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身體的爭奪戰

 
63.3K

生長在馬來西亞這個國家,這�的風俗文化和別個國家有很大不同,身爲這�三大種族之一華人的我覺得很慶幸,因爲我沒有其他種族的野蠻細胞。

我華語拿捏得不是很好,可是我會努力把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一一說出來。

說過了我是馬來西亞人,因爲伊斯蘭教的關係,這�人民的思想非常保守, 走在外邊,幾乎都不會看到任何的辣妹。我的生活環境中華人比較多,帶動了更 快的發展,相對的,思想也越來越國外化。

我叫亞倫,21歲,現在還是研究生,家�有兩個姐姐(爲什麽連這個也要 介紹呢?因爲這和我故事有很大的關聯)。

我有一個女友,應該說是某學校的校花,170公分,身材34C、24、 28,好像湖水般清澈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櫻桃小嘴,活脫脫就像金庸小說�的小龍女。其實我看中的根本就不是她的身材和臉孔,最吸引我的是她一雙腿, 細長、白皙,可是對她腳的感覺純粹在視覺上,因爲我根本連碰都沒碰過。

她,名叫小櫻。

這個女友我用了三年才成功把她追到手,中間經曆了很多事情,最後讓她選 擇我的原因是我的長情打動了她。

各位大大應該已經悶了吧?爲什麽還沒有進入淩辱的情節呢?爲什麽還沒有 任何淫蕩的開頭呢?我的這個真實故事,就是以真實爲賣點,或許沒有任何誇張 的情節,可是句句到肉。

套用胡作非胡大的一句話:「我相信大多數男人內心都有暴露或淩辱女友的 傾向,只是被自己的面具掩飾起來。我本來內心從來並沒想過會去暴露、淩辱女 友,心想女友是自己辛苦追求來的,我自己追了兩年才得到女友的芳心,怎麽會 讓別人占便宜呢?女友本身也很正經那種,真的暴露或被淩辱,不哭死才怪。」

我真的從來沒有想過去暴露女友,或者淩辱她,因爲追到她的過程非常的辛 苦,得到她後,格外珍惜,根本就沒有拱手讓人的想法。

我和她在一起的兩年�,最大的進展只是達到手牽手,就連普通的接吻都沒 有,或許我們會像很多夫婦一樣,到結婚後才一次過做到完,可是就在那天發生 了某件事,打翻了我的想法,也讓我重新考慮我的結婚對象。

我的女友小櫻有三個伯伯,其中大伯和三伯我都見過了,就只有二伯因爲移 民加拿大,所以至今我都沒有和他有一面之緣。從我女友那�得知,她最後一次 看到她二伯是在五年前(就是我剛開始追她的時候)的送行,我女友當時是16 歲。

小櫻非常討厭這個伯伯,因爲這個所謂的二伯會有意無意地觸碰她的胸部, 或者忽然給她一個熱辣辣的擁抱,乘機在她屁股上摸一把,當時我的女友已經有 34C(沒錯沒錯,沒有長大了)的上圍了說,我想她的二伯在擁抱或者觸碰連 我都沒有碰過的胸部的時候一定爽呆了吧!

就在今年年頭,她的二伯回來了,也在某家酒樓辦了洗塵宴,當然身爲二十 四孝男友的我,一定會陪我女友出席的,事後我一直在想,那次的出席是正確的 還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她的二伯就是一副富老板的樣子,臉型是圓的,肚子也有一個很大的肚腩, 見到我時,就露出笑�藏刀的樣子。

「小櫻,你的男友嗎?不錯,蠻帥的。」

「謝謝二伯!」

「小櫻你也變美了嘛!胸有沒有大粒點?」

我的女友聽到直接羞紅了臉,拉我到一旁去:「我的二伯喝醉了,你不會介 意的對嗎?」

「你放心吧,我還好。」

整個洗塵宴都在酒氣沖天的氣氛下延續,一直到大家都醉了。

我酒醒來後,由於大多數客人都離席了,所以整個包廂�只剩下我、小櫻、 小櫻的家人、二伯和幾個堂兄弟,不過沒有一個是清醒的。

忽然,二伯的低吼聲打破了平常的甯靜,我趕緊低下頭來裝睡(我也不懂爲 什麽,可能本人的自然反應都是逃避吧?),聽著腳步聲越來越接近我,我心�一直在一邊想:『難道二伯發現我裝睡?』一邊希望二伯不要再走過來。

二伯的腳停在了小櫻的旁邊(因爲我把頭埋在桌上的關係所以只看到腳)。

「小櫻,小櫻?」我可以感覺到二伯在輕輕的推著小櫻。

爲了看得更清楚,我把頭轉向小櫻,這個大動作也把二伯嚇了一跳,我趕緊 發出打鼾聲,繼續裝睡。

二伯看清我還在酒醉著,就大膽了起來,他用手摸摸小櫻因爲喝酒而紅得發 燙的臉蛋,然後好像古董家在看著寶貝兒時的表情,仔細端詳小櫻的臉孔。然後 他輕輕的把他的油嘴兒吻向小櫻的臉頰上,可能是二伯的胡須紮到了小櫻,小櫻 掙了掙紮又睡回了,也因爲如此我看到二伯放下小櫻的臉,站了起來,我也跟著 松了一口氣。

接下來,二伯的動作震撼了我,他把他的老二拿了出來,不知是因爲看到小 櫻漂亮的臉孔還是做了很多的幻想,他的老二已經是半硬狀態了。

看到他的老二,我不禁想到自古有一傳說——胖的人都是短雞巴的(絕對沒 有侮辱任何一個大大的意思),沒錯,她二伯的雞巴在半硬狀態時只有8、9公 分,看來極限也只有10、11公分而已吧!

這時,我的心情不免緊張起來,我應該站起來阻止二伯,還是繼續我的不動 如山呢?最後,爲免大家難看,我忍了下來。

她的二伯越走越近,拿起小櫻的左手放在他短小的老二上,可能是睡覺的一 個習慣動作,小櫻竟然自動握了起來,可是就沒有任何的後續動作了。

當小櫻抓著二伯的老二時,二伯一副陶醉的樣子,可是久了也覺得悶,竟然 自己動了起來。小櫻很巧的因爲頭痛,也「哼哼啊啊」了起來,她發紅的臉、帶 有挑逗性的呻呤,就好像在被二伯幹著一樣。

從來沒有經曆過這種事的我,已經把我的醋罐子打翻了,正好要站起來時, 我驚然發現,我的雞巴也不爭氣的站立著,我頓時陷入了猶豫。我爲什麽會不自 然地産生了興奮的心情?可是妒忌的心情也是實實在在的存在著,我怎麽了?我 的猶豫代表著什麽?

今晚小櫻穿了一套低胸的晚裝(也是她第一次這樣穿),完完全全把她姣好 的上圍承托了起來,這當然瞞不過二伯的眼睛,在我陷入猶豫的同時,二伯已經 將他的魔爪伸向小櫻的胸部了。

他藉著晚裝的低胸,一口氣直接把晚裝拉了下來一直到小櫻的腰部(因爲小 櫻是坐著睡著的),此時此刻,我女友竟然在大庭廣衆下衣冠不整,而且那大庭 廣衆都是我女友的親戚。二伯的拉下動作也剛好把內衣拉下了很多,我女友沒有 讓任何人看過的乳頭就這樣赤裸裸地暴露在她親戚包括她家人的面前。

我和二伯也都看呆了,可能因爲我平時在A片�都沒有看過一個如此完美的 乳房吧!還有就是二伯以前幹過得女人都沒有擁有如此漂亮的乳房吧!粉紅色又 不大不小的乳頭配著高挺而白皙的乳房,又因爲小櫻的呼吸而微微顫抖著,好像 在對二伯說:來吻我吧!

忘了我呆著有多久,等我回過神來時,小櫻的乳房正被二伯的雙手不留情地 抓、捏、拉、放而形成不同的形狀。還是處男的我哪�受過這種刺激,褲裆下那 已經在怒吼的雞巴漲得我好辛苦。

我的女友就在離我不到一公尺的距離被她的二伯侵犯著,這種刺激一直在沖 刺著我的腦袋,讓我開始覺得頭昏昏的。

因爲小櫻是在半清醒狀態,在沒有任何抵抗的心智下,她已經開始有了人生 第一次的性快感。這種性快感也跟著小櫻的呻呤聲被散發出來,小櫻隨著她二伯 的拉和放非常有節奏的發出「啊啊」聲,就好像半夜在叫春的母貓。

我的笨女友,你可知道,你第一次的性快感是和你有血緣關係的二伯給你的 啊!

如此淫穢的氣氛讓我的雞巴吐出了一點口水,隨著小櫻的呻呤聲,我的雞巴 不爭氣地舉手投降,它竟自動射精了。

「二……二伯,怎麽是你……住手啊!」不久小櫻發現一切快感都不是來自 夢時,驚醒了過來。當發現玩弄她的人是二伯,更加是驚上加驚,握著二伯小老 二的手不自覺地越握越緊,痛得二伯呱呱叫。

「對不起,對不起!你太美了,我才忍不住。你不要告訴任何人好嗎?」

「嗚……嗚……我一定要告你……嗚……」

「你……你……不能告!我剛才已經拍下了你的裸照,你不想你的照片在網 上流傳的話,就最好忘了這件事。」           二伯編了一個謊言﹐好以此威脅小櫻。

「嗚……嗚……爲什麽……」

二伯痛軟的小老二因爲小櫻還暴露在外的乳房又硬了起來,他說:「放心, 你二伯很明白事理的。還有一個條件,就是你必須幫我把這個雞巴弄軟。」

小櫻怔怔的看著二伯,不敢相信這個是現實,「快點!」二伯再度拿起小櫻 的手放在他的小老二上:「來!握緊它,動一動,要好像你的寶貝般愛護它……好!現在慢慢的上下套弄……啊,對了,輕點……」

小櫻,我的校花女友,許多人的夢中情人,此時此刻在幫她的二伯打手槍。 小櫻不再哭泣,取代在她臉孔上的是一臉的認真和因爲害羞而發燙的紅。

小櫻時不時都會望向我,我只好繼續利用眼縫看著她淫亂的行爲。

小櫻的兩顆乳房因爲她用力地幫二伯上下套弄而微微跳動了起來,美麗的視 覺刺激還有男人特有的征服感讓二伯的高潮來得特別快,一陣抖動後,二伯擡高 了小老二,把精液都射在我女友的臉上。

「好了,你可以把照片刪除了嗎?」

「好啊,看我哪天高興就會刪除。哈哈哈!」

「你……你怎麽可以這樣!!」

「我想與其你在這�耗時間等他們醒,還不如快點去廁所梳洗。」

小櫻拉起了晚裝,然後瞪了她二伯一眼,又一臉抱歉的看著我,才向廁所走 去。

這一晚,我欣然發現我也是有淩辱女友的潛意識,或許較早時我選擇裝睡就 已經是一種默認了不是嗎?而小櫻呢?其實在我那時的心理就好像人家用過的我 不要,所以一連幾個星期我都對她保持冷淡的態度。

(2)婦産科

自從那天小櫻被二伯騷擾後,她晚上都會被惡夢驚醒。(幸好二伯已經回去 了。)

漸漸地,她的生理開始不協調,月經期錯亂,幸好她每一年都會到婦産科檢 查。沒有幾天,檢查的日子到了,由於她的家人都沒空,陪伴她的責任當然落到 我這個二十四孝的男友身上。

這是我第一次陪她去婦産科,和她在一起的第一年,我還記得本來我約了她 去看電影,最後還是取消了。後來那天晚上她才告訴我,她去婦産科作檢查。

這間診所離我女友家很近,就只是隔幾條街。

站在診所的外面,我終於明白什麽是搖搖欲墜了,這間診所非常的陳舊,來 看病的也沒有幾個,基本上就是一個老婆婆和一只貓。

我對小櫻發出了我的疑問,她說:「因爲我們全家人每一年都是來這�檢查 的啊!再說,這個醫生比較讓人信得過。」

不用多久,小櫻就被叫到進去診療室了,而她逼我在外面等著。

每個男生都有一種習慣,在這個時候就會想盡辦法偷窺,我當然也不例外。 嗯,這種診所根本由不得我去尋找,因爲一個很大的縫就在牆壁上,可以很直接 的看到�面。

在離我大約三步之遙的距離,我看到我女友很害羞的躺在床上,雙手擺在兩 旁,醫生在他旁邊一邊聊天,一邊穿著手套。醫生是一名大約五十多歲的老伯, 戴著一副老花眼鏡,嘴上有山羊胡,兩粒眼睛色迷迷的。

我把耳朵湊了過去一點,想聽聽他們的對話。

「這麽快又一年了,小櫻你真的越來越美。」

「沒有啦∼∼」

我有聽錯嗎?小櫻的聲音和平時比起來格外的溫柔,就好像早晨的陽光,讓 人覺得非常的舒服。

「怎麽了?經期亂了嗎?」

「嗯∼∼」

「好吧,把上衣脫掉,坐起來。」

不,不會吧?經期亂了爲什麽要脫上衣啊?只見小櫻紅著臉,緩緩的把上衣 脫掉。無論是誰,看到一個如此標致的大美女在你面前脫衣,雞巴都會硬吧?我 看到那位老醫生的褲裆鼓了起來。

診療室�,小櫻上半身只穿著黑色蕾絲邊內衣,下半身是一件白色短裙,她 坐了起來,剛好向著我,不過因爲她害羞得低下頭,所以並沒有發現正前方有道 縫。

醫生站在她的前方脫掉小櫻的內衣,然後用手輕輕撫摸小櫻的乳房。一開始 是小部份的撫摸,漸漸地範圍越來越大,一直到一個手掌掌握著一顆乳房。

老醫生輕拍小櫻的乳房,緊接著慢慢揉開來,小櫻本來漲紅的臉此時更加的 紅了,有時還微微的發出呻吟聲:「啊……啊……」得到了鼓勵,老醫生開始玩 弄起小櫻的乳頭,有時用手指大力地按了下去,有時用拇指和食指拉起來,然後 左右擺動。

未經人事的小櫻哪�受得了這種刺激,一邊呻吟,一邊身子開始軟了下來。 老醫生見狀,隨後用一只手繞過小櫻的腋下把小櫻抱著。

在偷窺著的我,早就把手掌緊握出汗來,可是我沒有任何想阻止的舉動,看 著連我都沒有觸碰過的乳房被一個五十多歲簡直可以當小櫻爸爸的老醫生玩弄, 這種視覺刺激讓我開始把雞巴拿出來,上下套弄著。

和那天二伯的事件不一樣,這次是小櫻允許的,看著她咬著下唇不讓快感沖 昏了頭的樣子,我發現我已經快射了。

「醫……生,這種是什麽……檢查啊?啊……啊……」

「呵呵,就是看你的乳房有沒有健康啊!」

「啊……喔……那……我的乳房怎樣?」

忽然的對話,刺激的快感,讓小櫻沒有發現到她的話容易讓人會錯意。

「你的乳房不錯啊!圓圓軟軟的,乳頭大小適中。有沒有讓男友碰啊?」

「才……啊……才沒有呢!嗯……啊……好舒服啊……啊……」

「還記得前幾年第一次幫你檢查時,你還說不要不要,爲什麽最近幾年都那 麽享受?」

「人家……啊……到現在……都還是很害羞啊!啊……啊……好像怪怪的! 啊……」

小櫻忽然提高了音量,好像在喊,然後雙腳不自然地摩擦。老醫生也忽然吸 上小櫻的乳頭,時不時還用上舌頭舔,小櫻跟著高潮強烈的快感緊緊地抱著老醫 生的頭,最後雙手緊緊地捉著老醫生的手喘氣。而在偷看著的我,也把精液射在 牆壁上。

「好……好刺激……的檢查。」

我的笨女友,這已經不是檢查了吧?

「你喜歡這種快感嗎?」

「喜歡……」

小櫻因爲高潮過後紅暈未退,又一直在喘氣,兩粒大乳房也跟著微微抖動, 非常的性感,看得老醫生又把手指再捏著小櫻的乳房上。

「好了,現在躺下來直接把內褲脫掉吧!」

終於還是來了,我從未看過的陰戶就要在我面前展現出來,而這個老醫生顯 然已經看過好多次了。

想到這�,我的醋意大增,覺得小櫻爲什麽要瞞著我?難道她每一年都來這�給這個老醫生看裸體,然後被玩弄到高潮嗎?我看見小櫻撐起一邊腳,把內褲 一直拉下,然後平躺了下來,嘗試用短裙遮著。

不久老醫生走到床的另一邊,也就是比較靠近小櫻的下體的那邊。由於小縫 的角度問題,我看不見醫生在幹什麽,我嘗試看得更清楚,卻還是只是看到小櫻 的腰部。

小櫻用一只手掩蓋著眼睛,嘴巴時張時掩,臉頰的紅潤又再次暈開來。

「小櫻,你的兩片陰唇在微微顫抖哦!到底怎麽了?」

「不……不要說了。」

「我現在把用手指把你的兩片陰唇分開,看得�面很清楚哦!」

「不……不要……」

「你這個小淫娃,上面的嘴巴說不要,下面就開始流水,你聞聞,還有處女 香呢!」老醫生走到了小櫻的面前,伸出食指,站在遠處的我都看到醫生的手指 上螢螢發光。

小櫻,難道你真的背叛了我嗎?你爲什麽在別的男人面前也會有快感?

「不要……好羞人哦……」

「還記得去年你把我的床都弄濕了,你這個玉潔冰清的校花,爲什麽來看婦 産科就那麽淫蕩?」

「不要……啊∼∼啊∼∼好……舒服,下體好……舒服……啊……嗯……」

「才揉弄你的陰核就騷成這個樣子,你的水流了很多哦!」

我看到小櫻兩只手大力地捉著床的兩側,有時會忽然松開又緊捉,有時會伸 出舌頭舔空氣,有時會大力地吐氣。我發現她很用力的在壓抑自己的情緒,不讓 門外的我聽到她的呻吟聲。

突然,她松開了手,大力地抓自己的乳房,終於忍到了界限,爆發了出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看到這�,發現興奮已經慢慢地取代醋意,站了起來,敲敲門:「小櫻, 怎麽了?」

「我沒事,你進來吧!」

不會吧?難道她剛才發現了我?

「好吧,應該是壓力過大,等下我拿一種藥給你,每天吃應該就會好了。」

我走進去以後,發現小櫻已經穿好衣服坐在床邊,而老醫生嚴肅的在給我女 友提供一些意見。看到�面的情況,完全想像不到剛才診療室�淫穢的景像。

這件事以後,我看開了,這個只讓我手牽手的女友,其實表�不一。

這天以後,我也更清楚我自己了。

(3)姐姐的秘密

之前有提到說我有兩個姐姐對嗎?大姐是大我5歲,二姐大我2歲。我的二姐叫螢霜,有一對很美,很清澈的眼睛,沒有一絲的汙染。天生的瓜子臉,有點尖的鼻子,不必塗唇膏就非常紅的兩片嘴唇,讓她成爲了我的性幻想對象。

我的二姐胸部也不小,好像是36B,配上她168公分的身高,美得剛剛好。平時在家�,她總是穿著一條短褲和一件小背心,一雙粗細剛好的美腿,和一對有時不受內衣束縛的乳房,害我每次都必須壓抑我的沖動。

有一次,她睡午覺沒有關上門,我剛好從外面回來,經過她的房間。她的房間是滿滿的粉紅色係,粉紅色的床,粉紅色的牆壁,粉紅色的桌子等等,而她躺在床上,小背心已經被撩了上來一點,而短褲已經開始掩不住她的大腿根。

我踮起雙腳,輕輕的走了進去。

我二姐的臉有點紅,可能是因爲房間悶熱的關係,她的一對乳房跟著呼吸的節奏,時上時下。我看了將近五分鍾,發現我二姐的臉越來越紅,呼吸也越來越快。

「不要,明德,不要……嗯……」

她有一個男友叫明德,長得非常胖,一點點就汗流浃背,然後有他獨特的味道,每次他來我們家,我都會找一個藉口出去,實在受不了。

「你的好……大……」

我二姐的淫語讓我開始熱血沸騰了起來,原來我這個好像脫俗仙子的二姐也和她的男友保持著性關係,看來我二姐會選擇他是因爲他有大雞巴。

還是處子之身的我哪�能忍受這種刺激,拿出我14公分的中等雞巴,上下套弄起來。

「啊……啊……明德……明德……啊……啊……」

我的二姐好像是在鼓勵我似的,呻呤聲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快,我隱隱約約看見她的短褲下方有點濕了,而她的兩粒乳頭很明顯的印在小背心上。

色精沖腦,一陣暈旋,我把雞巴湊進我二姐一直到碰上她的兩片嘴唇。也許是自然反應,她忽然張開嘴,把我的雞巴吸了進去,本來的呻呤聲也漸漸變成了「嗯嗯嗯」,因爲嘴巴被堵住了。第一次有人幫我口交,再加上對方是我的二姐這雙重刺激,我後背一涼,把精液都射到了我二姐的嘴�。

我二姐並沒有停下她的動作,再這樣下去我還不射出血!我趕緊把雞巴從我二姐口中拔出來,一絲絲的精液順著地心引力開始滑了下來,頓時整個房間彌漫著一股淫靡的氣氛……

我的二姐幫我口交,又喝下了我的精液;我的二姐幫我口交,又喝下了我的精液;我的二姐幫我口交,又喝下了我的精液;我的二姐幫我口交,又喝下了我的精液;我的二姐幫我口交,又喝下了我的精液……我的腦子開始不能承受這種刺激。

忽然鬧鍾響了起來,我呆了一下,然後用火燒屁股的速度回到了房間。我關上房門,心還是跳得非常的快,我還記得那晚,我自慰了很多次,直到累著。

有了那一次的經驗,我每天都會在那個時間回家,可是我二姐的房門再也沒有打開,一直到上個星期四。

那天,我提早放學,經過我二姐的房間,她的房門半掩著,忽然我二姐的聲音從�面傳了出來,咦?我二姐沒有去上班嗎?

「啊……啊……慢點……啊……輕點……」

我二姐在幹嘛?

「校花還不是喜歡大雞巴,還不是臣服在我的大雞巴下!」

那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我慢慢地把頭伸進去,看到一幅我永遠都忘不了的景色。

我二姐躺在床上,翹起屁股,她的頭不停的左右擺動,她的長發被一個男人從背後捉住,兩邊乳房因爲我二姐躺著而壓得扁扁的;後方一個男人用下體不留情地撞著我二姐的屁股,有時我二姐的下體還會噴出幾滴水,而我的二姐因爲極度的興奮整個身體呈粉紅色,嘴巴跟著節奏帶出了性感的呻呤聲。

對了,在她背後的並不是她的男友,因爲光線問題,我看得並不是很清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啊……」

「怎麽了?要我停下嗎?」

「不要……不要停啊!!啊!啊!我快……不行了!!」

我二姐忽然挺起屁股配合那個男人的進入,忽然她弓起了身體,整個臉孔在半暗的房間�顯得更完美,身體因爲汗水,從遠處看起來閃閃發亮,這時的她,好美好美。

男人並沒有因此而停下活塞動作,只不過他從激烈變成了柔和,做出了書上說的九淺一深。慢慢地我二姐的情緒又被挑了起來,嘴巴用力地在吐氣,隱隱約約還能聽到呻呤聲。

「啊……不行了……啊……啊……」

「如果明德看到現在的你,不懂會怎樣。」

「啊……不行,不行,不能啊……讓他看見……啊……」

男人奸笑拿起了手機,不懂按了什麽,然後把手機放在我二姐的耳旁。

「啊……啊……你打給誰了?啊……」

「呵呵!」男人並沒有回答,只是一直在奸笑。

「明……明德?沒……沒有,我現在在和憶賓在一起,在……在……嗯……在……看戲……對,對……沒有……我只是忽然想要告訴你,我們沒什麽……不要誤會好嗎?愛……愛你哦……拜拜……啊啊啊啊啊……」

關上電話後,我二姐忽然被第二波的高潮弄暈了。

男人看到了好像習以爲常了,沒有任何的緊張,還是繼續他的抽插。

「嗯,你怎麽還……還不射啊?」

「我爽……那天幫你弟弟口交,感覺怎樣啊?」

什麽!怎麽他會知道的?

「好……好羞人啊……我亂倫哦……」

「明明自己都興奮得雞掰都濕了,還不承認自己淫蕩。」

「你說話……好粗魯哦……人家……是被你逼的……」

原來我二姐是清醒地幫我口交,原來是那個男人在淩辱我二姐。

男人忽然加快了動作,我以爲他要射了,原來不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啊啊!怎麽忽然!!!那麽激烈!!!」

「呵呵,告訴我,你想不想你弟弟插你?」

「啊啊啊……我比較喜歡你插!啊啊……」

「不說是吧?我停下來了哦!」

「不要!不要!我要我弟弟插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很明顯地,我二姐又高潮了。而站在門外的我,已經把精液射了一地。

「啊啊……你這個淫蕩女人的雞掰好厲害吸……啊啊!我也來了!!」

男人的下體忽然不自然的抖動,他把精液都射在我二姐的體內。

二姐的話,我事後想起來覺得很興奮,覺得我二姐體內真的有淫蕩的細胞。我二姐真的會好像書上說的,一邊被雞巴插著,一邊把清純挂在口中。如果她的男友看到我二姐和我做愛,他會怎樣呢?
國外視頻語音聊天室-情誼聊語音視頻聊天室-裸聊qq-泰國色三級片視頻-美女淫色圖,嘟嘟貼圖區
-韓國美女主播真人秀-163聊免費聊天室-線上人間聊天室-亞洲成人之美圖電影,愛薇兒貼圖
-快聊語音視頻聊天室-yy語音視頻聊天室熱舞-性生活娛樂網-做愛寫真裸體圖,只有貼圖區
-藍天語音視頻聊天室-傾城聊語音視頻聊天室-AV天堂影院-亞洲黃色網-3級愛情片,666貼圖區列表
-免費午夜秀視頻聊天室你懂的-真人美女主播-無碼a片-好看的三級小說推薦,0204貼圖區





相關閱讀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真人裸聊秀場,午夜聊天室真人秀場,真愛旅舍ut聊天室,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台灣辣妹影音視訊聊天室,視訊聊天,視訊,影音視訊聊天室,美女交友,173免費視訊,台灣裸聊奇摩女孩真人視訊網,金瓶梅影音視訊聊天室,Live173直播 - 全台首創一對一免費視訊
免费真人秀视频聊天室,台湾情人视频聊天室,台灣情人影音視訊聊天室,視訊聊天,視訊,影音視訊聊天室,美女交友,影音视讯聊天室,打飞机专用网,金瓶梅视讯聊天室,免费视讯聊天室,173免費視訊聊天,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