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你沒有拒絕我冰冷的城市依賴你的溫存

 
63.3K

 

 

 

 

那一夜你沒有拒絕我,城市是孤單的,在城市間行走的人也是孤單的,是時不時會回憶起那些年在一起的光景,天橋上,他在吻她,她熱烈的回應,可是這身影很孤單,像極了安妮寶貝筆下的清冷女人。那年常去的酒吧,加冰的威士忌,還是原來的味道麼。
她每晚都來酒吧,要杯威士忌加冰,點一支雙喜牌香煙。然後坐在燈光後面的角落,觀望人潮。

 

  馬尾辮,格子襯衫,舊牛仔褲,白色球鞋,雙喜牌香煙,威士忌加冰。安妮筆下的女子。他是安妮的書迷,迷到走路時,自己會入書,迷到隨時都在尋找,尋找和自己一樣有著安妮情節的人。

 

  他注意她半年多了。她身上有濃的化不開的安妮情節,他把她定義為VAN。他想接近她卻不想貿然打擾,他在等。

 

  午夜十二點,城市散發出醉人的繁華,她準時出現在酒吧。今天,她喝多了,拎著酒瓶神情冷漠的晃到麥克風前。這是她第一次唱歌。音樂停頓響起陳奕迅的《煙味》,歌裡的人在她演繹下更為頹廢,美幻。可是舞池裡搖晃的人群中有人不滿了,吵吵嚷嚷,罵罵咧咧。

 

  她依然自顧自唱著,顯然是因為投入太深,演的太逼真,自己已深陷其中。舞池安靜了,吵鬧者無法容忍她對他的忽視,走到麥克風前指著她頭下最後通牒,滾。啪,酒瓶在男人頭上碎了,他沉默著扭動著在血液的誘惑下攤倒在地,她笑顏如花。事情最後是他出面擺平的。她沒有給他說聲謝謝。

 

  數月後,他終於按不住陣角上前:你好,VAN,我叫傑,這裡的老闆,可否賞臉喝杯威士忌加冰。

 

  J-I-E—劫。是不是在劫難逃的意思呢,然後就開始坏笑。

 

  他笑容精緻不凋,注視著她的眼睛輕微點了下頭。

 

  女孩叫陌,北方人,孤兒。十三歲上中學開始接觸安妮的書,從此模仿她的文字,模仿她書中的人一發不可收拾。現在靠給數家知名雜誌撰稿謀生。現在她想找個出口。這個城市只稍作停頓。因為經常服用大量安眠藥鎮靜劑之類藥物,她的生命時常產生幻覺。
這些傑沒問,陌就沒沒說。

 

  他說,我愛上你了,你可否為我留下VAN,是個過客,她停不下來的。你愛我什麼呢,陌一臉坏笑的問。

 

  我們都是孤獨的,重要的我不信愛情,這對我是個挑戰。

 

  你信愛情麼。他說還剩百分之五。

 

  呵,那你要小心哦,我會耗盡你百分之五的愛情。說完像個壞孩子似的跑開了。

 

  她想那就演一場戲吧,閒著也是耗費生命,何況身邊的他如此英俊,也似書中人故事一路開來,如布好的局。

 

  他給她提供奢迷的物質生活,法國香水碎花棉布裙,水晶帶鑲著小顆鑽石的細涼鞋。

 

  她從不拒絕,也從不表現的異常高興,拿起一件件衣服顯得笨拙不堪,可是當她盛裝而出時,書中的人就被她演了個遍。生的,死的,暖的,冷的。

 

  她給他想要的,演戲,做愛。有段時間她真的為他變的溫暖了,為他打掃房間,做飯,洗衣服,她想,如果這戲就這樣演一輩子多好,想著眼睛一晃就看到了他們白了發依然不失激情,然後背靠背坐在海邊說著情話。在晃過來,牆上的掛鐘才走了一刻。

 

  十一月份,北方景色和南方截然不同,荒涼,衰敗,頹廢,污濁。陌的身體也如這北方的景色急劇變化。她開始出現幻覺,比起以前情況更糟。有時,晚上睡覺的時候是在床上,第二天醒來就躺在浴池裡,裡面滿滿的都是冷水,有時,她就自己跟自己對話言辭激烈整夜整夜不知疲倦。

 

  她想該走了,戲該結束了。在她還可以控制一切時,在她還未耗盡這個男人那百分之五的愛情的時候。她想他應該幸福。

 

  年末,她要他陪她去看華山。站在懸崖邊張望時,她興奮異常。他望向她的眼睛,眼睛明亮卻沒有焦距。他覺得他要失去她,她看著看著就哭了,哭的他柔腸百轉。她說:如果我從這裡飛出去了,飛出去了就再也飛不回來了,你會怎麼辦。說著做欲飛狀,他抓不住她得,他忍著晃動得身體說,我等你。那夜,他們瘋狂做愛。

 

  路過天橋時,她說陪我上去看看吧。站在天橋上,她說你看車來車往,人流不息,每個人都是疲憊的,麻木的,急匆匆的。什麼都是有慣性的,想要停下了怕要到下世了吧。他看著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很亮,卻沒有他的倒影。他無法容忍。就一把扳過她的肩,抱她在懷裡嘴巴抖動著發出你是我的,是我的。我就是你的港灣你的下世。

 

  然後就在天橋上狂吻她,她笑著看著,眼睛依然明亮,卻不反抗。他憤怒了,啪的一巴掌打到她臉上,打過了,手卻停在半空下不來,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打她,他一生獵過的女人多的要溢出心臟。愛的恨的厭的忌的。
他知道他輸了,愛情也需要對手的,他不是她的對手。

 

  第二天,陌走了,隻身一人。房間依舊,到處都晃動著她的影子。她給他留言。

 

  親愛的jie:

 

  我走了,希望我不是你劫,也希望我沒有耗盡你那百分之五的愛。你要幸福哦。你的VAN,她走了,傑沒有去找,這在他的意料之中他還是選擇等。他知道她會回來的。

 

  終於,他也和她一樣開始失眠,性情狂暴的不受控制,常常需要使用化學藥物來抑制,代價就是幻覺產生。

 

  一天,陽光暖暖。他坐在十四樓陽台上看《告別薇安》,抬頭的瞬間他看見VAN在對面向他坏笑,他說你終於回來了。他放下書走了出去卻沉重的開始下墜。閉上眼睛的那一刻他看見自己腳上掛著一隻鞋子。

 

  原來幸福是一朵塑料花

 

  二年前,初見宇軒時,他顯得是那麼滄桑和心事重重。那時的我特別貪玩。有一次,廣場上舉行歌舞表演。我和姐妹們趕去看了。看表演時,發現面前站著兩位男孩,一位是眉飛色舞一位是憂鬱的連嘴角牽動一次我看他都不會。調皮的雯兒說:看我的,只見她找了一根小繩索,將倆人的風衣腰帶拴在了一起。

 

  然後見她把宣傳單頁撕成了紙屑,朝他倆頭上那兒揚去。隨著眾人一陣騷動和那位眉飛色舞小伙子的尖叫,猝不及防只見憂鬱的那個男孩被帶翻在地。

 

  剎時,外向的那位男孩惱羞成怒的暴跳起來,大聲質問道;是誰,是誰,好似惡作劇還在繼續,姐妹們一致把眼光投向了我。當時我尷尬的臉孔緋紅,百口莫辯,算知道假話說十遍就變成真話的含義了。惱羞成怒的那個男孩眼神如是刀子的話,我想;它真會殺了我。

 

  誰也想不到,憂鬱的那個男孩,一邊撲打身上的灰塵,一邊拉住罵罵咧咧的伙伴,嘴中勸說道,算了算了。落幕似的,歌舞表演也隨即結束了。潮水一樣的人群開始散了,而至始至終代人受過的我,沒向那憂鬱男孩說一句道歉和感謝的話語,目送他漸行漸遠,直至不見身影。意興闌珊的姐妹們,突然都像悶嘴葫蘆,彼此對望著,不發一言了。

 

  隨之而來是梅雨季節,空氣潮濕的好像人的心情,迷惑和不解怎還有如此多的人來購物呢​​?解釋為生活還的繼續是不。發呆和沈思中,一個身影遮在眼前,機械式的拿過他購物籃中的商品,又機械式的收款和找零,抬眼禮節性的囑咐顧客拿好和慢走。

 

  剎時,映入我眼簾的是那位憂鬱的男孩,他那憂鬱的神情和消瘦的身影和上次見面沒有兩樣。

 

  一向內斂的我,那時真變了,說真的,當時我的熱情有點過火。向他表示了上次的歉意,又問了他的近況。他呢,回應是不住在本城,在一家公司當安保,上的是隔日班,今日休班過來買點日用品。我呢,恨不得把他的身世和近況知根刨底全挖出來。惹得下一位顧客拿著物品敲擊桌面,口中嚷道;還賣商品不?他總算嘴角微翹的說了句:再見吧。

 

  接下來的故事和熱戀中的男女沒有兩樣。也曾和他一起早看日出晚看落霞,也曾花前月下,海誓山盟。記得,那日在公園中遇到個小男孩,手中拿枝含苞待放的玫瑰花,讓人看了就有擁有的慾望,故作親暱走近小男孩身邊,口中說道;好漂亮的玫瑰花呦,讓姐姐嗅一下好嗎?誰知大失所​​望,原來是朵塑料花,怎可能散發芬芳呢。

 

  突發奇想問了宇軒一句,你看我們的幸福會像是一朵塑料花嗎?宇軒的回答是;我們的幸福是清晨帶露珠的玫瑰花。
熱戀中的女孩都是盲目的。去年5.1前宇軒告之他要回家一趟大約1星期可回,他的解釋為思念雙親了,1星期2星期仍未見回歸的身影。與其思念著,何不動身去探個究竟呢?簡易的打了個背包,坐上了班車駛往了他居住的小鎮。班車到站後,出了站門,抬眼一望對面是一所幼兒園,正趕上父母接孩子放學的時間,拿出電話,想問宇軒的祥址。

 

剎時、我呆住了,只見對面電動助力車上坐著宇軒和一個女人,隨即一個小男孩蹦蹦跳跳地跑出了校門,大聲地喊著爸爸媽媽,投入到那女人懷抱,那女人牽著小男孩的手,在隔壁的商店給小男孩買零食,宇軒和店主大聲的寒暄著,而後他們騎車駛出了我的視線。

 

  不信似的我走進了對面商店,我向店主打聽宇軒其人。店主好奇的瞧了我一眼,我忙解釋到我是他的遠親。店主道,你來遲一步,他三口之家剛走,又熱心的指認他家的路線,我虛弱的向他道了聲謝。

 

  臨走時我撥了個電話給宇軒,我問宇軒我們婚事何時可辦呢?宇軒的聲音如同蚊吟,說:再等等吧!我說何理由讓你放不下呢。

 

是覺得我不夠好,還是其它原因呢,接著我又拋出一句,我在你們鎮上呢,宇軒急促的道,你別過來,告我你在那,我去見你,搖搖頭,自言自語道;幸福何嘗不是一朵塑料花呢?緣分到此吧,隨即我掛斷了電話!暮色中我坐車離開了那個小鎮。





相關閱讀
   
午夜聊天室真人秀場,奇摩女孩免費視訊聊天室,痴漢成人網 ,UT台灣辣妹-真愛旅舍聊天室-裸聊直播間,showlive影音视讯聊天网,真人美女视讯直播,live173影音視訊live秀,影音視訊聊天室 ,祼聊視頻,真人裸體陪聊,美女裸聊包射,午夜視頻聊天,台湾甜心视讯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173影音live秀 ,真愛旅舍視頻直播聊天室,小可爱视讯聊天室,午夜聊天室,真愛旅舍聊天室,台灣情人視頻聊天室 ,免費視訊,live173影音live秀-免費視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