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鳳求凰

 
63.3K

二十三歲的柳夢瑤,近期剛剛回國,雖然才和老公結婚一年,但已經有了一個一個多月大的女兒,因為老公張東要去希臘公派一年,正在坐月子的柳夢瑤於是從加拿大回國,被姐姐柳珺瑤接回家裡,回到家後,姐姐柳珺瑤因公司有事,於是把妹妹一個人留在家照顧孩子。正在這時,女兒哭了,知道女兒是餓了,於是熟門熟路的將女兒放在自己胸口,掀衣,將脹大的乳頭放進女兒的嘴裡,正在這時,門突然開了,走進來一個並不十分英俊卻高大黝黑的男人,原來那個人就是柳夢瑤曾經在姐姐的結婚照中看到過的人──她的姐夫,程志軍。柳夢瑤顯然忘記了她自己此時因正給孩子餵奶而衣衫凌亂,甚至一個乳頭也暴露在空氣中。只是眼神和男人在空氣中接觸,柳夢瑤在那時,才知道,原來這個男人,才是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另一半。於是那天晚上,二人就滾上了床,從那之後,日日廝磨,夜夜淫亂。直到被自己的姐姐發現……

三十三歲的柳珺瑤,聽聞自己的妹夫要去公幹,而自己的妹妹又剛生完孩子沒多久,於是決定將自己的妹妹接回自家照顧。卻沒有想到自己的親妹妹卻會和自己的老公搞到一起,直到那天晚上……

三十九歲的程志軍,是一名內科醫生。和妻子柳珺瑤結婚已經九年了,夫妻之間一直很和諧,遺憾的是兩人一直沒有孩子。去醫院檢查,得知是妻子患有罕見的不孕症,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懷孕。柳珺瑤想過離婚,可是程志軍卻不同意,言明,沒有孩子我們也能過得很好。

於是,柳珺瑤很感激程志軍,決定用愛來彌補兩人之間的遺憾。直到那天,看見正在哺乳的妻妹,程志軍才知道,這個人,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那個人。於是,當天晚上就將妻妹拐上了床。表明心意的二人,日日夜夜,糜爛不堪。直到那一天……

 

 

 

 

 

 

初遇情事(上)

第一章「夢瑤,這裡,這兒」看見妹妹抱著孩子從出口處走出來,揮著手,試圖引起妹妹的注意。

「啊,姐姐,姐姐我好想你,你好嗎?」看到了姐姐的招手,於是快步走向女人。

「我的夢瑤還是那麼好看,哎呀,這是我的小侄女吧,哎呦呦,好可愛」連忙接過妹妹懷中的小嬰兒,好似還在夢中的小嬰兒抿著小嘴還在睡。女人喜歡的捨不得放手。見自家姐姐歡喜的樣子,柳夢瑤不忍打破姐姐的慈母樣子,但是姐姐顯然忘了這還是在機場,柳夢瑤不得以才出聲提醒。「姐姐,我們回家去吧,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有些累了」「哎呀,你看看我,這,呵呵,快,走吧。」忙將小嬰兒遞還給妹妹,自己則拿過夢瑤的行李,走到外邊自家的汽車旁,將行李放進後備箱,驅車回家。

「夢瑤啊,離到家還得有一段時間呢,你先睡會吧,到了我叫你」女人邊開車,邊看向後座上的妹妹,微微一笑。

「沒事,我也不怎麼困,在飛機上睡過了,不過,怎麼姐姐不住在之前那個地方了嗎?」在夢瑤的記憶裡,姐姐的家不會太遠的啊。

「哦,你姐夫啊前一陣剛剛在市郊買了套房子,雖然私密性很強,但是離市裡還是有些遠了。」女人說起自家男人雖是有些埋怨,但更多的是濃濃的幸福感。

「哎,姐夫呢」只看到自家姐姐來接。

「別說了,還不是醫院臨時有事,做醫生的都這樣,不怕你笑哦,有時候都要提槍上陣了,結果來電話說有急診,結果又匆匆揉了揉,就回醫院了。真是,夢瑤啊,你別在意啊,只有姐姐來接你。」怕夢瑤以為自己老公對自己來家不滿意,於是解釋說。

「姐姐,說什麼呢啊,我怎麼會那麼想,姐夫也是因為忙嘛。」兩姐妹一路上說說笑笑,不一會,也就到家了。

柳珺瑤的新家位於市郊的一片富人區,獨門獨院,進院的大門兩旁種著成片的法國梧桐。在茂密的樹林裡還有一個白色鞦韆和白色休閒餐桌椅。大門口擺放著怒放的鮮花。

「姐姐,怎麼,你中彩票了嗎,這個房子很不錯哦」摸著門口盛開的花,調皮的和姐姐開著玩笑。

「哪有啊,還不是你姐夫,干了有十幾年的醫生了,加上我的工資也不怎麼低,再說,當初父親母親去世,不是也給我們留下了些錢嗎?」說道早已去世的父母親,姐妹倆有些悲從中來。還是妹妹打破了周圍漸漸瀰漫的悲傷氛圍。

「姐,別傷心了,看到你這樣,爸媽在天上也會不高興的,我們快進去吧」「你看看我,可能是年紀大了,最近總是這樣」笑了笑,忙開門,進屋。

「哇,姐,沒想到這房子不僅外邊好看,連內部的裝修也很有品位啊」屋子的內部主要以歐式風格為主,純白色為主,淺棕色的實木地板,歐式吊燈,還有那盤旋而上的實木樓梯。

「呵呵,怎麼樣,不錯吧,這都是你姐夫弄得,他就喜歡白色,估計是自己是醫生的緣故」語氣裡是慢慢的驕傲。

柳夢瑤只是會心一笑,自己這個姐姐啊,一提起姐夫就滿臉幸福,想起九年前,姐姐突然和自己說,她要結婚了,自己問她,倆人認識了多久,姐姐當時是怎麼說的,她說:「也許只有一眼吧,我就愛上他了,我還從來沒遇見過令我如此心動的男人」於是,在倆人相識一個月後就匆匆領了結婚證,因為雙方都是沒有父母的孤兒,甚至連喜酒也是簡單辦的。自己當時還是一個十四歲的小孩,哪裡懂得這些,只知道,無論姐姐做什麼決定,自己都會支持。

「哎呀,你看,我光顧著和你說了,來,我帶你去房間看看,姐姐親自佈置的哦」,領著妹妹上了旋轉樓梯,二樓一共四間屋子,一間主臥,一間客臥,一個書房,還有一個公用衛生間。將妹妹領到客臥門口,推開門,只見滿屋的粉紅色,粉色的牆紙,粉色的床幔,甚至連窗簾的薄紗也是淺粉色的。在大床的旁邊還有一個小小的粉色嬰兒床。柳夢瑤很感動,姐姐對自己就像母親對女兒一樣好。「姐,你還當我是小女孩啊,都是粉紅色的」雖然很感動,但還是調皮的對著姐姐撒嬌。

「我的夢瑤啊,在姐姐看來,永遠都是小女孩」說著,還愛憐的摸了摸妹妹的頭。

柳夢瑤只是笑了笑,她知道的,姐姐對自己有多好。

走到床邊,正想將小嬰兒放進嬰兒床,卻見小寶寶正張著大眼睛,笑呵呵的對著媽媽笑,誰料剛離開媽媽懷抱的小寶寶,隨即大哭起來。但看妹妹好像無動於衷,也不伸手抱抱孩子。

柳珺瑤見此情景,哪裡捨得,緊忙把孩子抱在自己懷裡,輕輕的哄著。還埋怨的對妹妹說:「孩子都哭了,你怎麼也不抱抱啊,你看看,我們小萱萱哭得多傷心,哦哦哦,不哭哦,寶寶乖」一向喜歡孩子的自己,一看到孩子哭,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姐姐,小孩子不能太慣著的,哪能只要人一直抱著啊」就知道姐姐一向心軟,哎。

「我就樂意抱著,我就喜歡我們萱萱,是不是啊,嗯,小乖乖」懷裡的小寶寶早就不哭了,一直對著柳珺瑤笑,直把柳珺瑤笑的心都醉了。

看著姐姐不捨得放手,柳夢瑤無奈的搖搖頭。「好吧,姐姐,你喜歡抱著那你就抱著吧,我想喝水,在哪裡啊」剛剛還沒感到口渴,現在卻有些渴了。

「哦,在廚房呢,來,我去給你拿」於是又懷抱著萱萱,領著妹妹下了樓。

讓妹妹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自己去給妹妹倒水。

「來,給,對了,是不是該給孩子餵奶了」將水遞給妹妹。

「哦,時間還沒到呢,還早著呢」姐妹倆又在沙發上看了會電視,又逗了會孩子。然後,柳珺瑤的手機響了。「嗯,好,我馬山回去,知道了」掛斷電話,原來是公司打來的,正由柳珺瑤開發的正在運行的項目出了點事,需要馬上回公司。「夢瑤,真是對不起,公司有事,我得馬上回去」對妹妹有些歉疚,妹妹才剛到自己就要回公司。

「姐,這有什麼,你快去吧,我能照顧好自己的」怕姐姐耽誤時間,催促著。

「那好,你自己在家照顧好自己,一會去樓上睡一會,估計你姐夫晚上還能回來,一會我從公司回來的時候,順便買些菜,咱們一家人好好吃一頓團圓飯」隨後,有囑咐了妹妹兩句,包括什麼東西都放在哪,把這當成自己的家等等。最終在柳夢瑤的無奈下,才驅車回公司了。

初遇情事(慎!)中

姐姐走後,柳夢瑤又在客廳看了會電視,感覺有些倦了,看了看懷裡的女兒,似乎也有些困了,於是打算上樓睡會,剛起身,懷裡的女兒就大哭起來,輕拍了拍卻絲毫沒有緩解,於是看了看表,原來是小萱萱吃飯的時間到了。想到家裡也沒有別人,於是,柳夢瑤就乾脆在沙發上,解開自己的衣襟,銜起因生育而飽滿了數倍的雪白肉乳,捻起左乳,喂到女兒嘴裡。

小萱萱看樣子是真的餓了,小嘴吸吮的特別用力。「媽媽的乖寶寶,輕點」被女兒吮吸的有些疼。

正在這時,突然大門開啟,走進來的是一個長相並不算英俊,高大黝黑的健壯男人。二人的視線在空氣中交匯。這應該就是姐夫了吧,不過姐姐不是說,姐夫要到晚上才會回來嗎,怎麼現在才三點鐘就回來了。柳夢瑤此時還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正袒胸露乳地給女兒餵奶,全部心神都放在了那個剛走進屋子的男人。看到自己的姐夫,正緊盯著自己,猛然想到自己的樣子,想到姐夫看到自己這副樣子,不由地挺了下身,被女兒吸吮的碩大奶頭從女兒嘴中滑落,在空氣中顫顫巍巍的棉乳,奶頭甚至還流著奶白色的乳汁。也不管女兒是否吃飽,女人急忙想要將衣襟拉上,藉以阻止男人赤裸裸的視線。似乎是對男人熾烈的目光緊盯的不能自己,柳夢瑤又情不自禁的抬起頭,看向男人,想著這樣的男人,這樣高大的男人,才是自己內心裡的理想伴侶。男人也直視著柳夢瑤,想著這個美麗嬌小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妻妹,內心中勃發的愛情與慾望蒸騰而起,那份悸動,原來竟是多年未曾體會到的心動。

正當兩人互看的春情萌動時,我們的小萱萱不樂意了,自己還沒吃飽呢,飯飯怎麼就沒了呢,不依不依,我哭。

孩子的哭聲,打斷了兩人在空氣中互相傳遞的情愫。柳夢瑤暗罵自己怎麼能對姐夫產生異樣的情愫。女人本想先將衣服穿好,去樓上再喂女兒吃奶,來緩解尷尬。奈何自己的寶貝女兒卻不動媽媽的良苦用心。看到媽媽要將衣襟掩上,哭得更大聲,一邊哭一邊用小手扒拉柳夢瑤的衣服,試圖把自己的最愛露出來。

看著女兒哭得好不傷心,女人也不忍心,只好又將衣襟拉開,小心地只露出左乳,放進女兒的小嘴裡。吮吸上了自己的最愛,小萱萱才安靜下來,伏在媽媽懷裡乖巧的吸吮。

男人脫了鞋子,走進客廳,坐在柳夢瑤身旁的沙發上。「是,夢瑤吧,不好意思,今天突然有台手術,沒有去機場接你,真是不好意思」看著嬌嫩的小女人害羞的低垂著頭,會心一笑,心有些類似愛情的觸動。表面上看似沒有太大變化的問候著,內心裡卻在看到那脹紅的乳頭在嬰兒的小嘴裡若隱若現時,有如白馬奔騰,慾望上升。「嗯,姐,姐夫,您好,沒,沒關係,有姐姐就很好了」小女人期期艾艾的回答。半天柳夢瑤沒有聽到男人的答話,於是想要抬頭看看男人怎麼了,卻不曾想到,男人正如看到獵物的狼一般,看向自己的胸口,左乳被孩子叼在嘴裡,本來藏在衣服裡的右乳不知不覺間早已被女兒的小手扒拉出來了,淫靡的流淌著汁液。

「姐,姐夫,別看」小女人不好意思的想要將右乳掩藏起來,卻見男人猛地起身,來到自己身邊,阻止了剛攀上衣扣的小手。眼神卻一錯不錯的看向女人裸露在外的蕩著乳波的玉乳。

不能自已的將手放在右乳上揉捏著,將其揉成各種曖昧的形狀,脹痛的乳尖禁不住男人如此的褻玩,乳汁「噗噗噗」的湧脹出來。「嗯,呀,呀」男人看此情景,再加上女人舒服的吟叫,猛地咬上那殷紅的乳頭,大力吸吮著,力道大得好似要將它整個吞下似的。「啊啊啊,姐夫,姐夫不要舔啊」敏感的乳尖被男人輕咬著,舌尖挑逗的來回撩撥。理智上想要推拒男人,奈何自己自從懷孕至今,老公一直都沒碰過自己,正是二十多歲,情潮湧動的年紀,腫脹的胸乳被男人吸吮舔吻的那般舒服,行動佔據上風,於是將男人的頭壓向自己,向上挺胸,想要更多。迷糊間,看到男人和自己的女兒,一人佔據一邊,伏在自己胸口,吸吮著自己的乳汁。不禁春情湧動。男人看向旁邊已經吃飽了吐出奶頭的的寶寶,於是起身將孩子放在一旁的沙發上。復又回到女人身邊,看著迷亂在情慾中的女人,黝黑的雙手又在玉乳上揉捏著,唇則吻上女人嬌嫩的紅唇,互相交換著彼此口中的津液。淫靡的銀絲順著兩人的唇邊滴落在乳白色的沙發上。男人繼續嘴上的動作,大手卻從裙邊探進,來到女人已經動情的私處,隔著內褲撫摸著腫脹的肉唇,流淌出的愛液打濕了男人的手指,小指似有似無的刮騷著充血的小核。「嗯,呀呀,好爽」想要,好想要,想要他插進來。男人放開女人被啃咬的豔紅的小嘴兒。細長的手將女孩的衣襟全部挑開,扯下乳罩,靈巧的舌舔弄著雙乳,復又來到小腹上,壞心眼的畫著圈圈挑逗。或是輕輕的舔吻著,或是重重的吸吮著。一番舔吻過後,陸夢瑤如雪的肌膚上早已佈滿青紫的吻痕。舌尖又調皮的舔向柳夢瑤的小巧肚臍時,酥麻的快慢令女人不由自主的扭動身體,淫叫連連。

「寶貝兒,你好敏感」抬起身,在女人耳邊調笑的說道。

手不閒的拉開女人裙子上的拉鏈,拋下裙子。露出了黑色的蕾絲丁字褲。「寶貝兒,你好淫蕩,竟然穿丁字褲」說罷,不等柳夢瑤回答,隨即親吻上女人光裸滑嫩的大腿,身下人兒再次淺吟出聲。來到女人的股地,來回輕扯著卡在肉縫的內褲細帶,即使已經已經生過一個孩子的柳夢瑤,密處依舊如同處子般粉嫩,並不濃密的細小絨毛捲曲著。猛地吻上肉縫,隔著薄薄得布料,或上或下的來回舔弄著。淫液和口水沾滿了整個嬌嫩的陰口,越來越重的舐咬,直舔的那粒嬌嫩的花核充血變硬。淫水打濕了蕾絲內褲。

「寶貝兒,你怎麼這麼敏感,都濕了呢」「唔,嗯,插進去,求你插進去,我好熱,好熱」柳夢瑤顯然已經迷失在情慾中。

「寶貝兒,一會你姐姐就要回來了呢,我們要快一點,來,給我也舔一舔」

初遇情事(慎!)下

將女人抱起放在鋪著地毯的地板上,趴伏在柳夢瑤身上,以頭對腳,將肉棒深插在女人的唇中,自己則埋頭在女人的密處,舔弄著腫脹的花核,吸吮著黏膩的愛液。自己的慾望被包裹在火熱的唇間,瞬間脹大數倍的莖體甚至不能被女人的小嘴完全納入。「嗯,再進去一點」柳夢瑤並不滿足於現狀,想要被大肉棒插入。被粗大的利刃撐大的小嘴兒,盡力的吞納著男人的慾望,手則撫慰上碩大的卵蛋。「嗷,賤人,好爽」於是不顧女人是否能承受,狠命的大力抽插,「唔唔」利刃恐怖的直至女人細嫩的軟嗓。突然將肉棒從柳夢瑤的嘴中抽出,跪坐在女人的白嫩肩膀處,對著女人爽出情慾的小臉,擼動著手中的碩大,加快速度,吼叫一聲,將精液射在柳夢瑤的唇邊,睜開眼的柳夢瑤看到的就是男人剛剛射精過後擼動著自己的碩大,延緩著快感的樣子。男人迷醉的神情,深深的印在柳夢瑤的眼裡,心裡。情不自禁的將男人射在自己唇邊的濃稠舔進嘴裡,更伸舌舔乾淨男人沾著精液的莖體。

事後,男人將柳夢瑤抱起,送到樓上女人的房間,又下樓去將孩子抱上來放進嬰兒床裡,剛剛兩人的激烈情事,完全沒有影響到小家夥,睡著正香呢。

男人在柳夢瑤身邊躺下,將女人攬在懷裡。「小乖,怎麼辦,我喜歡上你了,不,應該說是,我愛你,不可思議吧,只剛剛一面,我就愛上了你」在女人耳邊輕聲呢喃。

「姐,姐夫,我」緊緊被在男人擁在懷中的柳夢瑤緊緊地抓住男人的衣襟。

「噓,寶貝兒,別叫我姐夫,叫我軍,好不好,叫一聲」「姐……軍,軍,我,我也,我也愛你,怎麼辦,我覺得好對不起姐姐,姐姐對我那麼好,我,我怎麼能……」緊緊地依靠著男人,柳夢瑤傷心地流著淚,背德的快感過後是無止盡的恐慌與空虛。

「寶貝兒,我好高興,我好高興,在我即將步入不惑之年的時候迎來我的愛情,寶貝兒,乖,你姐姐,你不用擔心,交給我好不好,嗯?」如同哄孩子一般,拍撫著懷中自己疼到心尖的顫抖的小女人。

「嗯,好,我只相信你」將頭埋進男人的胸口,聽著男人有力的心跳,很有安全感。

「寶貝兒,你先休息會,我去樓下收拾一下,好嗎」知道男人要清理的是什麼,於是。放開男人,紅著臉點頭。

低頭銜上女人的唇,相互撕扯著,當感到懷中的小女人要窒息了才鬆開。親親了柳夢瑤的額,下床,去樓下收拾剛剛兩人的淫亂證據了。

躺在床上的柳夢瑤回想起剛才的一幕,俏臉通紅,和自己姐夫相通的愛意,戰勝了對姐姐的愧疚,自己怕是不會放開男人了吧。

樓下,程志軍剛剛收拾好,柳珺瑤就回來了,還拎著大包的食品袋。男人見狀忙幫著拿了過來,放進廚房。「哎,阿軍,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早,看到小妹來了嗎」本以為男人回來的會很晚呢。「哦,今天手術做完就下班了,看到了,在睡覺呢」男人將柳珺瑤買的東西一次放進冰箱。「是嗎?可能是太累了吧」是做的太累吧,男人心想。「阿軍~」柳夢瑤洗好澡,剛下樓梯就看到讓自己難過的一幕,自己的姐姐正從背後擁著姐夫的腰。姐姐是姐夫法定的妻子,自己又算什麼呢。男人不經意的回頭,正好看見自己的心尖正站在樓梯上,看著自己和珺瑤,泫然欲泣的樣子。男人哪能看得過去自己的心肝有如此表情啊,不經意的掙脫開柳珺瑤的束縛。「小妹睡醒了啊,正好,再等會兒,一會就開飯了,看姐夫今天給你露一手」看到小乖還是愣愣的樣子,男人好心疼。

「哎,夢瑤,睡醒了嗎,你臉色不是很好啊」急忙走上前去,摸了摸妹妹有些蒼白的小臉。

「哦,沒事啊,可能是還有時差吧」對於姐姐的關心,自己真的感到負擔,愧疚的負擔。

晚上,三人坐在一起吃了頓團圓飯,期間柳夢瑤一直興趣缺缺,只懶懶的答幾句,柳珺瑤以為妹妹身體不適,噓寒問暖。只有程志軍知道,小乖是因為看到自己和柳珺瑤的親密才這樣的。

大家吃好後,男人去刷碗,留下姐妹倆看電視談心。

快到睡覺的點,姐姐催促著妹妹去睡覺,男人趁柳珺瑤不注意的時候,湊近柳夢瑤的耳邊悄聲說著什麼。然後和柳珺瑤離開,進屋去了。

柳夢瑤回想起男人剛剛在自己耳邊留下的熾熱話語,不禁臉紅成一片。

「小乖,今晚等我,不要鎖門啊」柳夢瑤懷著這句話,又興奮又緊張的躺在粉嫩的大床上,期待著男人的到來。

臥室偷情(慎!)

 

第二章

「吱」門開了,躺在床上的柳夢瑤知道是姐夫來了,又緊張又開心,偷偷的閉上眼睛假寐。

程志軍輕手輕腳的走近床邊,看著一旁睡的正香的萱萱,再回頭看著自己的心肝。可能是在床上的柳夢瑤感到了男人熾烈的視線,纖長的睫毛抖了抖。呵,就知道自己的寶貝兒是在裝睡。看我怎麼懲罰你。

男人輕柔的掀開遮掩美妙女體的薄被,白皙的胴體在月光的照耀下更顯誘惑。只見自己的寶貝兒渾身上下只穿了件近乎透明的內褲,由於是側躺的緣故,乳房更顯豐盈。「這個小騷貨」壞心眼的舌舔弄上白嫩的腳背,包裹著細白圓潤的小巧腳趾。「唔」呵,還裝。粗糲的舌轉而摩挲上女人細膩光滑的小腿,大掌撐開女人併攏的雙腿。抬高右腿放在自己的肩上,靈活的舌或輕或重的舔吮著女人的腿兒跟。近在眼前的花谷幽穴散發著陣陣美妙的馨香。湊上舌隔著內褲挑逗吸吮,直引得身下人兒嬌喘不已。抬手將女人身上最後一件遮掩物解開,直接碰觸上肉縫,撐開兩瓣陰唇,吸附上顫巍巍的花核。谷地幽處湧出一股股淫水。

「啊,姐夫,嗯,不要,好癢」被男人玩弄的酥麻不已,「呵,不是在裝睡嗎,怎麼,不繼續了?」隨即大力吸吮著花穴,含著滿口淫液吻上女人的嬌唇。

「唔,嗯,嗯」姐夫好壞,原來早就知道自己是在裝睡,還逗弄自己,好討厭。

「怎麼樣,好不好喝,告訴我是什麼味道」

「嗯,好,好喝,很,很甜」嗯,好羞人,姐夫竟然給自己喝自己的淫液。

男人復又吻上女人的唇,二人吻得難捨難分,情到深處,互相吞食著對方口中的津液。

直到把女人吻得嬌喘不已,瀕臨窒息才放開。

大手來到女人嫩白的大奶上,揉捏把玩出各種形狀。指尖搓揉著粉紅色的奶頭,乳汁滿溢出來。低頭舔吮著流溢出來的汁液,吻上的脹紅的乳暈,吸吮著碩大的乳頭,大股大股的吸食著奶液。

「唔,嗯,呀呀呀,好爽」被姐夫揉弄舔咬的乳頭脹的好大,嗯,想要更多,唔。

「我的寶貝兒好騷,被姐夫舔舔奶頭就騷成這樣」看來自己得了個好寶貝。

「嗯,姐夫,不要說,我要,我要嘛,給我」姐夫好討厭,人家想要嘛,給人家嘛。

「好,姐夫馬上就給我的騷寶貝兒」從女人身上起身,脫下睡袍。睡袍內是一具壯碩肌肉的男體,下身的陰莖早已腫大變粗,莖身脹的紫紅,碩大的龜頭吐出白液。

見此情景,柳夢瑤只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像著火一般,私處更是蠢蠢欲動,感覺肉縫處淌出了淫液。嗯,好害羞。

「寶貝兒,滿不滿意,嗯?」說著,還晃了晃身子,巨大的肉棒也跟著動了動。

「啊,滿意,好滿意,嗯,姐夫,給我,啊」想要,想要大肉棒插進來。為了緩解私處的瘙癢感覺,女人只能借助併攏雙腿摩挲著。

「想要,就自己來,來,自己坐上來」說罷,男人躺在女人身邊,誘惑的說道。

女人經不住引誘,爬上男人的腰腹。男人將柳夢瑤攬向自己,濕吻上女人的唇。下身的巨大頂弄著女人火熱的小穴。

「呀,姐夫,姐夫,進來,快插進來」好空虛,插進來,好想要姐夫。

「好,如小乖所願」碩大的陰莖插入濕滑的谷地,穿過子宮頸,一下下的頂弄著嬌嫩的子宮。

「嗯,嗯,好大,好脹,啊,好深,頂到子宮了,要頂穿了」從未體會過的做愛感覺,姐夫的肉棒插得自己好爽。

抓玩著女人蕩漾在空氣中乳汁四濺的大奶,噴濺的奶液順著女人的胸口流溢到兩人的交合處。

男人亢奮的快速抽插,直頂的身上的人兒浪叫連連。

「啊,射給我,姐夫射給我,唔」感覺到男人強有力的抽插之後,絞緊小穴,迎來了滾燙的精液,灌滿了整個子宮。

當晚,倆人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房間的每個角落都沾染上了可疑的體液。

儘管快四十的男人了,體力依舊很好,做完後神清氣爽。清洗乾淨兩人,抱著早已脫力的女人躺在床上。霸道的將女人攬在懷裡,拍撫著女人細白的身體。

「姐,姐夫,你過來這邊沒問題嗎」要是姐姐知道怎麼辦。

「小騷貨,做完了才想到這個問題嗎」這兩姐妹還真是像,在床上一樣的騷,每次都要把自己搾乾。

「討厭,人家才不是騷貨呢」好害羞,被姐夫叫做騷貨。

「呵,你不是騷貨是什麼,是誰把姐夫勾引上床,一遍遍的讓姐夫干你,嗯?」

「唔,別說,別說了嘛」笑笑笑,總是逗弄自己,好討厭。

「姐,姐夫,你,你是裸睡嗎」一想到剛剛男人在睡袍裡沒穿衣服,自己就好傷心,想著男人赤裸著身體和姐姐躺在床上,啊,不要。

「怎麼,嗯?」看自己寶貝兒的樣估計又是吃醋了,哎,這個小女人。

「寶貝兒,除了干你姐姐的時候,其餘時間我都是穿著衣服的哦」就是喜歡逗弄這個小浪貨。

「討厭,你,你,是我姐姐讓你滿意還是,還是我讓你滿意」就是想知道嘛,姐夫比較喜歡哪一個。

「你呀,和你姐姐一樣,不論平時是什麼溫婉的樣子,到了床上就和蕩婦一樣,哭著求著讓我干,不過,讓我最滿意的嘛,當然還是──我的騷貨小寶貝兒了」吊足胃口,看著女人小心翼翼的樣子,真是可愛。

「那,那我哪裡讓你滿意啊」原來姐姐在床上,也,也那麼開放啊。

「唔,讓我想想,我的小騷貨奶子夠大,還會噴奶,最重要的是小騷貨的小穴夠嫩啊,不像你姐姐,都讓我操的鬆了,而且你的小穴還是粉紅色的,又緊又熱的,每次都讓我欲仙欲死,說,是不是你老公不怎麼玩你,要不怎麼還是粉紅色的」一想著那緊致的觸感,肉棒又蠢蠢欲動,不行,天快亮了,要回去了。

「嗯,你喜歡,喜歡就好,嗯,張東他,很少弄我的,懷了孩子就更少了,所以,所以就還是粉紅色的」想起那時老公對自己性慾寡淡,時不時感到委屈,沒想到現在能讓姐夫如此滿意,好開心。

「寶貝兒,沒人的時候不要叫我姐夫,叫我老公,好不好,嗯?」

「好,老公,老公,我愛你,好愛你」姐姐,對不起。

「老婆,我的好老婆,我也愛你,乖,再躺一會我就該回去了,來,再讓我吸吸你的奶」滑到女人的胸口,等著女人給自己哺乳。柳夢瑤拈起自己的奶頭,餵進男人的嘴裡,感受到男人大力的吸吮,抱著男人的頭,沈沈睡去。

早上起來的時候,早已不見男人的蹤影,女人有些失落,可一想到昨晚兩人情義相許,又感到很開心。洗漱完事後,又給孩子餵了奶,這才下樓去了。

各玩各的(慎!)

 

 

 

 

 

 

 

第三章

柳夢瑤下了樓就看到姐夫一個人在廚房做早飯,沒看到姐姐,應該是還在睡吧。於是悄悄的放慢腳步,來到男人身後,抱住男人的虎腰。甜甜的叫了一聲「姐夫」。聽到女人飽含愛意的撒嬌,男人回身擁住女人,兩人唇抵著對方,交互著對方口中的津液。「寶貝兒,昨晚睡好沒,嗯?」昨晚,倆人做完已經凌晨了,自己離開的時候心肝睡的不是很踏實。「沒睡好,姐夫都不在身邊,做完就走,好薄情」嘟嘟嘴,抱怨著。「小騷貨,現在不覺得對不起你姐姐了,嗯?」難道自己想走嗎,小騷貨纏人的功夫厲害著呢,可是現在還不是時候讓珺瑤知道這件事。正在女人還想說什麼的時候,柳珺瑤打著哈欠走下了樓。聽到腳步聲的二人連忙分開,男人繼續做著早飯,柳夢瑤則拿著水杯裝作喝水的樣子。

「唔,阿軍早,夢瑤早」絲毫沒有發現二人有什麼不對,打完招呼後就拉著柳夢瑤去餐桌等等吃早飯了。「來,咱們到外邊等,這油煙大」

「唔,姐夫,好好吃」吃著自己心愛人做的早餐好幸福。

「呵呵,夢瑤喜歡就好」這個小騷貨竟然明目張膽的挑逗我。原來在白色桌布的掩蓋下,柳夢瑤競用小腳磨蹭著男人的大腿。看著自己的樣子也似有似無的挑逗,真是賤貨。

「哎,對了,阿軍,你今天上班嗎」妹妹昨天剛來,自己還沒陪夢瑤出去逛逛,奈何這幾天項目出了問題都要在公司加班啊。

「今天休息,怎麼了嗎」桌布下的女人小腳大膽的來到男人的兩腿間,按摩著男人脹大的巨物。男人就勢敞開大腿,突的夾住女人的小腳。

「唔」感受到男人巨物的甦醒,即使隔著衣物,也能感受到熾熱。

「夢瑤,怎麼了嗎」柳珺瑤忙問向妹妹。

「嗯,沒,沒事,就是咬到舌頭了」嬌嗔的瞪了男人一眼,眼裡閃爍著委屈。

「哎,這孩子,慢點吃,對了,我一會要去上班,今天可能回來的會很晚,一會讓你姐夫帶你出去玩玩,晚上你們先吃,不用等我了」說著,看了看表。「糟了,要遲到了,你們繼續吃,我先走了」連忙拿起包,穿上鞋跑了出去。後面傳來妹妹的囑咐聲:「姐姐,慢點啊」

回應柳夢瑤的只有關門聲和汽車發動離開的聲音。

「你姐姐走了,我們現在可以算賬了,嗯?小騷貨」想著剛剛女人的挑逗,看來自己有必要教訓教訓這個犯騷的小騷貨了。

「嗯,姐夫,人家也是忍不住嗎」自己就是要挑逗他,看著男人隱忍的表情,就很好笑。

「哼,還不快過來」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女人坐過來。

「姐夫~你要怎麼算賬嘛」順勢坐在男人的大腿上,不安分的動來動去。

「小騷穴是不是很想要,嗯?」探手摸了摸女人已經濕漉漉的穴口。

「呀,唔,想要,好想要嘛,給人家啊,姐夫」似是捨不得男人的手指帶來的酥麻,扭動身子將自己的私處更加迎合男人的手指。

「小騷穴想要什麼,說」將手指插進了淫水流溢的蜜谷,摩挲著充血的肉蒂,直引逗的女人慾火焚身。

「啊啊啊,要,要姐夫的大肉棒,啊,快,插進來嘛」真討厭,就會一直用手指逗弄人家。

「這樣啊,那姐夫就懲罰小騷貨夢瑤看得見吃不著,看著姐夫是如何射精的好了」說罷,將女人抱起,放到餐桌上。

「接下來,小騷貨你只可以看不可以碰哦,否則以後就算你慾火焚身了我都不會操你了哦」

用沾滿淫液的手指點了點女人的唇,火熱的口腔如約而至。女人將自己的淫水吸吮進自己的嘴裡。

「唔,姐夫,好壞,人家不依嘛」只准看不準碰,那怎麼可能嘛,每次看到姐夫的大肉棒都會讓人家失控的,好壞啊。

「不依?那算了,正好做完沒怎麼睡好,我先上樓去睡了,你隨意吧」作勢就要往樓上走。

女人哪裡肯,忙拉住男人的大手,罷了,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嗯,好吧,我答應嘛」委屈的看了男人一眼。

「這才乖,這才是姐夫的騷寶貝兒嘛,這樣好了,放寬懲罰力度,允許小寶貝自己玩弄自己,如果表現好,姐夫可以考慮要不要進到小騷穴裡哦」說罷,將褲扣解開,退下西褲。隔著內褲撫慰著自己碩大的慾望。

「嗯嗯,好吧」吞了吞口水,姐夫的那裡真的好大,緊小的內褲早已包裹不住探頭的陰莖,唔,好想讓它進到自己裡面。

「那我們現在開始了,讓我看你表現」慢動作的拉下黑色內褲,露出完全勃起佈滿青筋的巨刃。眼睛注視著女人的一舉一動,手下卻毫不馬虎,用一隻手圈著他的肉刃,上下緩慢的搓動著。

「唔,恩恩」啊,好性感,自慰的姐夫真是太性感了。沈迷在男人自我撫慰中的女人,面色潮紅的一手解開自己的衣扣,拉下乳罩,揉捏著自己的乳肉。另一手則來到裙下揉弄著潮濕的肉縫。眼神卻一錯不錯的看著男人。

程志軍看著情慾漩渦中迷亂的女人,滿意的笑了。繼續套弄著自己,擼動粗長的柱身。

僅僅在門外揉搓的指不滿足於現狀,解開內褲帶子,直接將指探進流水的花谷。

「嗯啊」不同於姐夫帶給自己的快感,自慰的興奮包裹著自己。嘗試著旋轉了一下,競意外的觸碰到了自己的敏感處。

「啊啊啊啊」搖著頭似是快樂似是痛苦的呻吟,像是絲毫不滿足的再次插進了一個手指,兩個手指在花穴裡進進出出。

程志軍走近女人進出手指的花穴,空閒的另一隻手彈向女人腫脹在空氣中的花核。

「呀呀」敏感的花核被如此玩弄,痛感清晰可見快感也如期而至。不夠,還不夠,姐夫。

「嗯,姐,姐夫,嗯,幫我,啊」早已被男人肉棒調教的肉穴絲毫不能滿足於女人細嫩的手指。

「寶貝兒,姐夫說過的,自己來,乖,再多一個手指插進去,掐玩你的乳頭,看看,你的騷奶頭都流奶了,真淫蕩」用淫蕩話語刺激著女人,自己也加快了手上套弄自己的速度,天知道自己也快忍不住了。

「啊啊,嗯」聽從男人的話,大力的玩弄自己流淌奶液的雪乳,抽插著自己的小穴。

「寶貝兒,看著我,嗯?」撫過女人的頭,看向自己噴張的巨刃。

被男人攬過的頭,迷濛的雙眼對上男人飽脹的陰莖,看著男人套弄著自己,上下搓弄,把玩著腫大的囊袋。

「嗷,姐夫的小騷貨,嗯,夢瑤」圈弄著自己的肉刃,想像著自己的寶貝兒正握著自己命根。

「啊啊,姐夫啊」不可自已的玩弄著自己,水聲,淫聲四起。

即將高潮的巨大抖動著,湊向女人因快感而哭泣的俏臉。

「嗯,小騷貨啊,姐夫的小騷貨」手上加快速度,突地,肉棒一陣抽搐,健壯的虎軀顫抖,吼叫著將濃稠的液體射在女人的臉上。

高潮的快感帶給男人無比的享受,套弄著粗長的莖體,延緩著高潮的餘韻。

與此同時,在男人射精的同時,柳夢瑤也尖叫著達到高潮。

「怎麼樣,寶貝兒,爽不爽,嗯?」大指來到女人淫靡的私處,抽出女人沾滿淫水的手指,攜著女人的指揉弄上奶汁四濺的乳頭,最後來到佈滿情潮的小臉,就著女人的手,沾著自己的精液與女人的奶液與淫液,送進柳夢瑤的小嘴裡。

「唔唔,好好吃」大力吸吮著自己手上的液體,細緻的舔弄著手指的每一個角落。

「真是個蕩婦,明明是懲罰你,看你自己爽的樣子,不行,看來我還是得加大懲罰力度啊」

邪笑著從一旁褲兜裡拿出一個粉色的跳蛋,開動開關,遞到女人面前。

「嗯,就罰你,帶著這個和我出去,前提是不准穿內褲哦」挑逗的舔了舔女人的耳。

「唔唔,不,不要,好羞人」怎麼,怎麼可能嘛,不穿內褲,啊,為什麼既害怕又有點期待呢。

「不可以不要,你會喜歡的,快,去洗個澡,然後把這個塞進你的小騷穴裡,然後我們出去,姐夫要奉你姐姐的命令帶你出去逛逛啊,把咱們的小萱萱也帶上,快去」拉起女人,拍了拍女人爽呆了的小臉。撿起地上自己脫掉的褲子,轉身上樓洗澡去了。

柳夢瑤紅著臉看了看一旁嗡嗡不停抖動的跳蛋,手不受控制的輕觸,緩了緩心神,隨即也走上了樓。

野外愛愛(慎!)上

 

 

 

 

 

 

 

第四章

「唔唔,姐,姐夫,我們回去吧,啊嗯」天哪,原來自己真的如此淫蕩,沒穿內褲的小穴裡塞著正在嗡嗡跳個不停的跳蛋,正和姐夫推著萱萱在街上散步。好在這一區都是獨幢別墅區,隱秘性很好,種滿法國梧桐的寬廣馬路兩邊人跡稀少。

「寶貝兒,才剛出來怎麼就要回去呢,自從搬到這邊,我還沒好好看過呢,正好今天和寶貝兒你好好逛逛,不過你可要夾緊小穴哦,否則淫液流出來可就不好了哦」一手推著嬰兒車一手攬著女人的細腰,湊近女人的耳邊道,不時用大手撫摸著女人飽滿的臀。

「恩啊,不,不要,啊,要流出來了,姐夫」情慾直線上升,無力的癱軟在男人身上,跳蛋一直在敏感的小穴深處裡盡職的跳動著。

大手連忙扶住要癱倒的女人,往懷裡攬了攬。

「寶貝兒,你看看,我們還沒走多遠呢,還是在家附近啊」攜著早已癱軟的女人推著嬰兒車來到人工湖邊的鞦韆上,午後的湖邊陽光靜謐溫暖,碧波微漾。最重要的是沒有一個人,方便辦事。

安頓好萱萱後,復又回到女人身邊,摸著女人嬌小的小臉,誘惑道:「寶貝兒,愛不愛姐夫,嗯?」大手再次光顧女人豐滿的嫩乳,隔著衣服撫弄。「呀,嗯,愛,啊,夢瑤好愛姐夫,唔」拉住男人想要從自己乳肉上收回的手,覆蓋著男人的大掌一齊玩弄著自己的一雙玉兔。

「真是個小蕩婦,那姐夫的小騷貨夢瑤聽不聽姐夫的話,嗯?」順勢坐在女人的旁邊,攬過,有力的手揉弄上女人的渾圓,不期然的感受著跳蛋的顫動,懷中女人的呻吟。

「啊啊啊,聽啊,姐夫的小騷貨,夢瑤,聽,啊,姐夫的話,嗯」不夠,不夠,想要更多,嗯,再給我啊。

「好啊,既然聽我的話,那就,表演給我看」說罷,拉起女人在自己面前站好,自己則依舊愜意的蕩著鞦韆。

「唔,什,什麼」呆呆的任由男人拉起自己,不明就裡的看著男人。

「脫給我看,嗯,誘惑我」舔著嘴角邪笑著說道。

「嗯,啊,不,不要,這,這是在外邊啊」怎麼能,這樣啊,雖然自己也想要可是,在外邊,好羞人啊。

看著女人嘴上說著不要,身體上卻早已被跳蛋折磨的慾火難耐,只是自己的小騷貨還在乎那點可憐的羞恥心,看來自己還要再接再厲啊。

滿不在乎女人微弱的「不要」,好笑的從衣兜中拿出小小的電路板,指尖輕輕一按,只聽見面前的女人不顧羞恥的淫叫出聲,瘦弱的身體抖個不停。

「呀呀,不,啊,停,停下來」太快了。就要承受不住了。

原來剛剛男人手裡的那個是跳蛋的開關,輕輕一推,就讓女人欲仙欲死。

「答不答應,嗯?這才剛剛是中檔哦,怎麼樣,要試試高檔嗎」說著就要抬手推高操縱器。

害怕的女人連忙呼喊:「唔,不要,不要,我答應,我答應,嗯」中檔就已經讓自己受不了了,更不用說高檔了,罷了,就依姐夫好了,誰叫自己愛他嘛。

「早說嘛,寶貝兒,好了,開始吧,脫衣服,誘惑我,不用我再說了吧」將遙控器收好放進衣兜裡,看向有些拘謹的柳夢瑤。

抬頭看了看周邊確實沒人,咬了咬唇。

「快點啊,一會就會有人來了哦,快,脫」看著女人遲遲不動,男人皺了皺眉。

似是下了大決心,抬手覆上自己的衣扣,哆嗦著手解開,滑落在地。看向男人,看到男人的示意,又將早已被男人揉弄泌乳浸濕的胸罩解開,下場同剛剛那件外套一樣。此時的柳夢瑤飽滿的乳肉顫巍巍的暴露在空氣中,仔細看,甚至會發現挺翹的乳尖泌出了奶液。面色緋紅的站在男人面前。

咬咬牙,又將手伸到裙帶處,剛剛想解開,卻聽到男人的制止。

「寶貝兒,來,把裙子掀起來,讓我看看你的小騷穴濕成什麼樣了,快」拉著站著不動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催促道。

不想要忤逆自己愛人的柳夢瑤,難堪的用兩手掀起裙擺,將自己未著寸縷的私處展示給男人,羞於男人火熱的視線,只能並緊雙腿,阻止一波波的淫液流淌出來。

「腿兒張開,嗯,果然不出所料啊,小騷貨的小騷穴果然濕了,嗯?裙子脫了吧」真是,這騷貨,天生就是來克自己的,簡直要精盡人亡。

聽話的褪下了裙子,玉手難掩美麗迷人的嬌軀。

「過來,給我舔舔」解開褲子拉鏈,挑逗的在自己膨脹的欲根上揉搓,碩大的龜頭甚至衝破了內褲的阻礙露出頭來。

著迷的看著男人鼓脹的下身,不可抑制的走上前,微俯下身,纖纖玉指隔著內褲撫上腫大的陰莖,感受著在自己手裡脹大的莖體。將頭湊近,濃郁的男性體味撲面而來,蠱惑著拉下男人的內褲,濃黑草叢中的巨刃直挺挺的拍上了女人的嫩臉。情不自禁的舔弄上巨大的莖體,吮吸著男人碩大的卵蛋,舔著溝槽,傘柄處。

「唔,小騷貨,好會舔,嗯,再進去一點,噢」按住女人為自己口交的頭,挺著身子,讓肉棒更加深入到女人火熱口腔裡。

紫黑粗壯的利刃在女人的薄唇中進進出出,濃密的陰毛刮騷著女人細嫩的臉頰。男人探身,雙手順著女人潔白的背脊滑向顫動的花穴,小穴的入口早已淫水四濺了。捲曲著手指拉扯著稀疏的毛髮,惹得女人顫抖不已。

巨大的肉刃在溫熱口腔的刺激下,抽搐著射在了女人的嘴裡。

「好不好吃,嗯?」抽出早已被女人吮吸乾淨的肉棒,剮蹭著女人的嘴。

「唔,好吃,嗯,好好吃,給我,好想要」早已被跳蛋折磨的空虛的肉穴,此時,好想要男人利刃的填充,狠狠地貫穿。

「就知道你愛吃,小騷貨,上來」拉起伏著身子的女人,打橫抱起放在自己身上。攬著女人的細腰,舔吻上白嫩的豐乳,吸吮著清甜的乳汁。

野外愛愛(慎!)下

「啊啊,呀」按著男人的頭,挺著自己的胸。想要男人再大力點吮著自己的乳頭。含著一口奶液吻上女人的唇,交互著纏吻。「嘗嘗你自己的奶水,甜不甜,嗯」「嗯,甜,好甜」

輕抬起女人的臀,碩大的陰莖熟門熟路的磨蹭著女人水光淋淋的穴口。壞心的男人突的放下女人的臀,粗長的莖體頂弄著花穴深處的跳蛋,直插進小穴深處。

「啊啊啊,不要,裡面還有,啊,唔唔」粗長的肉棒好像把跳蛋直頂到了子宮深處,太可怕了。

「你會喜歡的,騷貨」不顧女人的反抗,大手抵著女人的長腿,大力的抽插,每一次都觸碰著跳動的跳蛋,次次都直抵花心。

「唔唔,太刺激了,啊,太深了」滅頂的快感太刺激了。趴伏在男人身上,任其為所欲為。

正在二人激烈的交姌時,旁邊的萱萱突地大哭起來。

「嗯,啊,孩子哭了,唔,讓我,看看,啊」沈浸在肉慾中的女人聽到女人的哭聲有些著急。

「別著急,寶寶是餓了,該餵奶了吧」說著,就著巨刃還在女人身體裡時,旋轉著,使女人背靠在自己懷裡,一邊繼續上下聳動著一邊抱著女人的雙腿站了起來,走近嬰兒車。

現在的自己被男人如同給小孩把尿一般的抱在懷裡,靠近女兒,即使再淫蕩的人,也會感到羞恥吧。

「唔,不要,求你」害怕的輕微掙扎。

「乖,別鬧,寶寶餓了,快,該餵奶了」示意女人抱起大哭的嬰兒,自己卻依舊扶著女人大開的雙腿兒,汆弄著。

微弱的抗議換來的是男人狠命的操弄,柳夢瑤無奈,只好顫著雙手抱起哭鬧的女兒。早就餓了的嬰兒看見自己眼前的美食,毫不客氣的吸吮上。另一個暴露在空氣中的乳頭甚至被女兒霸道的攥在手心裡。

「唔」下身被男人大力的抽插,上面被女兒絲毫不帶任何慾望的吮吸。直逼的自己瀕臨崩潰。

抱著女人坐回鞦韆,甚至壞心的蕩起鞦韆來。力的作用使肉棒更加深入到女人的花穴。

男人時不時的交換著女人口中的津液,舔弄著女人細白的脖頸。靈活的指甚至來到被自己巨刃充滿的穴口,挑逗似的向裡研磨。

「嗯,不要,好脹,啊」天,那裡已經被姐夫的大肉棒填滿了,竟然還要伸進手指,不要啊。

意料之外男人的大指並沒有探進女人的肉穴,而是刮騷著淫液順著臀縫來到隱藏著的菊穴。

若有似無的頂弄著。

「啊,那裡,不要,不要啊」那裡,怎麼能,好髒。

男人壞心的指刮蹭著菊穴的褶皺,緩慢的闖了進去。比之女人花穴更加緊致更加溫暖的腸口包裹著自己的手指。

「啊,啊」疼,好疼。未曾被開發過的禁地,被男人無情的闖入,逼的女人流下淚來。

「乖,寶貝兒,今天我的大肉棒不會弄這裡,不過,你要提前感受感受,你會喜歡的,嗯?」能感到自己的指在玩弄著女人的菊穴時,自己寶貝兒的花穴一陣絞緊,爽死了。又增加了一指,兩指在狹小的甬道裡開拓著,直感到一股粘液澆蓋在自己的指上。這小騷貨如此敏感,竟被自己的手指頭玩弄的腸液都出來了。看來自己真是得了個寶貝兒。

早已喝飽了的小萱萱,正睜著大眼睛好奇的看著自己的媽媽。

看見自己如此淫亂的一面正被自己的女兒看到,柳夢瑤的臉紅的彷彿滴血一般。偏偏男人還在狠狠的操弄自己,逼得自己淫叫不止。

「啊啊,要,要去了,嗯」在男人的雙重玩弄下,敏感的女人感到高潮逼近。

「再等等,乖,我們一起」停下蕩起的鞦韆,再次抱起女人,示意女人將嬰兒放進嬰兒車裡。自己則抱著門戶大開的女人來到湖邊。猛烈抽弄著。

感到赤裸的自己沒了樹葉的遮掩完全的暴露在陽光下,羞得浪叫連連。

被男人上下操弄的女人,乳波蕩漾,乳汁噴濺。尖叫著自花心湧出大波淫水,浸染著男人火熱的碩大。不多時,男人也吼叫著射了出來。直燙的女人顫抖不已。漸漸慢下來的抽弄,巨大的莖體依舊埋藏在女人的穴兒內,觸弄著跳動的跳蛋。若有似無的將遙控器推至最高檔。

懷中早已脫離的女人如觸電般哆嗦起來。

「呀呀,啊,要,要尿,啊啊」太可怕了,好想尿。

「呵呵,想尿,就尿出來啊,還有順便把跳蛋排出來哦,體外的細繩也進去了,只能自己拍出來,乖,快」加速了對花穴的頂弄,直把跳蛋頂弄到女人的敏感點處。將雙腿大開的女人,對準靜謐的湖水。

「啊啊,要來了,要來了」說著,感到男人的肉棒滑了出來,帶出一波波精液與愛液的混合體。不一會,自女人的下體射出一股股金黃色的液體,夾帶著依舊跳動的跳蛋,落入湖裡。

柳夢瑤失禁了。

自知自己被操弄的失了禁,羞愧不已的哭了起來。

「乖,寶貝兒,別哭,這是你敏感的表現,姐夫很喜歡,不哭哦」看到自己的寶貝兒哭了,連忙安慰道。將女人轉向面對自己,吻著女人落淚的小臉。

「好了,寶貝兒,別哭了,我們該回家了,來」把女人放在鞦韆上,只給穿上了鞋。落在地上的衣服連看都不看一眼。直接給女人披上自己的外套,好在,自己的外套穿在女人身上還有些長,正好能蓋住女人的渾圓。抬手擦乾女人的淚,攬起小腰,推著嬰兒車,一道回家去了。

回到家,將女兒安頓好,男人又和柳夢瑤一起洗了澡,當然,再來一次是必然的。直做的女人連連求饒。洗好澡,抱著早已累暈過去的夢瑤,二人赤裸著身子相擁躺在床上,休養生息。男人在入睡前,想的卻是,下次一定要佔有自己寶貝兒的菊花穴,那滋味,太美妙。現在嘛,抱著自己寶貝兒睡一覺先。

 93多人視頻大秀視頻-外灘五號多人視頻-第一坊水水大秀視頻-色中色倫理電影網,成人色情小說
-百老匯多人視頻聊天室-夫妻真人秀視頻聊天室-成人性愛社區-色中色成人論壇,色情按摩
-百老匯舞蹈視頻-超碰免費夫妻在線視頻-快播倫理電影網-愛城成人情色論壇,免費看色情影片
-學生包養網-精英包養網-求包養網-三陪美女-手機成人論壇-成人影視網,z的色情漫畫






相關閱讀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午夜聊天室真人秀場,午夜聊天室你懂的 ,live173視訊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真愛旅舍聊天室官網,免費語音視頻聊天室,視訊聊天,視訊,影音視訊聊天室,視訊交友,真愛旅舍免費視頻聊天室 ,玩美女人影音視訊秀
ut影音视讯聊天室,showlive影音視訊聊天網,愛秀啦 - 線上直播 ,live173視訊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情色視訊聊天室 ,愛愛視訊聊天室 ,Live173直播 - 全台首創一對一免費視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