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母發現了我和姐姐的性事

 

 

 

6歲那年,母親突然在某天離開家後再也沒有回來。兩年後父親給我找了一個繼母。第一次見繼母,我從內心有一種排斥感,漠然地看著她一聲不吭。繼母一陣尷尬後,從身後拉出一個與我年紀相仿的女孩:“蘭子,這是你弟弟,去跟弟弟玩。”
 
  蘭子怯怯地走到我面前,細聲細氣地說:“弟弟,以後我們一塊兒去上學。”我歡喜起來,拿出各種自製 的玩具給她玩。
 
  自此,蘭子就與我們生活在一起。我倆手牽手一起去上學,一起玩耍,很快就親如姐弟。我們家住在鄉下,只有兩間狹小而破爛的房子,父親與繼母住一間,我與蘭子住另一間。我們的房間裡只有一張床,晚上我倆就睡在一起,每天嘀嘀咕咕說個不停。
 
  由於蘭子的關係,我對繼母也親近起來。繼母儼然把我當成了親兒子,在家裡一點也不避諱。一個夏天的夜晚,我推開門,看見繼母坐在澡盆中洗澡,她對我笑笑,不慌不忙地直起身,也不避我就在房間裡換衣服。我的臉紅了,雖說當時我並不是很懂事,但還是覺得十分難堪。
 
  那天晚上,我堅決不與蘭子睡一張床。我很想說:“因為我是男孩,不可以與女孩睡一塊的。”但我沒敢說。在農村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何況家裡也找不出另一張床。堅持到最後,我還是委屈地爬到床的另一頭睡下,縮成很小的一團,盡量避免接觸到蘭子的身體。
 
  我知道蘭子終會長大成一個大女孩的,像繼母一樣,所有的女性特徵都會在身體上顯示出來,這讓我心裡很彆扭。
 
  18歲那年,我與蘭子都考取了本省的專科學校,兩所學校相隔不是很遠。這時蘭子真的變成了一個大姑娘,胸前的雙乳聳立著,身材苗條而豐滿,看見她我的心就怦怦跳個不停。我們的家境早已有了變化,房子已翻新,我與蘭子各自擁有自己的房間。
 
  那年的暑期似乎顯得格外漫長,待鄉下“雙搶”過後,一切就歸於平靜。夏天很炎熱,家裡沒有電風扇,晚上家人都到院里納涼,在地上鋪幾條竹蓆,躺在竹蓆上談天說地。夜很深了,父母都睡著了,我與蘭子怎麼也睡不著,在黑暗中互相注視了起來。良久,蘭子試著把手伸過來,我抓住久久不鬆開。我與蘭子都發出了輕微的喘息聲。
 
幾天后的一個夜晚,悶了很久的天空終於下起了大雨。聽著雷鳴與雨聲,看著劃過夜空的閃電,我輾轉難眠。天氣已涼爽了,我內心的燥熱卻愈加猛烈起來。突然,我清楚地聽見蘭子拉開房門的聲音,心跳立刻就加速了。蘭子輕輕推門進來,走到我的床前,我用手一拉,她就倒在了我的床上。
 
  蘭子說:“弟弟,我再也無法忍受這種煎熬了。”我們翻滾在一起,忘記了人倫與道德,只剩下慾望之火在熊熊燃燒。
 
  第二天,我與蘭子各自都懷有一種罪孽感,互相不敢看一眼。但我們必須瞞住父母,也必須瞞住村里所有的人,因為所有的人都不會認可我們的戀情。
 
  情慾之火愈燒愈烈,我們就如同吸上了毒品一樣,愈是想擺脫愈是無法擺脫。雖然我們都懷有深深的罪孽感,但情慾之火一次次摧毀了我們胸中的堡壘。蘭子時常夢囈般地問我:“我們到底在做什麼呀?我們這樣做對得起父母親麼?我們為什麼會這樣?你又為什麼是我的弟弟呢?”
 
  蘭子在這樣的自責中淚流滿面。我亦如此。自己的存在簡直就是一種罪惡,我與蘭子就時刻處於這種既絕望又亢奮的精神狀態裡。
 
  開學的日子終於到了,我與蘭子匆匆地踏上了去學校的列車。回到學校後,蘭子就沒有再到我這兒來了。我們都在努力迴避,讓自己在這種自我折磨中痛苦掙扎。過年的時候我沒有回家,蘭子一個人回家了,並在父母面前為我編造了一個不回家的理由。
 
  三年之後,我與蘭子都從各自的學校畢業,待在家裡等待分配通知書。在那漫長的等待時間裡,我與蘭子情不自禁地又有了越軌行為。一個晚上,當慾望又一次戰勝了理智,我與蘭子擁抱在一起時,突然聽到繼母猛烈的咳嗽聲。我們驚呆了,再也無法在母親面前隱瞞一切了……






相關閱讀
   
小可愛視訊聊天室,漾美眉視訊交友,國外視訊 show 免費看,免費直播真人秀,老司機黃播盒子,晚上寂寞的女人的qq群,福利聊天室,1000成人小說網,允許賣肉的直播平台,美女視訊
UT聊天室,6699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免費視訊妹,protein 日本視訊,開放性多人聊天室,台灣美女聊天室,173免費視訊秀,后宮視訊,私服論壇,免費影音視訊聊天