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給我戴綠帽子我痛不欲生

 
63.3K

 

 

老婆給我戴綠帽子,我終極教官該怎麼辦?我終極教官98年部隊轉業,回家鄉後在某國企工作,02年從基層單位上調到總公司環保處任處長,終極教官到新單位後,由於工作原因,公司給我終極教官安排了專車和司機。
小崔就是我終極教官的專職司機,小伙子是82年出生的,剛參加工作不久,後來經過了解,才知道他父母居然是我終極教官原工作單位的老職工,他們和我也認識,老兩口是有口皆碑的老好人,有了這層關係,小崔在私下里就叫我“張叔”。

 

第一次見小崔,他就給我終極教官的印像不錯,小伙子雖然長的人高馬大,但一眼就能看出是個很內向,靦腆的人,至今我仍記得初次見面,他在我面前一邊撓頭,一邊憨笑的樣子。

 

  在他給我終極教官開專車的幾年裡,我從他身上看到了許多現今年輕人所沒有的優點,他勤奮,孝順,善良,顧家。在他身上沒有抽煙喝酒賭博這些惡習,我們出去開會時,別的司機要么睡覺,要么聚在一起打牌,他總是笑呵呵的擦車,或者拿本書安靜的看,我的專車從來都是一塵不染。每次參加完飯局,剩下的菸酒,他都收好拿回家給他父親,有時我給他的一些會議禮品,他也第一時間拿去孝敬父母。在單位裡,無論誰有事,不管是公事還是私事,他都是隨叫隨到。話不多,總是笑,對誰都是一副好脾氣,所以後來他出事後,大家無論如何也不相信他居然會有如此暴烈的一面。

 

最讓我感動的是他的善良,一次我們外出,前方發生車禍,我們的車也被堵在路上,當他發現有一個老人也受了傷時,馬上下車抱著老人狂奔了三公里,把老人送到醫院。面對別人的讚揚時,他還是一副撓頭憨笑的樣子。

 

2005年四月的一天,小崔一臉幸福的找到我,告訴我他在“五一”要結婚,並希望我終極教官做證婚人,我爽快的答應了,並詢問了一些關於女方的情況,原來,由於小崔個性內向,他父母覺得在城裡很少有女孩子願找他這樣的,於是就從老家農村託人給他介紹了一個,那個女人陳莉莉(真實的名字不是這個,暫時用化名吧)。小崔和她見了幾次面,印象挺好,雙方家長也較滿意。而且小崔父母還承諾婚後給陳莉莉在城裡找工作。於是這門親事就訂了下來。我愛故事網整理於網絡。

 

  “五一”在小崔的婚禮上,我見到了陳莉莉,雖然是農村出來的,但還是很有幾分姿色,怪不得小崔這麼高興。就是她的眼神讓人不舒服,我怎麼看都不像是個安穩的主。而且我看娘家人也都不是善茬,但大喜的日子,我又不好多說什麼,只能說些祝福的話。

 

婚宴上我終極教官和小崔父母挨著,通過交談我才知道,為了小崔的婚事,老兩口幾乎花光了一生的積蓄,光訂婚和彩禮就十幾萬,幸虧不用買房,國企單位有福利房,小崔是獨子,三個人的公積金湊起來交首付,再公積金貸款買了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
婚宴上還發生了一件事,我們單位一個姓王的小姑娘,是個打字員,自己喝得大醉,然後淚流不止,這時我們才知道原來小姑娘早就喜歡上了小崔,只是一個太文靜,一個太木訥。就這樣錯過了,後來,小崔出事的消息傳來,已為人妻的小王在辦公室放聲大哭。如果當初我們有人能看出來,撮合一下,也許就不會有後來的悲劇發生了。

 

婚後,小崔的父母先給陳莉莉辦了“職工家屬”的身份,又託人在單位食堂安排了工作,我也為這事專門和我原單位的下任打了招呼,事情辦得很順利。

 

  06年八月,小崔的孩子出生了,是個男孩。滿月時我還親自上門去道賀了。這一年裡,小崔的笑容更多了。我們也都為他高興。

 

那年年底,小崔來我辦公室,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在我再三追問下,他才說明來意,原來陳莉莉閒在食堂工作拿錢少,還累人,修完產假後,不願再去上班,非要開個服裝店,小崔沒辦法,只有來求我想想辦法。於是我乾了一件我一生後悔的事,就是幫了小崔這個忙。

 

  服裝店開業後,我明顯感到小崔上班時沒有了精神,人也憔悴了。就問他怎麼回事,他一再向我認錯,原來因為陳莉莉只顧著店裡的事,有時甚至晚上都不回家,小崔母親白天幫著看孩子,晚上小崔怕累著父母,就堅持一個人看孩子。我第一次批評了小崔,告訴他司機如果休息不好,疲勞駕駛,是很危險的。

 

  這次批評的後果是,小崔的父親辦了內退,回家幫助一起帶孩子。但是小崔的笑容少了。也許生活的擔子,讓這個愛笑的小伙子成熟了。

 

  後來,隨著孩子漸漸長大,小崔的擔子有所減輕,他的笑容又多了起來。可我依然能看出笑容背後的疲憊。

 

  到了2009年三月,小崔臉上的笑容徹底沒有了,取代的是通紅的雙眼,和滿臉的悲傷。我一再追問,他除了落淚,就是不停地搖頭。一次我甚至看到他的胳膊上纏著繃帶,問他,結果還是無語,我在他眼裡似乎看到了絕望,還有放棄。

 

  由於單位正在準備迎接部裡的檢查,工作很多,於是我決定忙完這幾天就去趟他家裡。沒想到第二天就出事了。

 

那天傍晚,我吃完晚飯,也沒叫車,就步行去了單位加班,當我剛在辦公室坐下,手機就響了起來,我一看是小崔,接了起來,電話裡小崔生音嘶啞,“張叔,我殺人了,我把陳莉莉殺了,我把陳莉莉的頭砍下來了,我肯定活不了了,單位的事你幫我處理一下,還有我爸媽你也幫照顧一下,你的恩德下輩子我一定報答你……”

 

  我聽著小崔電話里語無倫次的話,感覺心裡如同驚濤駭浪一般,背上一陣一陣的發涼,心想,完了,肯定出大事了。

 

電話那頭小崔還在翻來覆去的說著,根本不給我插話的機會,我完全能感覺出他的情緒已經徹底失控了,我定了定神,衝著電話大喝,“你先閉嘴,告訴我你現在再哪?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電話裡先是一陣沉默,我心急如焚,“說話,說話,小崔你說話。”

 

“張叔,我完了,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我真的不知道,爸媽今後怎麼辦,小孩毛毛怎麼辦,張叔你一定要幫我照顧他們,我沒有兄弟姊妹,也不懂怎麼和人相處,所以沒有好朋友,只能求你了。。。”這時他話音裡帶著哽咽聲,他是在邊哭邊說。

 

  “小崔,你先定下神,不管你有什麼事,張叔都一定會幫你的,但你要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別問了,張叔你別問了,現在我還有點事要去辦,我時間不多了。”

 

  “你到底在哪?”

 

  電話里傳來了忙音。再打關機。

 

  我正在努力穩定情緒,手機又響了。拿起來一看,是“安全處”的老何。

 

  一接起來,就听見老何急促的叫聲,“張處,你的那個司機殺人了,快過來看看吧。”

 

  “你在哪?”

 

  “在##醫院,我剛好來看個人,正好碰上。”

 

  “他人呢?”

 

  “剛才滿身是血的下樓了,也不知道上哪去啦。”

 

  我扣上電話,趕緊往樓下跑。

 

  半個小時後,當我趕到醫院時,警察已經到了,我跟著大批警察來到六樓,現場已經拉上警戒線。

 

  我正著急進不去時,一下看見了老魏,老魏是我一起當兵的戰友,後來一起轉業回來,現在是公安分局的政委。他正在現場指揮,我連忙招呼他,把他拉到一邊,小聲和他講了一下情況。

 

老魏一邊把我帶進現場,一邊小聲跟我說:“裡面太慘烈了,是那個小子自己報的案,可我們來了,他有跑了,另一組人,正往他家去呢。”

 

  我當過兵,經歷過生死,也不止一次見過死人,但我看到病房裡的情景時,還是被震撼了。

 

滿地的血污,一具無頭的屍體趴在病床上,而一個人頭滾落在另一張病床之下,一把菜刀掉落在病房中間,視力較好的我甚至看到了捲起的刀刃。

 

  看著這一切,我的心一個勁的往下沉,大腦已經不能思考了。只是一個勁的碎念著:“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老魏接了個電話,他一邊接一邊不停地看我。扣下電話後,就一直盯著我,最後他把我拉出病房,先給我遞了根煙,點著後,才慢慢開口:“剛才那邊來消息了。”

 

  “抓住了嗎?”

 

  “從他家住的五樓跳樓了,我們的人趕到時,已確認死亡。”

 

  “啊!”我轉身就走,老魏一把拉住我,“我送你去。”

 

  我轉身看著他,他搖搖頭,“我在你那玩時,見過那個小伙子,挺老實的一個人,怎麼會。。。”

 

  我們來到小崔家樓下時,小崔已經被殯儀館裝好袋,正要抬走,老魏上前攔住,然後拉開盛屍袋,並示意我也看看。我藉著樓上的燈光,再次仔細的端詳這張朝夕相處的面孔。

 

  這張臉已沒有了我所熟悉的憨笑,線條顯得那麼剛硬,一雙睜大的眼睛,默然的瞪著夜空。

 

  我伸手輕輕的扶了上去,感覺是那麼的冰冷。

我一邊輕柔著他的眼瞼,一邊輕聲說:“你放心吧,我會幫你照顧他們的。”

 

  幾分鐘後,隨著我手最後一下輕撫,他終於閉上了眼睛。

 

  小崔被抬著後,我坐在台階上,老魏默默的陪著我抽煙,沒多久一個警察過來匯報。原來,小崔回家來是為了把家裡的錢財收拾好,放在顯眼處,以便他父母能找到。

 

  隨後幾天,通過小崔父母的講述,以及老魏通過口供和證人證言了解的情況。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小崔的父母都是老好人,他們從小教育小崔要與人為善,凡事要忍讓,久而久之,養成了小崔內向而善良的性格,雖然不善交際,但卻渴望與人親近,在他的認知裡每一個願意親近他的人,都是好人,他都恨不能加倍的回報對方。

 

  和陳莉莉的結婚,在小崔看來,是除父母外又多了一個最親近的人。他願意用他的所有來對陳莉莉好,不善表達的他,只能用行動來證明。

 

  婚後小崔幾乎包攬了所有的家務,據鄰居說,小崔不但連陳莉莉的內衣都洗,甚至幫陳莉莉洗腳都是常事。陳莉莉愛吃蝦,小崔就隔三差五的買,一次鄰居串門親眼看見,一大盤蝦,小崔全部扒好放在陳莉莉的碗裡,到最後陳莉莉不吃了,他才吃了幾個剩下的蝦頭。

 

  陳莉莉剛開始時也很知足,可以說一直到他們孩子出生,他們還是很幸福的。

 

  在陳莉莉坐月子時,陳莉莉的弟弟因為要結婚來家裡借錢,開口就要五萬。小崔東挪西借湊了三萬,陳莉莉的弟弟很不滿意,結果陳莉莉的父母也打電話來把陳莉莉埋怨了一頓。

 

  陳莉莉於是萌生了要賺錢的想法。這也是她要開店的原因。

 

不能不承認陳莉莉也是一個很能幹的女人,她的努力加上我一些朋友的照顧,兩年多的時間的確賺了些錢,出事後據警察了解,店裡賬上的錢加上貨物,大概有一百多萬,而且還買了一輛現代轎車。

 

期間小崔還一如既往的照顧著家裡給她支持,但陳莉莉的心慢慢不在家裡了,每次回到家裡總是發脾氣,最後店裡的帳根本不讓小崔過問,小崔也沒計較,只是以為陳莉莉在外面累了,總是好言安慰。

 

  到了08年年初,事情發生變化,一個痞子盯上了陳莉莉。此人姓馬,名叫馬華,三十左右,無業遊民,曾因盜竊入獄,釋放後,靠父母養著,一天到晚四處騙吃騙喝。

 

  一次馬華陪人買衣服時見到了陳莉莉,見陳莉莉人漂亮,還有錢,便想勾搭。此後就經常藉故來店裡找陳莉莉,一開始,陳莉莉對他並不理睬。於是馬華心生一計,安排幾個狗友來店裡鬧事,他藉此上演了一幕英雄救美。

 

因為這事兩人成了朋友,交往後,馬華把在社會上和電視上學來的哄女人的招數,全用到了陳莉莉身上,今天短信噓寒問暖,明天送一束鮮花的,陳莉莉很快就淪陷了,兩人勾搭了在一起。

 

  馬華的甜言蜜語哄的陳莉莉暈頭轉向,不僅給馬華買衣服,買手機,還經常給馬華錢,據馬華交代,兩人在一起一年左右的時間,馬華至少從陳莉莉手裡拿走現金二十萬。
這期間,小崔由於白天要上班,晚上要照顧孩子,沒有太多的精力關注陳莉莉,所以也一直沒有發現陳莉莉的異常。

 

馬華在嚐到甜頭後,特別是知道陳莉莉的大概資產後,便不在滿足當初只想撈點錢的想法,決定要完全佔有陳莉莉和她的錢,通過了解後更知道了小崔的脾氣性格,更堅定他的決心。

 

於是馬華開始要求陳莉莉離婚,陳莉莉經不住馬華的死纏爛磨,在09年春節後,陳莉莉以性格不合向小崔提出離婚,開始小崔以為是自己做的不好,不同意離婚,並一再認錯。這時陳莉莉看著孩子有所後悔,馬華髮現陳莉莉要回頭,便親自上陣,一邊向陳莉莉描述今後生活在一起的美好,以此來堅定陳莉莉的決心,一邊打電話給小崔,把兩人的事情告訴給小崔。小崔這才恍然大悟。

 

  知道真相的小崔儘管痛苦萬分,但為了孩子,小崔還是做著最後的努力,試圖挽留陳莉莉。但這更讓陳莉莉覺得瞧不起。

 

  既然已撕破臉皮,陳莉莉和馬華更是肆無忌憚,不僅陳莉莉天天在家鬧,兩人還經常一起上門逼小崔離婚。在財產分割上更是欺人太甚,除了單位的那套福利房,別的車和店都要歸陳莉莉,甚至小崔工資卡里的餘款都要平分,這些在後來警方搜出的“離婚協議”上都有記錄。

 

  期間馬華為了讓陳莉莉堅持到底,更是設計讓陳莉莉懷上了孕。

 

  陳莉莉的懷孕,讓小崔徹底絕望了,同意了陳莉莉的一切要求。雙方也約定好時間去辦手續。

 

  到此雖然痛苦,但還沒有走到絕路。可是陳莉莉到醫院的孕檢結果,改變事情的發展。

 

  陳莉莉的孕檢結果顯示是宮外孕,這個女人居然能大大咧咧的要求小崔陪她去做手術,並照顧她住院,理由是還沒辦離婚手續,而且小崔會照顧人。

 

  自己的老婆懷了別人的孩子,還要自己去照顧,小崔感到無比屈辱,但又捨不得放手不管。雖然同意了,但痛苦的他無處發洩,只好拿菜刀往自己的胳膊上砍,這一幕正好被上門來看他的父母看見,老兩口奪下菜刀,幫他包紮好,面對這種情況,老人也只有相對落淚,說不出什麼安慰的話,最後出門時,怕小崔再做傻事,母親帶走了菜刀。但她可能沒想到,她的這個舉動,更讓事情無法挽回。





相關閱讀
   
寂寞午夜交友聊天室,台灣甜心辣妹社區,色情真人秀場聊天室,成人的直播平台,Live 173免費視訊聊天,UT美女直播聊天室,live173影音視訊live秀,影音視訊聊天室,宅男优社区,Live173-影音視訊聊天室-免費視訊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台灣一對一視頻聊天室-午夜聊天室,真爱旅舍视频聊天室,85街论坛85st,真人性爱聊天室,台灣一對一視訊聊天室,真人美女视讯直播,Live 173免費視訊 - 聊天交友 - 影音視訊聊天室,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免費語音視頻聊天室,能看啪啪福利的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