龜頭的子宮口一吸一吸的像是要把肉棒中的精液全部吸出。

「啵~~」秦樹抬起身子,下身依然堅硬的大肉棒從小穴口中拔出,吹著愉快的口哨朝著主臥中的廁所走去,身後的牆上時針正對著數字2的方向。

 

 

 

 

 

 

 

完結篇

空氣中瀰漫著汗水和淫液混雜的味道,混亂的床單上躺著一個渾身散發出性感迷人氣息的美婦,修長白皙的雙腿纏在身旁健壯的年輕肉體上,長腿上的翹臀不斷隨著一隻手的柔弄,而改變形狀的顫抖著,腰擺上的裙子依然打結固定著,領口卻被胡亂地下拉,露出了裡頭嬌美的雙峰,頂頭的蓓蕾被一張大嘴含弄,鎖骨上兩道汗珠是從頸部滑下,一路溜至雙峰之間深邃的乳溝,一條粗糙寬大的舌頭沿著山峰的道路下游,將滑落的汗珠舔入口中,媽媽迷人精緻的小臉眉頭微皺,小嘴露出了一道小口,流出了一絲含糊不清的呻吟。

秦樹的大肉棒在連續兩次高強度的性愛之下,顯得有點疲軟的垂在雙腿之間,棒身上閃閃發亮的殘留著媽媽的淫水和自己精液的混合物。

在依然血氣方剛的年紀加持下,秦樹賴在媽媽的身上快速的回復著體力,媽媽漸漸的從性愛的歡愉中退了出來,回想到自己剛剛淫蕩的模樣不禁羞紅了臉,看著依然在自己胸前肆虐的秦樹,心裡莫名的湧出了一股滿足感,轉眼看到梳妝台上的結婚照,強烈的羞恥感緊接而至。

「秦樹,別鬧了,快起來吧,該準備吃晚餐了!」

「紀姨~我現在吃得好好的,你走了我就沒奶得吃了。」

「還鬧~不理你了。」

媽媽從床上坐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衣服,起身出了房門開始準備晚餐。

秦樹先是在床上多躺了一會兒,之後也起身鑽進了廁所,清洗著身上的汗水。隨便的沖洗一陣之後,秦樹望著牆上的時鐘若有所思,停格了幾秒之後,從地上的褲子口袋中,掏出了個精巧的玻璃小罐,倒出了兩片深綠色的藥碇,往嘴裡一丟,漫步的往房外走去。

廚房裡的媽媽正切著菜,瓦斯爐上煲著一鍋海鮮蛤蜊湯,淡淡的香味飄在屋裡,讓飢餓的慾望從身體裡頭慢慢甦醒。

『咕嚕……咕嚕。』

「紀姨~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你~你別添亂,乖乖去餐桌上等著。」

喝完水的秦樹關上了冰箱,一個滑步貼到了媽媽的身後,雙手扶著媽媽的纖腰,下身頂著渾圓飽滿的臀部,在媽媽的耳邊詢問著。

感受到耳後傳來的熱氣,一陣慌亂的媽媽把秦樹趕出了廚房,專心的做起了菜。————————————————————————————————————-

「紀姨做的飯好香喔!」

「香就多吃點,順便把鍋裡的湯都喝了。」

「這麼多海鮮吃下去,晚上會不會睡不著啊~」

「你吃就吃,話那麼多。」

姊姊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就出門去玩了,秦樹坐在媽媽的旁邊,一手摸著媽媽的大腿,一手挾著菜往嘴裡送,看著眼前豐盛的海鮮湯,眼睛轉了轉往媽媽的臉上看去,嘴角若有似無的笑了笑,專心地吃著碗裡的飯。

「吃完就去把碗筷都給洗洗,有了力氣等等把積欠的作業都給我寫了!」

「紀……」

「還說!快去洗碗!」

媽媽吃飽之後像是找回了力氣,訓斥著攤在椅上休息的秦樹。

『鈴鈴鈴……鈴鈴鈴……』

「喂~老婆啊,我在小張這聊天,晚上應該不會太早回去,甭等我。」

「喔,別喝太多酒啊!喂~喂!」

客廳的電話響了起來,爸爸胡亂交代了幾句,就直接的把電話給掛了,估計只是喝酒喝到一半想起來,隨意的就報備了一下。

媽媽坐在沙發上,嘴裡咕噥著放假也不多陪陪家人,轉頭看著在廚房洗著碗的秦樹,不知為何的有些緊張。

坐了一會兒,媽媽想起要為秦樹佈置作業,剛從沙發上坐起來,突然發現,下身的小穴湧出了一股液體,一股精液的味道衝上鼻頭,媽媽羞紅著臉往房間跑去。

秦樹在廚房邊洗碗邊哼著歌,腦中儘是與媽媽交纏的快活畫面,轉頭看時間腦中計算了一下,秦樹將洗乾淨的碗盤歸了位,感受到自己胯下恢復了活力之後的蠢蠢欲動,一蹦一跳的離開了廚房。

———————————————————————————————————————

媽媽坐在書桌前整理著要給秦樹寫的作業,連身裙的袖口側邊露出了小片的乳房,背上的痕跡顯示著媽媽將胸罩穿了回去。

『嘎咿~』秦樹開門的聲音引的媽媽轉頭一看。

「紀姨,我把碗筷洗完囉!」

「嗯~快過來寫作業吧,我給你出了不少的作業,來幫你複習學校的功課。」

秦樹一聽到出了作業,眉頭立刻皺了起來,緩步走向書桌,看著桌上翻開的參考書上,紅色的筆跡散落在各處,標記著應該要完成的題項。

「紀姨~這麼多作業我寫不完啦!可不可以告訴我答案,我再看看就好?」

「不行,不做練習怎麼會進步呢?啊~」媽媽嚴肅的神情被秦樹脫褲子的舉動給打破,臉上從嚴肅慢慢轉為嬌羞的粉紅色,眼神不自覺地盯在了秦樹重振胸風的肉棒上。

飽餐一頓之後,藥效完美發揮,秦樹的肉棒上下一抖一抖得像媽媽打著招呼,碩大的龜頭上光滑無皺,血液彷彿是不要錢的充斥著整只陰莖。

秦樹一把把媽媽從椅子上拉下,肉棒直指媽媽的臉龐,不由分說的將肉棒往媽媽的小嘴頂去,媽媽的一陣驚呼正中秦樹下懷,龜頭直直的突破媽媽的嘴唇與貝齒,進入了狹小的檀口中,媽媽在驚呼之後回神,有些惱怒的撐著秦樹的大腿就要奮起,卻被秦樹固定住後腦,直接抽插起小嘴,龜頭來回地刮著媽媽的口腔,把媽媽憤怒的言語都捅回了腹中。

「我練習作業,姨媽你練習如何好好用嘴巴,都說了要多練習才會進步了不是。」

秦樹霸道的話語讓媽媽無力反駁,也沒有辦法反駁,秦樹移動著腳步坐在了桌前,肉棒一直插在媽媽嘴裡,讓媽媽像是被肉棒牽著移動,此時媽媽跪在椅前,雙手自然的放在秦樹的雙腿上,秦樹的腰桿微擺,雙手依然固定著媽媽的後腦,在嘗試幾次放開手見媽媽沒有將肉棒吐出來的意思後,才得意的開始做起了作業。

媽媽自主的上上下下吸吮著秦樹的肉棒,下意識的就伸出了舌頭刺激著秦樹的馬眼,刺激得讓秦樹皺著眉頭,坐著作業的右手放開了筆再度扶上媽媽的後腦,左手撐著桌子讓屁股抬起,更加靈活自主的在媽媽的嘴中來回抽插,秦樹放鬆著自己的臀部,讓血液可以少許的回流,堅挺的肉棒從鋼鐵慢慢地轉為橡膠,感受到自己肉棒的變化之後,秦樹咧嘴一笑,肉棒開始更加深入媽媽的口腔,龜頭時不時的就往深處頂去。

突如其來的深入,讓媽媽極度不適應,有心抵抗卻被秦樹固定住後腦,雙手在秦樹的大腿不停拍打,卻沒有改變任何事情,噁心的嘔吐感讓嘴中的唾液大量分泌,油亮亮的大肉棒牽著絲絲口水,媽媽的嘴角滲出了顯得格外淫糜的口水,持續的不適感讓媽媽眉頭深鎖。

『好難受,怎麼那麼深入,可是,好像又不是那麼難受……』媽媽眼睛盯著在自己嘴中進出的大肉棒,想起第一次為秦樹口交的時候,肉棒才放進一個龜頭,媽媽就受不了,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已經能很輕鬆的含進三分之一的大肉棒了,現在看著足足半隻肉棒,整整十公分的粗大肉柱插進自己嘴裡,也只是覺得稍微不適,舌頭甚至能夠在肉棒進出的時候貼在上面捲纏。

還記得第一次口交到唾液分泌太多的時候自己都會堅持的吐到垃圾色捅裡,什麼時候自己對於溢出嘴中的唾液已經毫不在意,甚至主動嚥下沾滿大肉棒氣味的多餘口水,又是什麼時候看著沾滿自己口水整只油亮亮的大肉棒會充滿成就感,甚至主動強迫口中分泌跟多唾液來浸濕眼前的巨物。

秦樹看著迷失在自己肉棒下的媽媽,心中充滿了征服的成就感,一個原本貞潔的美麗人妻,被自己一步一步地變成口交的好手,甚至已經到了只要嘴裡有著肉棒,就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的地步,秦樹夾緊臀部,讓大肉棒充血的程度再次加劇,龜頭下那長長的肉脊變得更加明顯堅硬,緩緩地將肉棒從媽媽那追逐著肉欲嘴唇中抽離。

「紀姨,我幫你練習完了,是不是應該換你教我做作業了呢?」

秦樹笑咪咪的把媽媽拉起身來,推在了書桌前面,媽媽身上的連身裙早就在剛剛為秦樹口交的時候被拉致了胸部以上,束縛著美乳的胸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丟置在一旁的地板上。

秦樹一把拉下媽媽的內褲,就迫不急待地將肉棒送入了媽媽的蜜穴,巨大的龜頭的侵入,媽媽卻毫無不適,下午已經被調教成功的子宮頸,順利的第一次就迎入巨大的龜頭,使得兩人下身的性器緊緊地連接了在一起。

龜頭在子宮內肆意的碾磨,秦樹卻在媽媽身後認真的問起了作業的答案,只要媽媽不說,秦樹就快速的抽插,媽媽願意說了,就溫柔的平抽慢送,搞的媽媽已經不知道自己偶爾的不配合是不是為了享受那狂風暴雨似的抽送。

在應該是讀書寫字端莊的書桌前,平時在課堂上顯得咄咄逼人的媽媽,卻在自己學生加外甥的身下肆意呻吟,原本是媽媽被秦樹用大肉棒逼問著答案,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秦樹慢慢地變得像是老師一般,媽媽願意回答正確的答案,秦樹就獎勵性的深深插了媽媽好幾下,媽媽只要一猶豫,不想直接給出答案,就會受到淺而慢的挑逗,陷入在情慾深淵的媽媽,不自覺地為了追逐肉體上的歡愉,而將自己佈置的作業給答了個全。

幫助秦樹寫完作業的媽媽,得到了連續高潮兩次的獎勵,秦樹嘴上說要感謝姨媽的教導,下身不斷聳動,兩隻手從後托著媽媽翹挺的胸部,把美乳當成快感的根源不斷揉捏,就在媽媽面臨第一次高潮的同時,秦樹從九淺一深,快速地轉為次次到底,每次都把肉棒抵入子宮的最深處,並不斷來回抽送,巨大的龜頭撐開腔室內壁的皺褶,持續刮動著媽媽最敏感的神經,在媽媽高潮後的短短十五秒內,秦樹就抽送了破百下。

「嗚……嗯……啊~」媽媽先是一聲高聲呻吟,接著馬上仰起頭張著嘴,喉頭發出了無意義的聲響,下身的美穴,噴灑出一大股透明的液體,把身後秦樹的下半身給噴得一塌糊塗。

秦樹的肉棒依然深抵在媽媽的體內碾磨,雙手溫柔的揉捏著雙乳,不斷地持續給予媽媽肉體刺激,延長著高潮的時間。

「紀姨舒服嗎?」

「嗯……」

「紀姨喜歡大肉棒嗎?」

媽媽在享受著高潮之後的餘韻時,秦樹溫柔的將媽媽轉了個身,讓媽媽面對秦樹,下身的美穴口依然被巨大的侵入者撐的圓圓的,美臀微搖追尋著快感的延續,秦樹溫柔的貼在媽媽耳邊低語。

「不說的意思是,姨媽喜歡小肉棒囉?」

「唔……喜……喜歡……喜歡大的」

「那我的肉棒大不大啊?」

「大……噢……很大……」

「那紀姨喜歡我的大肉棒嗎?」

深陷情慾之中的媽媽,順著本能地回答了秦樹的問題,卻在最後一個問題時,因為高潮暫緩稍稍回神,而不願意將心裡的答案說出口。

「紀姨,我的大肉棒很喜歡你,下面的小穴也說很喜歡我的大肉棒,你到底喜不喜歡我的大肉棒呢?」

發現媽媽的猶豫,秦樹將碾磨再次改為前後的抽插,蠱惑的話語再次於媽媽耳邊響起。

「唔……嗯……唔……」媽媽害羞地用鼻音表示。

「喜歡嗎?」

「啊……嗯……喜歡……不要……」

「喜歡什麼?」秦樹不依不撓地問到。

「唔……喜歡……喜歡你的大肉棒……不要……不要停」

「喜歡我的大肉棒做什麼?」

「嗯……操我……喜歡你……的大肉棒操我……快……快操我」被秦樹深深淺淺的抽插再次帶起了情慾,媽媽為了追逐快感,放下了矜持,美臀迎合,雙手撫著秦樹的腰桿,幫助秦樹加快操弄的動作,嘴中說著秦樹喜歡的舔不知恥的淫語。

媽媽的雙腿隨著秦樹的起身加緊了他的腰桿,健壯的身體向媽媽身上壓去,一下快過一下,巨大的肉棒快速的進出著狹小的蜜穴,媽媽臉色潮紅,雙手緊緊的摟著秦樹,秦樹像是要把自己撞進媽媽的身體般,加速的擺動腰肢,凝聚在龜頭上的刺激快速堆積,終於,就在媽媽再次用力挺上美穴,迎來第三次高潮的同時,秦樹重重的將肉棒整根插入,馬眼噴薄出濃稠的精液刷白了媽媽的子宮。

兩具情慾的肉體在高潮的頂峰互相糾纏,秦樹和媽媽互相緊抱對方,享受著高潮的餘韻,而月亮剛起,爸爸的晚歸給予了兩人足夠的時間繼續纏綿,驀地,房內又再次響起了情慾的交響。





相關閱讀
   
live173影音視訊聊天室,免费真人秀视频聊天室,台灣真人美女視訊聊天室交友網,免费祼聊聊天室,影音视讯聊天室,85街论坛85st,live173影音視訊live秀,UT聊天視訊辣妹聊天室,真愛旅舍直播-視訊Show-Live173影音秀-免費聊天室,台灣視訊聊天網 一對一真人視頻互動 裸聊
真爱旅舍视频聊天室,台湾情人视频聊天室,真人秀场视频聊天室,真人美女视讯直播,午夜交友聊天室,85街免费影片收看,免费视讯聊天室,173 Live 視訊-免費聊天室,UT視訊影音聊天室,三色午夜秀,一夜情網同城秀,qq大秀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